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撲了上去

“嗬嗬,一天沒見,我的小貓咪什麽時候成長成獵豹了?”陸子初很輕易的就化解了她的攻勢,兩人手腳並用的在**戰了起來。

從肢體間的爭鬥,漸漸的變成肢體間的糾纏。

漸漸的,陸子初的嗓音變得暗啞而低沉,眼中卻有著笑意,這又與他印象之中小小的夏暖晴相重合了。

“怎麽,終於亮出你的獠牙了?除了這個,你還有別的本事嗎?”呼吸之中帶著濃濃的盅惑和性感。

“咬你。”夏暖晴嬌喘籲籲,少了幾分的野味,多了幾許的嬌味。

陸子初得意的望著自己身下的小綿羊,見她這乖巧可人的小可憐樣,心癢難耐。

狼類屬性的下半身動物在麵對小綿羊這種天生招人欺負的生物時,戎馬倥傯本沒有辦法把持住狼吃羊這個千年不變的生理本能,“暖晴,”一聲低低的呼喚,又是一番持久、野蠻的折騰……。

“你……”夏暖晴被弄的筋疲力盡,說話都有些喘,“你精魔附身啊,嗯,有完沒完?”

今日的夏暖晴少了平日的怯懦,卻多了幾分的野性的味道,充分的激起了陸子初心中的男性的征服的天性。

“沒完,我和你,永遠沒完,別說這輩子,下輩子也沒完。”陸子初翻身將她扶到自己的身上,扶著她的柳腰幫她律動著,聲音沙啞。

“嗯……你……我很累……!”持續不斷的激情讓夏暖晴幾乎語不成句,腦海之中一片空白,不知今昔是何昔。

“乖,這次之後,就放你休息。”陸子初的大手有節奏的帶動著她的身體,深邃的眼眸牢牢的索著眼前絕美的小臉。

對於她的身體,他本能的依戀著,有愛的欲/望才是最美麗的,兩人心靈與身體相結合的美妙感覺讓他總是要不夠她。

“你,騙人。”夏暖晴扁著紅潤的小嘴,不滿的看著麵前性感的男子,點點汗珠自他的額頭之上滑落到了他身下的枕頭之上,該死的性感,不自覺的吞咽了一口唾液,有人把女人稱之為妖精,在她看來,麵前的男子才是真正的妖精。

每次在**都從來都不知道累,而且還該死的每一個眼波都透著到致命的吸引力,讓她總是會一次又一次的妥協在他沉醉的眼光之中,隨著他一次又一次的在欲海之中沉浮。

“這次,不騙你。”抱著她起身。“如果,你配合我的話,會很快就可以休息的。”輕輕的啄著她的鼻尖和唇,低沉的聲音悄悄的誘哄著,如一隻大灰狼在哄著小紅帽一步一步的步入他的圈套之中。

“你若再騙我,我就不讓你進來了。”夏暖晴可愛的噘著小嘴,那被陸子初狠狠WEN過的唇紅嫩嫩的,如成熟的草莓一般散發著誘人的香氣。

被迫的接受,無法逃脫,勾著他的脖子,然後,在海水之中起伏,在浪尖之上跌宕。

“嗯,好……這過後,就放你好好休息。”陸子初在她耳旁低喘著,說著讓她寬心的話,勾著她隨著自己放縱。

整整一晚,反反複複,翻來覆去,她被折騰的不得安寧……。

騙人,騙人,都是騙人的。

每一次的呼聲都被截獲,每一次都是極限,慢慢的模糊神誌,慢慢的束手就擒,最終傾船覆滅……

當早晨的陽光照進來的時候,夏暖晴長長的睫毛輕顫了兩下,那雙靈動的眼睛才睜開,初始透著淡淡的迷茫,看著麵前超大的臥室,昨晚的記憶則一點一點的躍入了她的腦海之中。

身體上的酸痛告訴她,她昨晚簡直就是接愛了非人的折磨,陸子初就像一隻不知饜足的獸一般,把她全部的精力都榨幹了。

那靈動的大眼睛中隱隱的泛著一層薄薄的怒氣,四處尋覓著那個讓她熟悉卻又讓她咬牙切齒的身影。

房間中早已沒有了他的身影,夏暖晴掀開被子,拿起一旁折好的睡衣穿在了身上,看著身上的睡衣,她的臉色再度的黑了起來。

這睡衣竟然穿了就等於沒有穿嘛,幾乎就可以隱隱的看到整個胴體,自己白皙的肌膚之上遍布青紫的痕跡,看起來十分的觸目驚心。

理智迅速的被壓在了腦後,她氣急的跑了起來,卻忘記自己是剛剛才下床,那薄薄的蠶絲被還在她的腳下,由是她很悲催的就被自己的被子絆的跌倒在了地上,如果不是身下正是羊毛毯的話,她的臉就要與大地來次親密的接觸了,也不知道最近怎麽回事?

夏暖晴狼狽的摔倒在地上,還未爬起來的時候,正好聽到了的房間的門打開的聲音,抬頭間就看到了那讓她一頓時好找的身影。

她咬了咬紅唇,怎麽自己最狼狽的模樣總是暴露在他的眼眸之上。

隨著那腳步的臨近,她甚至都可以想象得到那臉上的得意之色,所以,她選擇了無視,假裝沒有看到他一樣的慢慢的起身,而隨著她起身的動作,那幾乎就算是透明的睡衣還好死不死的傳來了撕拉的聲音。

“怎麽,看到為夫來了,老婆不僅來個五體投地,還要投懷送抱嗎?”陸子初戲謔的聲音在夏暖晴的耳旁響了起來,邪肆的笑意讓他整個人看起來邪性十足,不似從前那冷酷的模樣。

夏暖晴再度的淩虐她嬌豔的紅唇,張了張口,最終還是選擇了好女不與壞男鬥,若無其事的從他的身邊經過,帶起一陣香風。

那低低的垂著的衣領已遮不住她的風光,白皙與透明的黑色蕾絲的強烈對比讓陸子初深邃的眼眸深了深。在她經過的時候,他不自覺的就伸出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手上滑膩的觸感讓他幾乎想立刻的就把她抱在懷中。

夏暖晴前進的腳步一頓,那靈動的大眼睛中閃過一絲狡黠,嫵媚的笑決突然就綻放在了她絕美的臉蛋之上,成熟嫵媚之中又般著一股純澈,對於男人來說有著致命的吸引力,當然,對於陸子初也不例外。

媚眼輕勾,一縷無形的秋波脈脈傳遞到了陸子初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