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別有深意的目光

雖然她已經與蘇天莫說的很清楚了,可是,還是不希望他受傷的心情總是縈繞在她的腦海之中。

直接的把花扔掉,這種衝動的行為,她是做不來的,畢竟這也是他的一份心意,總覺得心裏別扭的慌,左右為難之際,她又有些惱起蘇天莫來了,當時她說的夠清楚了,他怎麽還會送花到公司裏來啊。

心裏一有事,夏暖晴就喜歡拿著圓珠筆在白紙之上亂畫,當她回過神來看清楚自己畫了些什麽的時候,她自己也被嚇的不輕,白紙黑字,居然密密麻麻的寫滿了陸子初的名字,抬頭四顧,還好沒有人注意到她的異常。

於是手忙腳亂的將那張紙撕掉,搓成了團迅速的扔到了垃圾桶裏麵去了。

“暖晴,怎麽看你一副心情重重的樣子,是不是在煩惱要怎麽處理這一束花啊?”歐陽素素在一旁偷偷的觀察了許久,看她一下子皺眉,一下子歎氣,到最後就是心不在焉的在紙上知己畫,而秀眉頻蹙的嬌美樣子,就連身為女生的她都覺得美不勝收,何況是那些個想要追求她的男子們,趨之若鶩也是應該的。

“素素,你能幫我處理掉嗎?”夏暖晴眨了眨眼睛,自己左右是下不狠手了,於是幹脆把麻煩丟給歐陽素素算了。

“沒問題,我保證幫你處理的妥妥當當的。”歐陽素素笑眯眯的起身,一把抱起了桌上的那一大束玫瑰花,不禁感歎道:“唉,多好的一束紅玫瑰啊,怎麽就不是送給我的呢?我怎麽也算是前台一支花啊!”

聽到歐陽素素的喃喃自語,夏暖晴的嘴角勾起美麗的弧度,輕輕一笑,“那我就借花獻佛,把它送給你了!前台一支花!”

夏暖晴靈動的大眼睛之中都是笑意,盈盈的波光炫暈了歐陽素素的眼睛,她呆呆的看著麵前笑意燦爛的夏暖晴,半響才輕聲說道:“暖晴,你這個樣子還真是迷人啊,我要是個男人肯定會追你的。”

“嗬嗬……”夏暖晴看著歐陽素素故意做出的癡迷的樣子,笑的更加的開心,歐陽素素簡直就是一顆開心果,每每總是可以讓她的心情由陰轉晴。

“不過啊,我可是要等我的白馬王子來給我送呢。”歐陽素素的浪漫細胞又開始冒著粉紅泡泡了,大大的眼睛都成了心的形狀。

夏暖晴看著她搖了搖頭,繼續去做手邊的工作了,沒有了那一束花,她真是做什麽都順心多了。

此時,好久沒有見到的朱經理突然風風火火的向歐陽素素與夏暖晴的方向走了過來,因為移動速度過快,差點撞到了旁邊的桌子之上。

“小夏,你那個訪客記錄準備好了沒,剛才總裁問我要來著。”朱經理微微的喘著粗氣,看樣子是一路小跑著過來的,可憐她的年紀也不小了,在溫暖舒適的熏陶之下,額頭上愣是冒出了點點的汗意。

夏暖晴點了點頭,她剛才來到的時候就已經把原來的都整理好了,她早就料到了陸子初一定會以這樣的理由叫她上去的。

轉身從一排文件夾裏抽出了一個粉藍色外殼的文件,遞給朱經理,卻沒有想到被她拒絕了。

朱經理剛才隻顧著看夏暖晴,這會才發現歐陽素素正抱著一大束的紅玫瑰站在她的旁邊,於是很親切的說道:“歐陽,這是交男朋友了,送這麽一大束花。”

歐陽素素心直口快的回道:“這哪裏是送給我的,而有人送給暖晴的。”

“哦——”朱經理的聲音拉長,戲謔的瞟了夏暖晴一眼。

夏暖晴丟了一個白眼給歐陽素素,才回頭問朱經理,“這個要交去哪裏?”

“不是,陸總裁說了讓你自己交到他的辦公室。”朱經理轉身向外走,“現在就去。”還不忘記補充最重要的一條,她可是不記得什麽時候訪客的登記變的如此的重要了,還要派專人送到總裁的辦公室。

“啊……。”歐陽素素抱著花尖叫,激動的口齒都不甚清晰了,“陸……陸總裁……辦公室!!”

在聽到去陸子初的辦公室的時候,夏暖晴的心跳也跟著漏了一拍,可看歐陽素素的反應過度,又覺得好笑。“素素,這麽好的機會,要不,你去吧。”

歐陽素素拚命的甩著手,“我……我不行的,會腿軟……”

“小夏,你可快點,總裁要等急了。”朱經理久久的沒有看到夏暖晴走出來的身影,不耐的在外麵催促道。

夏暖晴沒有在拖拉,拿起文件急急的走了出去,進了電梯,她還緊張的由模糊的電梯牆上審視著自己的形象,之前經曆的那場電梯情事,仍曆曆在目,才稍稍的想起一個片段,臉頰已是微微發熱,還好電梯的燈光不是那麽明旁,不然她含羞帶怯的神情,旁邊的朱經理肯定會想歪的。

當電梯的數字到達二十九層的時候,夏暖晴也逃出似的奔出了電梯,渾然也不在意身後的朱經理看著她窈窕的俏影的那深意的目光。

在經過秘書室的時候,正好看到了陸風語正埋首於一堆文件之中,一想到小姑子就在這裏,夏暖晴有一點的不好意思,“風語。”

陸風語正準備著開會所用的文件的時候,抬頭間就對上了一張不施脂粉的絕色容顏,不由的笑道,“大嫂,來見大哥的嗎?大哥正在裏麵等著你呢!”然後她看了看夏暖晴還不明顯的肚子,“大嫂,不是我說你,怎麽現在還來上班呢!”

“我在家閑的慌。。。”夏暖晴小臉兒微紅。

“行了,不打趣你了。”陸風語笑著說。“快進去吧!”

“嗯,風語一會兒見。”夏暖晴笑著衝陸風語招了招手,就轉身向那陸子初的辦公室走去,當手指輕敲兩下時,就聽到了裏麵傳來他低沉的聲音。

當夏暖晴推開門進來的時候,發現裏麵竟然不止陸子初一個人,還有下屬的幾個部門的經理,雖然見過幾次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