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她被抓了

夏暖晴更是害羞的把頭埋在了陸子初的懷中,那通紅如玉的耳朵訴說著她的羞澀,在陸子初的麵前,她總是會輕易臉紅。

陸子初抱著夏暖晴兩個人倒在了大床之上,深邃的雙眼緊緊的索著麵前的絕美容顏,性感的薄唇微微的勾起了笑意的弧度。

“暖晴,你好美!”低沉而性感的聲音在夏暖晴的耳邊響起,那呼吸間的熱氣噴灑在了夏暖晴的耳朵之上,引起了她身體的一陣顫抖。

似很滿意自己所造成了影響。

夏暖晴當然感覺到了從陸子初的身上傳過來的滾燙的溫度,呼吸也跟著一窒,接下來會發生什麽,她當然清楚。

水汪汪的大眼睛四處亂漂著,就是不看向陸子初的方向。不是她不想看,她是怕自己會再次的失神在他的眼神之中,那深邃的瞳眸就像是一片大海,吸納著百川,卻也輕易的就可以吸引她的目光。

“暖晴,看著我!”陸子初沙啞的聲音中透著一絲無奈與妥協,

深邃的眼中全是對於身下這個小女子的寵愛。

“子初,我……!”夏暖晴剛一抬頭,就看到了陸子初瞬間放大的俊容。

閉著眼睛的陸子初身上的冷酷也全然的淹沒,唯有那溫柔正滲透入了夏暖晴的心中,讓她突然的想要流淚。

唯有緊緊的抱著他,才讓能自己那不安的心跟著安定下來,夏暖晴這麽想了,也這麽做了。

“暖晴,我愛你。”在陸子初性感的薄唇中也吐出了讓夏暖晴感動的幾乎要流下淚水的美妙的語言。

夏暖晴的腦海中瞬間一片空白,如一道閃電劃過黎明的夜空,明亮而耀眼,眼中全然的都是陸子初英俊而冷酷的臉龐。

兩人相處以來的點點滴滴都從她的腦海中劃過,當她第一次把自己全部的交到他的手中時,她得到了是他的輕蔑與不屑。

而之後,一次又一交的傷害讓她心力交瘁,直到她毅然的離開了他。

承受著他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可是她的心中仍然殘留著對於他的愛意。

直到被傷的遍體鱗傷,她也不願意離開他,當看到他擁著別的女人時,她也會嫉妒,也會心痛。

他們怎麽可以是兄妹,她是那麽的愛著他,而他也正逐漸的接受自己的愛,在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她幾乎就要崩潰了,可是沒有想到後來的一場車禍讓她知道了真相。

知道真相的他竟然還是讓她離開,她即使心痛也選擇了放棄,也許是為他們這一場愛情而祭奠,那一場離開的大雨也澆滅了她對於他所有的愛情。

就在她的心已經徹底死去的時候,他竟然再次的出現在了她的麵前,出許是天意,也許是她對於他的愛還沒有完全的破滅。

她等待著屬於他們的隆重的婚禮,等待著有一天會為了他而披上婚紗成為他的新娘。

看著麵前在自己懷中的小女人似乎陷入了回憶之中,他不禁一陣懊惱,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麽,竟然在這樣的時候,不可原諒。

他瞬間有點發怒,想要找回自己的存在感,不由的動了一下。

而這也成功的拉回了夏暖晴的神誌,再次的跟著陸子初的節奏在浴海之中沉浮,他帶領著她不時的攀登到極致的快樂巔峰。

月兒嬌羞的躲在了雲朵的後麵,不時的把銀光灑在兩人的身上,忽明忽暗,讓兩個人的身影也跟著朦朧了起來,那麽的不真實。

夏暖晴看著一旁正沉沉睡去的陸子初,對於剛才那個女人所打來的電話,她知道他沒有說實話,其實她還沒有告訴他的一句話就是她說他是從她那裏過來的,如果她不信的話,她相信他的身上一定還有著她身上香水的味道。

果然在陸子初坐在沙發上輕輕的親著她的時候,她就聞到了來自於他身上的不同於他的味道。

雖然那味道很淡,可是她天生對於味道特別的敏感,隻要是聞過一次,就可以把那種味道記在腦海之中。

可是她還是選擇了相信他,他們之間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她隻願對於他多一點的信任。

翌日,萬裏晴空,千絲萬縷的陽光透過縫隙照到了**的夏暖晴的身上,她昨天想了許多的事情,沒有想到醒來時已經是上午十點鍾的時間。

身邊早已沒有了陸子初的身影。

夏暖晴愉快的與陸老爺子兩個人享用了早餐,然後和老爺子在院子裏麵散了一會兒步。

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快到中午的時間了,她要**心午餐給陸子初送去。

夏暖晴看著麵前已經做好的米飯與兩個小菜,無論顏色與味道都是很好的,而且都是陸子初喜歡吃的口味。

想象著他吃著自己做的飯時的樣子,夏暖晴禁不住的勾起了嘴角,一種甜蜜的感覺也油然而生。

把做好的飯菜放到了保溫飯盒中,夏暖晴交待好管家之後,就出了門。

陸家所住的別墅區屬於富人區,基本上很難打到出租車,一般人家都是有私家車的。夏暖晴要步行出整個別墅區,到達對麵的馬路旁邊才能打到出租車。

夏暖晴剛剛走到對麵,滿心歡喜的等待著前來的出租車。

在她不遠處停著一輛黑色的麵包車,裏麵正有兩個男子手中拿著一張照片,在看到夏暖晴時,兩個人的眼中一亮,這不就是照片中的人嗎?

還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在看到有一輛出租車正向那個方向駛去的時候,車上為首的黃毛首先的發動了引擎,把車開到了夏暖晴的麵前。

夏暖晴看著麵前停下了黑色的麵包車,大大的靈動的眼中都是疑惑,她明明攔的是出租車,這麵包車停在她的麵前做什麽?

正在她疑惑的瞬間,車上有一個年輕的男子走了下來,一把捂停住了她的嘴,把她拖向路旁的麵包車內。

夏暖晴意識到不好的時候,已經被那年輕的男子拖到了車內,手中的保溫飯盒也因為她劇烈的掙紮而掉落在了地上,那美味的飯菜瞬間就灑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