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陌生的襲擊

夏暖晴其實最討厭的就是那種麵對各種虛偽的嘴臉的場合,那讓她有種惡心的感覺。

“那好吧,我去上班了,你知道回家的路嗎?”陸子初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依依不舍的鬆開了她,感受著那股溫暖離開,心中升起一股悵然若失的感覺。

“知道,那你路上小心哦!”夏暖晴甜甜的衝陸子初一知,並把他的公文包放到了他的手中,推著他向外走去,要不然,還不知道他要粘膩到什麽時候。

當大門關上的一刻,夏暖晴的心也跟著失落了那麽一下下,可是,很快的笑容又重新的回到了她的臉上,昨晚她也隻是粗略的看了一下他們以後的家,她現在也要好好的觀賞一下。並且她還要試一下那個超大的浴缸究竟是不是它表現出來的那麽的舒適。

走到臥室之中,打開衣櫥,夏暖晴還真的小小的驚喜了一次,不知道陸子初是不是早就有預謀,衣櫥裏麵竟然滿滿的都是衣服,甚至連內衣都有好幾套,而大小正是她的尺碼。

拿著手中的內內,她都有點難以想象像他那樣冷酷的男人究竟是怎麽為她挑選內衣的,不過,他的眼光也確實不錯。

在浴缸之中注滿水,夏暖晴脫了衣服之後,就把自己全部的浸入到了熱水之中,溫熱包圍的感覺也讓她渾身的酸痛也消減了不少。

當夏暖晴舒服的洗了個澡,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夏暖晴看了看臉頰之上還沒有消退的牙印,這讓她怎麽出門啊。

簡單的吃過一點東西之後,夏暖晴再次的來到了昨晚來時看到了那個大花園,把自己全然的埋入了各種芳香之中,她的心也再次的醉了。

仰躺在草地之上,看著眼前一片蔚藍色的天空,幾朵白雲孤獨的掛在天幕之上,心情一片平靜。

她閉上了眼睛,感受著周圍的一切,而就在這時,她的眼前出一了一道陰影,感受到一股惡意的目光。她猛然的睜開了眼睛,就對上了一雙狠毒的目光。

她第一反應就是坐起來,或者站起來,可是對方的動作比她還快,已經一下子把她壓在了身上,並用手中的繩子把她綁了起來,而且還把一塊帶著異味的布塞到了她的口中,一股惡臭味道傳來,她幹嘔了幾下,眼淚也瞬間就流了下來。

原來那味道就來自於麵前的女子身上,看她的樣子好像是有很久沒有洗過澡了,頭發零亂的散著。

身上的衣服也是髒兮兮的,臉蛋長的什麽樣子都看不清楚,夏暖晴瞪大了眼睛,不知道她是什麽人?

更讓夏暖晴心慌的則是女子看向她帶著恨意的目光,讓她的呼吸幾乎都要跟著窒息了,那是怎樣的眼神啊,和地獄中的魔鬼也有的一拚了吧。

女子在注視了她一會兒就直接的拉著她的腿向房子裏走去,她的身體拖在了地上,被小石子咯的生疼,嬌嫩的肌膚甚至都開始出現了青紫的痕跡,有的地方都已經湛出了鮮紅的血液。

女子在拉著她走進屋內之後,把她扔到了一個角落之中,開始環視整個房子,最後回到了她的身旁,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眼中有著濃濃的妒嫉。

“你憑什麽可以得到他的愛,你憑什麽可以住這麽好的地方,你憑什麽可以得到他的嗬護,而我呢,我經曆了什麽,折磨痛苦,不停止的索求,那些肮髒的人讓我感到惡心,惡心,你知道嗎?”女子越說神色越是激動,那大大的眼中也出現了瘋狂的神色。

突然就那麽揚起手在夏暖晴的臉頰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而被她打的夏暖晴則由於習慣性而歪倒在了一旁,她甚至都可以感受得到已經有鮮血正從嘴角流了出來,耳朵之中也出現了耳鳴的症狀,可見女子下手的狠毒。

“哈哈……。”女子看著倒在地板之上的狼狽的夏暖晴,笑的瘋狂,兩行清淚甚至從臉頰之上滑落,而她髒兮兮的臉上也露出了白皙的膚色。

“這樣你就受不了了,這還是很輕的,我原來簡直就像是生活在地獄之中,這一切都是拜你和你的男人所致。我也要讓你嚐嚐這種滋味,如何?”女子再次的來到了夏暖晴的麵前,手指捏著她受傷的臉頰,欣賞著她痛苦的眉毛都皺在一起的表情,仿佛那是一種享受,而這樣的表情讓夏暖晴的心中滑過了變態兩個字。

她的心中十分的害怕,很希望陸子初可以早點回來,心髒幾乎都縮成了一團,她想呼喊卻發不出一點的聲音,臉頰之上傳來的疼痛讓她的眼眶之中畜滿了淚水,卻倔強的沒有留下來。

“賤人,都是你這個賤人的緣故,我才落得如今的下場,是你讓我生不如死,你究竟有哪裏比我強,是這張美麗的臉蛋嗎?你說,如果你的容貌不美了,他還會不會看你一眼。”

女子的眼中滑過一絲惡毒,目光緊緊的盯著夏暖晴漂亮的臉蛋。

她的眼神如有實質,正一刀一刀的傷在她的臉蛋之上,手下力道也隨著她瘋狂的想法而增加,夏暖晴幾乎就要忍不住的痛呼出聲。

她害怕的想要退後,卻發現她的身後就是牆壁,她現在根本就是退無可退,儼然就是一隻待宰的羔羊。

慌亂的搖著頭,那眼眶之中的眼淚也隨著她的動作在空氣之中劃過一道晶瑩的弧線,隨後就消失在了地板之上。

女子站了起來,四處的尋找著什麽,當看到她走向廚房的時候,夏暖晴的心也跟著提到了嗓子眼,從女子的充滿恨意的眼神中,她可以看得出來,她說得到就會做得到。

果然,夏暖晴驚恐的發現女子手中正拿著一把用來切水果的閃的耀眼的刀子正一步一步的逼近她的身邊。

她努力的掙紮了幾次,卻發現女子似乎綁的很緊,手腕之上因為她的掙紮已經開始出現了一道青紫的淤痕,粗糲的繩子磨的她的手腕很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