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莫名其妙的怒意

陸子初已經自個解除了身上的障礙物,他昨晚僅僅的一次根本就不可能滿足他的需求,抱著夏暖晴的身型一轉,把她抵在了身後的窗簾之上。

嗓音中透著極強的渴望和興奮。

“暖晴,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你是如此的美麗,如此的動人?你簡直就是一個小妖精,把我的魂魄吸走了,這輩子,我恐怕再也離不開你了,我已經深陷在這,再也出不來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在她最寶貴誘人的地方沉淪,既狂野,又溫柔,既粗暴,也有小心。

夏暖晴無法控製的出聲,如絲媚眼癡迷的望著他俊美絕倫無人能及的麵容,整個心房都被注入了細膩而香滑的蜜糖,甜滋滋的,好幸福,好快樂的感覺,一波緊似一波的襲擊著她的心髒。

一幅美好的畫麵出現在了她的腦海之中,那畫麵閃的很快,以至於她想抓住的時候,卻怎麽也抓不到了,而陸子初所帶給她的刺激,也讓她無從思考別的問題。

從昨晚到現在,夏暖晴在他的身上似乎找到了一種久違的感覺,可是具體的是什麽,她卻又一時的說不出來。

靈動的大眼睛迷惑不解的看著正在她身上四處煽風點火的陸子初,他的神情是那麽認真,他的眼神是那麽專注,在他的眼中,她總是能輕易的讓她感覺她就是他的整個世界。

可是,他卻又總是讓她迷惑,這樣一個霸道而溫柔的男人又怎麽會鍾情於平凡而普通的自己,他讓她缺少一種真實的感覺。

而華君生卻不一樣,從他的身上,她可以感覺到溫柔與關心,在他的身邊,她會莫名的感覺到安心,不像是呆在陸子初的身邊,竟然隨時會擔心他不要自己。

似乎是感覺到了夏暖晴的分心,陸子初在她的唇上輕輕的咬,唇部傳來的疼痛讓夏暖晴瞬間就回過了神。

很快的就把她再次帶入到了高峰,衝向了去端,那一陣陣難以言表的銷魂,令她無法啕的尖叫和呐喊出來。

夏暖晴帶著與生俱來的羞澀與生嫩,卻又大膽的迎合著他的吞噬,一次又一次,不休不止,直到高峰頂端……

世上最動聽,最醉人的交響曲漸漸的停下,但餘音依然繚繞,彌漫在整個浴室,蔓延到了房間的各個角落。

恩愛過的兩人,仍舊彼此的貼合在一起,在深深有回味著剛過去的美妙,在靜靜的享受這意猶未盡的餘味,直到,一陣手機的來電聲不識趣的響起。

兩人的身體,皆僵硬了一下,陸子初的眉頭已經不悅的皺了起來,暗發出了一聲低咒。

見他不接電話,夏暖晴則納悶的提醒道:“陸子初,手機在響哦。”

“由它!”陸子初酷酷的應了一句,略微分散的注意力再次的集中到了她的身上,突然,俯身,埋在她的身前,低低的呢喃著:“暖晴,我舍不得離開你。”

他雖然說的很是含糊,可是夏暖晴還是聽到了,既嬌羞無語,卻又甜蜜高興,於是做罷,小手緩緩的移動,圈住了他精壯的腰腹,準備也對那煞風景的來電采取忽視不理。

豈料,不識趣就是不識趣,那電話竟然持續的響個不停,打了好幾次了,也沒有罷休的跡象。

陸子初拿起看了一眼之後,臉色微變,卻也沒有接,直接的把手機再閃的放到了一旁。

把浴缸之中的水全部的換過之後,抱著癱軟在一旁的夏暖晴兩人雙雙的沉入了浴缸之中。陸子初甚至霸道的把夏暖晴整個人都放到了他的胸前。

甜蜜而美好的夜晚,隨著時間的消逝過去,天空已經全部的轉亮,夏暖晴也悠悠轉醒,長長的睫毛如蝶翼般眨動著,視線剛好觸及到了那正坐在沙發上的熟悉的身影,混沌了的腦了頃刻間清明了不少,昨晚的情景又回歸到了腦海之中,惺忪的睡眼也隨之睜大。

自己,沒有看錯吧?這男人怎麽精力如此的旺盛?徹夜的纏綿,她到最後迷迷糊糊的,她就已經睡著了,可是早晨她醒來之後,竟然看到他一襲簡單的襯衫,配西褲。

陸子初正靜靜的坐在床前看著手中劉飛剛剛送來的資料,上麵都是關於此次夏暖晴被綁架的事情的證據。

其中還有一張明顯看起來應該是她的生活照,照片上的她梳著簡單的馬尾,身上穿著一件純白色的簡單的連衣裙,正巧笑倩兮的看著身邊的男人。

而那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華君生,陸子初的深邃眼眸更加的暗沉,如漆黑的夜空之中神秘的星光點點,

如漆黑的夜空之中神秘的星光點點,飄渺卻又透著一股怒意。

陸子初察覺到了**傳來的視線,猛然抬頭就對上了夏暖晴純真而又愕然的目光,剛剛經過歡愛以後的她似乎還沒有完全的退去那一層慵懶之色,那模樣看起來十分的秀色可餐。

陸子初暗墨的瞳眸猛然一深,有種食指大動的感覺,想也沒有想的就走到了夏暖晴的床前,性感的薄唇瞬間就覆上了麵前嬌豔的紅唇。

很希望那份嬌羞隻出現在自己的麵前。

明明知道她已經失去了記憶,對於以前事情都不記得了,可是在見到她對著別的男人笑的這麽開懷的時候,他還是會吃醋,會生氣,那種狂暴的心情總是會輕易的控製住他的心神,讓他做出後悔莫及的事情來。

極力的忍住想要再次的要她的衝動,陸子初一把推開了夏暖晴的身體,甚至連看她一眼的勇氣都沒有,他就直接的站起了身,長腿邁開,在夏暖晴疑惑的目光之中迅速的離開了病房。

對於溫暖的突然離開,夏暖晴感到莫名的錯愕,不明白他剛才明明好好的,這會怎麽會突然的推開了她,她沒有什麽做什麽讓他生氣的事情啊!

這人真是莫名其妙嘛!

突然夏暖晴的視線落到了他剛才由於急匆匆的離開而掉落的一張照片之上,照片之上的那個人不是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