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提前洞房花燭

“可是……。”夏暖晴好看的娥眉蹙了蹙,讓陸子初的心情也緊張了起來。

“我們原來住的地方也很不錯啊!並且,我們難道結婚以後要和爺爺分開住嗎?他一個人會無聊的。”她的潛意識中竟然有著節儉的意識,也許她以前也過過苦日子吧。

“暖晴,那裏曾經有太多的不好的回憶,我想讓你在今後的記憶之中隻有美好,而沒有痛苦,我會疼你、寵你一輩子,不,下輩子,下下輩子,我們也要在一起,而且你值得更好的。”

陸子初愛憐的撫摸著夏暖晴的臉頰,經過這一段時間的調養,夏暖晴比原來胖了不少,臉色也好看了許多,皮膚細膩,臉色紅潤,而不是以前那種風一吹就會倒的樣子了。

在陸子初的大手撫摸下,夏暖晴感覺自己的臉頰幾乎都要著火了,那滾燙的溫度讓她不禁側了側臉,不去看他炙熱的目光。

他捧起了她的臉,薄唇就落了下來,緊緊的壓覆在她的紅唇上,熱情的碾壓、舔舐、探索……,品嚐她的美好。

“暖晴,我要你。”陸子初的聲音嘶啞的不成樣子,在夏暖晴怔愣的時候整個人都在顫抖,而他的嘴唇卻似一團火,要把她整個人都給點燃了,一寸一寸焚成灰燼。

不知道究竟過了多久,等他從夏暖晴的唇上離開,臉埋在她的頸間大口大口的喘息,夏暖晴這才發現自己的手臂竟然還緊緊的吊在陸子初的脖子之上,她想要抽走時,卻被他牢牢的扣住。

深邃的眸子中有著促狹的笑意,眼光停留在她的手臂之上,夏暖晴羞紅的小臉上升起一抹抹惱意。

“嗬嗬……”陸子初的笑聲響起時,夏暖晴也被他一把抱了起來,走向了臥室,把她放倒在**,壓上她的身,WEN上她的唇,又是一番激情無比的纏WEN。

他的呼吸也漸漸變的急促,灼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白皙的皮膚上,引的她輕輕的顫了顫,這樣本能的反應迷死了陸子初,這會兒,說什麽他也忍不下去了,圈住她的雙手微微一使力,“暖晴,我們來提前洞房花燭吧。”

低頭,再次的WEN上了她的唇,密密匝匝的WEN像一道道隱形的絲網,將她從頭到腳包裹在了裏麵,一絲絲纏繞,一點點收緊,勒的她幾乎要透不過氣來。

他壓走了她的呼吸,動作急切而貪婪,調養後的身體顯得特別的白皙、粉嫩、潤澤,他的火氣也越燒越旺,抱著懷中火熱的身體,呼吸著她身上的味道,吻著他熟悉的每一寸肌膚。

她依然如**時那般的緊窒,陸子初的呼吸也跟著一窒,因為隱忍,他的額頭之上也有大顆大顆的汗珠滑了下來。

緩慢而有力的律動下,身下的女人的身體越來越軟,細碎的輕吟漸漸的濃重,他徹底的沉醉了,一雙大手握住她幾乎癱軟的腰身,“暖晴,暖晴……”

一下一聲的呼喚,一傍晚,起起伏伏,進進出出……

“子初……”她迷亂的呼喚著他,粘著汗水的身體也開始迎合著他的動作,將他的愉悅了堆積到了頂點,終於在她的身體裏釋放了出來。

陸子初心滿意足的趴在了她的身上,與她十指相扣,緩緩的調整著呼吸。“暖晴,我有沒有說過我愛你?”盯著她的眼睛,認真的說:“暖晴,我愛你,好愛,好愛!”

“嗯。”夏暖晴一愣,環著他的脖子,蹭了蹭,輕輕哼著。

“恩是什麽意思?”

醞釀了許久的心思,如今深情的告白,換來的隻是她輕輕的一個嗯字,大約是誰也不會心平氣和的。

陸子初方才還豔光四射的俊容瞬間就陰冷了下來,虎視耽耽的望著身下正在小聲出氣的嬌娃娃,低吼道:“暖晴,我說我愛你,你知道嗎?”

“知道啊!”夏暖晴眨了眨靈動的大眼睛,嬌美的臉蛋之上都是無辜的表情,明明剛才還好好的,他這是發的什麽火啊,他又不是什麽噴火暴龍。

“那你是不是應該說點什麽?”陸子初的俊臉越發的陰鬱了。

“說什麽?”又一句不痛不癢的話,夏暖晴的長長的睫毛輕輕的顫動了下,那眨動的頻率才恢複了正常。

“暖晴,你真是想氣死我啊!”陸子初的俊臉整個都黑了下來,和包公有的一拚,無奈而又懊惱。

而他借著剛才未退的情潮,緩慢而有力的頂撞。

夏暖晴的身體猛烈的一陣緊縮,酥麻的感覺傳遍了四肢百駭之中,如電流一般迅速的占領了她的身體。

夏暖晴如一隻小貓咪一般慵懶,而陸子初則氣定神閑,麵帶閑適的笑容望著她那緋紅的小臉,深邃的眼中有著些許的得意。

而就是這絲得意觸動了夏暖晴的神經,她迅速的抬起頭在他的肩膀之上咬了一口,亮出了小貓咪的小爪子。

“還繼續嗎?”陸子初低頭,啄了她粉嘟嘟的唇,深邃而狹長的鳳眼笑意洋洋。

“哼。”重重的哼了一聲,夏暖晴把臉側一邊,小臉上,汗津津的,喘著粗氣,一起一伏。

氣咻咻的小模樣,可愛的不得了。

很久沒有看到她這樣喜怒於形色的表情了,陸子初很是欣慰。

“好了,既然你不咬了,那麽,該我了。”然後,他低頭照著夏暖晴的臉蛋就咬了下去,力道拿捏的很準,不過是烙上了淡淡的牙印。

被他固定著,夏暖晴的全身動彈不得,臉部傳來的微微刺痛,她“啊”的一聲驚呼出聲,並不是因為痛,而隻是下意識的動作。

“疼?那就咬了啊!”陸子初還挑釁的說道,照著她的另一邊的臉蛋,又是重重的一下。

然後,放手,翻身下了她的身子,側躺在她的身邊,就好像豹子鬆開了自己的爪子,放任爪子下的小貓咪再次的反擊。

這次,是真的疼了,眼淚在夏暖晴的眼眶中打轉,卻倔強的沒有讓它掉落下來,下一秒,她就呲著牙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