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使壞因子

陡然來襲,他也同樣的躺在了夏暖晴的身旁,與她麵對麵。

陸子初把夏暖晴柔弱的嬌軀擁到了懷中,先是在她的小嘴上蜻蜓點水的啄了一下,柔軟的觸感讓他想要的更多。

然後,嘴唇沒有到了她光潔的脖頸,又是輕輕的一吻,既而大手撫摸上了她的脊背,最後是胸前的豐滿,陸子初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十分的小心翼翼,甚至還不時的觀察著夏暖晴的反應,感覺就像是做賊。

睡夢之中的夏暖晴先是感覺被攬到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之中,接著就感覺到了唇上,脖頸上,還有胸前的豐滿那裏都傳來的輕柔的觸感。

恰在此時,夏暖晴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當對上陸子初那深邃的而充滿情,欲的眼睛時,她的眼睛猛的睜大,不明白自己怎麽會和他共同的躺在了一張**?

夏暖晴猛然一驚,就要抽回手,可是陸子初哪裏會容她如此做。

陸子初突然捧起了夏暖晴的小臉,俯首,溫熱的唇,迅猛的攝住了夏暖晴微微顫抖的櫻唇。

夏暖晴猝不及防,美目一瞪,還下意識的張開的小嘴,正好讓陸子初有了機會,同時,他的手還摸索到了她的眼上,闔上了她那瞪的倏大的明眸。

夏暖晴先是腦子混沌,繼而仿佛是想到什麽似的,猛的推開了陸子初的身體,迅速的從她的身邊彈了起來,惱羞成怒的叫罵聲,頓時響徹了整個房間,“你混蛋,你流氓!”

佳人突然從懷中離開,連同那甜美誘人的味道也消失,陸子初赫然清醒,瞧著她羞憤氣惱、咬唇欲哭的模樣,他先是怔了怔,隨既恍然大悟,自己剛才太過猴急,一時竟然忘記了她已經不記得他了。

現在的他對於她來說隻是一個陌生人,而他所對她做的一切在她的眼中也無異於一個流氓吧。

夏暖晴在站起來之後就後悔了,她剛剛才好的腳踝因為她這一動也猛然疼了起來,不禁貝齒咬著下唇,不讓自己痛的叫出聲來。

陸子初當然看出了夏暖晴現在的不妥,立既站起了身,從背後把夏暖晴欲逃離的身體攬住了,長臂深深的圈住她纖細的腰肢,道謙的話也隨之飄出了他性感的薄唇。

“暖晴,對不起,是我錯了,是我壞,你別氣,別走,好不好?”

“放開我,我不會原諒你的。”夏暖晴的怒氣不減,竭斯底裏的吼了出來。

陸子初當然不放,還是把她抱的緊緊的,不惜把她抱疼了,他感到了前未有的恐慌!

“暖晴,我是真心的愛你的,剛才的那些舉動也自發自於我的真心愛意,我並不是把你當做輕浮的女子,我那都是情不自禁。”陸子初深情的目光投注到了夏暖晴的身上,炙熱而又深沉。

“你放開我,我不知道以前的我和你是什麽關係,可是現在我已經忘記你了。”夏暖晴繼續的在他的懷中掙紮著,雖然明明剛才他給她的感覺是溫柔的,可是這一刻她又感覺到深深的惶恐。

“暖晴,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愛你的,你怎麽就不能平靜下來給我一次機會。”陸子初繼續的解釋著,不料,夏暖晴突然低頭,在他的手腕使勁一咬。

“噢。”這次是,是真有痛了。

但是陸子初堅持不鬆手,即使痛的眉頭深皺,痛得赤牙咧嘴,也依然牢牢的抱住她,繼續的解釋道:“是,你現在已忘記了我,剛才我的那些舉動我冒犯了你,可是那都是出自於我對你的愛,如果你站我的立場上想一想,你深愛的人突然不記得你了,你要如何的麵對她?”濃濃的化不開的憂傷自陸子初的身上傳了過來。

夏暖晴的心緒也似突然被感染了,心髒處傳來的絲絲縷縷的痛意正讓她剛才對於陸子初非禮她的怒意而消散了不少。

他的外表再如何的冷酷,其實他也是一個脆弱的男人,如果自己有一天也麵對著愛人不記得自己的情況,她想她也許會崩潰吧。

自從她占據了他的整個心房之後,他就從來沒有再碰到任何的一個女人,她在不知不覺之間已經闖進了他的生活,打亂了他的平靜。

陸子初長籲一聲,埋首於夏暖晴如雲的秀發上,貪婪的汲取著那清雅好聞的洗發水的味道。

“再給我一次愛你的機會,好不好,你忘記了也好,把過去的那些不愉快,那些傷害都通通的忘記,我們再重新開始一次,可以嗎?”

陸子初把夏暖晴的身子扳了過來,捧起她的臉,讓她與他麵對麵,深邃的眼中滿滿的深情,不容她再次的逃避。

夏暖晴先前激動憤慨的心情,也隨著陸子初的述說而漸漸的趨於平靜,美眸一瞬不瞬的,與他四目相對。

陸子初的墨眸更加的熱切,隱隱眨動著某種別樣的光芒,忽然伸手在夏暖晴微撅起的小嘴上輕輕鬆鬆一點:“你真是一個小傻瓜,可是我就有著這樣的你,我是不是一個比你還傻的傻瓜啊。”

“不許叫我傻瓜。”夏暖晴開口,嗔道。

陸子初一愣,忍不住的輕笑,她這種嬌羞的模樣讓他仿佛是看到了以前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