第二百四十六章合夥人勾引他!

陸子初冷冷的看著麵前攔在自己麵前的老男人,在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右手一拳頭打在段總臉上,“啊啊、哎呀。”段總用手捂著臉慘叫著。還是並沒有要放他們走的意思。

一旁的王玉雪開始鬆鬆自己的衣襟,搖搖晃晃,臉蛋變的格外紅潤,那黝黑的眼睛和迷離的眼神看著陸子初。

段總捂著臉叫了一會,立了起來,舉起右手想要還陸子初一拳的樣子,卻被陸子初用左手擋住,右腳對著段總的致命危害處一腳踢去。拉著王玉雪就往門邊走,到門邊,跟班想要阻攔,看到被陸子初打的在哪裏嗷嗷叫的段總,他有些膽怯了,畏畏縮縮的還是讓開了。

在一旁慘兮兮的叫著的段總還不死心,吼道:“你們等著。”

王玉雪幾乎是整個人掛在了陸子初的身上,當她被扔上車子時,上衣已經被她扯的不成樣子了。某種敏感處隨時都有可能從那內衣裏麵跳出來。

陸子初僅僅是看了一眼,就移開了視線,王玉雪也算是因為自己才搞成這個樣子,他決定還是先送她回家吧。

車子飛速的行駛在公路之上,看著那萬家的燈火,陸子初突然開始相信那盞隻為他而留的昏暗的燈光了。

到了王玉雪的家,陸子初扶著她下了車,她整個人都是飄的,藥效果然很厲害。陸子初看著王玉雪,不禁感歎:“這女人,為了合同至於嗎。”

渾身滾燙的王玉雪還清醒著,但是她借著酒裝著迷糊的樣子。聽到陸子初這話,更是不放過任何和他拉近的機會。

“什麽都可以,為了你,我什麽都可以。”她故裝著朦朧樣說著,胸前的渾圓還不時的擦過他的手臂。

陸子初不為所動,神色依舊冷冷的。

他把王玉雪扶到沙發上坐著,去倒了杯冷水過來,不料,王玉雪一把抱住陸子初,嬌豔的紅唇已經帖上了他的薄唇,一股濃濃的酒意隨著她的接近而□□。

“你幹什麽?”陸子初對這突如其來的狀況還沒反應過來,深邃的瞳眸中閃過冷冷的光芒。

“我喜歡你,我喜歡你。”王玉雪嘴裏一邊說著,還一邊扯著陸子初的衣服。

她現在很清醒,她知道女人的身體是最快的馴服一個男人的辦法,不得不說,此刻的王玉雪是誘人的,如一朵嬌豔的牡丹花,雍容而華貴。

她閉著眼睛,渾身滾燙,圓潤的胸部不時的摩擦著他的胸膛,小手還不規矩的伸到了他的襯衫之內。

陸子初被推到了房間。腳滑了一下,倒在了**,王玉雪爬了上去,還拉扯著他的衣服。

“你幹什麽,你幹什麽。”陸子初厲聲嗬道,如果不是看在這個女人是他的合作夥伴,又中了**的麵子上,她現在早就被他扔到一旁了。

陸子初一把掀開王玉雪,徑直走了出去,氣憤的離開了王玉雪的家。他的心隻有夏暖晴,看不上任何女人,剛剛這個女人讓他很討厭,但是想到她是為了自己喝了藥才這樣也沒怎麽在意。

床單被王玉雪扯在地上,她不解恨的猛踩幾下,體內的藥性還沒有除盡,她瞪著泛紅的眼睛,惡狠狠的盯著門外,“陸子初,你終究是我的,沒有人比我更值得你擁有。”

陸子初剛出房門,就被一群地痞流氓圍住,“小子,你膽子真大,”為首的黃毛叼著煙頭,一步三晃的欺近陸子初。

“你們是誰?我不認識你們,”陸子初不願節外生枝,隻是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就準備繞過他們向自己的車子走去。

黃毛卻一把將他攔住,“想走?沒門!”

餘下的流氓蜂擁而至,將陸子初圍的密不透風。

光天化日之下,卻沒有警察上前盤問,這幾個地痞的聲勢真是不弱,陸子初見勢不妙,猜測這些是段總的人馬,不過他不動聲色,一步上前,將攔住自己的黃毛擠翻在地,而後拔腿便走。

“喲嗬,真有兩下子,他媽的,”黃毛起身彈了彈衣上的灰塵,大喝一聲,“兄弟們,上,打死這個狗日的。”

陸子初退到牆角處,見幾個地痞已經操起拳頭向自己身上招呼,雙拳難敵四手,對方人數方麵占了優勢,陸子初的身上也在混戰時,不小心中了幾下。

“你們在幹什麽?”一位上了些年紀的老人厲聲嗬斥,讓那幾個流氓的動作紛紛的都停了下來,陸子初也在這個時候得已喘了一口氣。

眾地痞用警告的眼神一齊瞪向那老人,更有甚者企圖將老人放倒在地。

“哼,警察,蹲下,”老人從懷裏掏出手槍,將剛要上前的兩個地痞嚇退。

見對方有貨真價實的手槍,一群地痞在與黃毛對視之後,紛紛的逃走了。

“小夥子,沒事兒吧,”老人上前扶起陸子初“這片區治安不太好,以後別這麽晚上街了,那幾個小流氓我認識,以前蹲過黑屋,現在竟然變本加厲了。”

所幸沒有受傷,陸子初謝過老人家以後,就自顧駕車往家裏趕,這段時間忙裏忙外,身心疲憊不堪,他想回家好好歇息一番,家才是溫暖的港灣,是心靈的避難所,陸子初以前對這些論調嗤之以鼻。而今覺得十分在理。

“哼,你們怎麽辦事的,連這點小事兒都辦不好,竟還有臉回來見我?”段總腆著大肚子,氣勢洶洶的對唯唯諾諾站在一旁的手下指指點點。

“王玉雪小姐那邊怎麽樣了?”段總猛灌一口茶水,仍憑黃褐色的**滴落在衣襟上,他重重的坐在辦公椅上,挑起眼皮,瞥了手下一眼。

“聽說王小姐沒有成功,陸子初真是厲害,苦肉計,美人計都使用了,沒用。”黃毛顫顫巍巍,似乎眼前不是自己的上司,而是隨時會吃人的洪水猛獸。

“嗬嗬。”段總幹笑兩聲,仰靠在椅背上,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有時候有對手也是一件好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