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他心底的恨意

對於那個醫生的叮囑,他時刻的記在心頭,也認真的遵守著。

陸子初因為在處理公司的一些事情以及那些傷害過夏暖晴的人,所以在這兩天也很少的出現在夏暖晴的麵前,反而是蘇天莫因為沒有事情可做,而留下來照顧她。

他可以感覺得到醒來之後的夏暖晴對於自己那種淡淡的依賴,他想要把握住這個上天給予他的機會。

“我沒事。”夏暖晴第一次躲開了蘇天莫伸過來的手,查覺到了他瞬間黯然的眼神後,她話鋒一轉,看向了正好奇的看著他們的夏媽媽。

“蘇先生,你也認識這位阿姨嗎?她說她是我的母親。”

蘇天莫猛然一愣,這才想起來夏暖晴失去了記憶,連夏媽媽也忘記了。

他點了點頭,深邃而深情的目光緊緊的看著夏暖晴靈動的大眼睛,性感的薄唇輕輕的抿著。

“她的確是你的母親。”

“真的是?”夏暖晴看了一眼蘇天莫之後,又將視線轉移到了夏媽媽的身上,那種莫名的熟悉的感覺讓她對於夏媽媽有著好感與親近。

“暖晴,你真的不記得媽媽了嗎?”

夏媽媽在聽到蘇天莫與別人的談話中知道暖晴失去記憶的事情,可是她從來都沒有想過暖晴會連她這個母親都不記得。

夏暖晴看著夏媽媽滄桑的眼之中蓄滿了淚水,胸膛裏跳動的心髒也因為麵前這慈祥的容顏而停頓了一秒。

也許這就是母女連心的緣故吧,夏暖晴也從心底開始接受自己有了這樣一個母親的事實,嬌豔的紅唇翹起,清蓮般的笑容徐徐的在那明豔的臉上綻放開來。

“不管我記不記得媽媽,暖晴都是媽媽的好女兒!”

夏媽媽一把抱住了夏暖晴,蘇天莫看著如此一幕的母女兩人,英俊的臉上也露出了笑意,深邃的眼中有著無邊的寵溺。

“好了,暖晴,你也該吃飯了。”蘇天莫體貼的走到了夏暖晴的身旁,把她推到了一旁的小桌子前,那裏已經擺好了蘇天莫買來的飯菜。

“啊,又是這些啊,我不習慣吃外麵做的東西呢,還沒有我做的好吃呢。”夏暖晴看了看麵前擺著的飯菜,雖然色香味都俱全,可是她還是喜歡做出來的那種家常菜的味道,讓她感覺到家的味道呢。

夏暖晴嘟起紅唇的樣子十分的可愛,蘇天莫看著不禁一笑,那寵溺的眼神似乎就要滿溢,靜靜的在兩個人之間流淌。

在兩個人身後的夏媽媽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內心低歎了一聲。

蘇天莫寵溺的看著夏暖晴吃飯,很享受現在的生活,可以每天都照顧她,看到她在他的麵前如此開心的笑著。

蘇天莫可以說是大部分女孩子的夢中情人,他不僅人長的十分的英俊,而且那深邃的眼睛總是能輕易的吸引女孩子的目光,溫柔而優雅。

夏暖晴被他如此無微不至的照顧著,芳心自然也會有所觸動,每每在麵對他深邃而深情的目光的時候,她總是會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會漏跳一拍。

可每每在這時,她的腦海中也會閃過那一張冷酷而無情的臉龐,同樣的英俊,眼神同樣的深邃,可是每每對上他的眼睛時,她卻總有一種怕怕的感覺。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這樣,明明他什麽也沒有對她做,隻是那麽的看著她,她就有咱想逃的衝動。

自己以前與他是什麽關係,她都不想知道,現在的她隻是一個全新的她,她要樂觀的活下去。

夏暖晴低頭吃著自己麵前的飯菜,就是不敢往蘇天莫的方向看一眼。

蘇天莫好笑看著正低著頭一直中扒著米飯的夏暖晴,溫柔的眼光暖暖的投注到她的身上,夾起麵前的青菜放到了她的碗中。

“不要隻是吃米飯啊,吃點青菜吧。”優雅而性感的聲音在夏暖晴耳旁響了起來,她甚至可以感覺到他呼出的熱氣都噴到了自己的耳旁,讓她渾身忍不住一顫。

“嗯。”夏暖晴也不敢抬頭,隻是那通紅如血的耳珠也出賣了他,聽到蘇天莫那低低的笑聲時,她甚至都感覺自己的臉頰都要燒起來了,如果放一個雞蛋的話應該會立即變成熟的吧。

“伯母,你也吃一個雞蛋吧!”蘇天莫將一隻茶葉蛋給夏媽媽。

“蘇醫生,你也吃飯。”夏媽媽笑嗬嗬的說道。

他們如真正的一家三口一般合樂融融的吃著午飯,而這樣溫馨的一幕卻深深的刺痛了正推門走進來的陸子初冷酷的眼。

那三人相視而笑的畫麵刺痛了他的眼睛,夏暖晴在他的麵前多久沒有如此純真的笑容了,他已想不起。

他每次都會惹得她落淚,明朗的笑容也總是和她無緣,他們之間發生的事情太多,

他們之間發生的事情太多,誤會也太多,以至於他總是在做一些傷害她的事情。

他心中那些恨意總是找不到可以發泄的出口,他把它們都針對了她,傷害她,他的心從來沒有開心過,可是他就是停不下來那互相的傷害。

夏暖晴的滿滿的笑意突然就那麽僵在了臉上,隻因她抬頭間就看到了那個一臉冷酷的男子,他看著她的眼神那麽的複雜,她看不懂。有思念、有恨也有愛。

她不明白一個人怎麽可以有那麽複雜的眼神,簡簡單單的多好,就像她現在一樣,愛就是愛,恨也就是恨。

背對著門的蘇天莫感覺到了夏暖晴的不對,順著她視線他就看到了那個正一臉冷酷的站在門邊的男子。

蘇天莫的心也跟著一沉,他現在這裏,也就意味著他與夏暖晴兩人單獨相處的時光也告一段落了。

“你來了。”蘇天莫站了起來,兩人氣質不同的男人氣場卻都很強,在兩人對峙之中旁的人部是能感覺得到濃濃的火藥的味道。

陸子初衝蘇天莫點了點頭,就向那正坐著一大一小走了過去,修長的長腿步伐堅決而有力。

“子初,你下班了?”夏媽媽看到陸子初的時候也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