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別扭又深愛著自己

整個人似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的精氣神,就那麽的呆呆的拿著手中的手機,眼神空洞,那種被利刃再次貫穿心髒的痛讓他幾乎窒息。緊緊的糾著胸口處的衣服。

蘇天莫雖然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心裏也知道夏暖晴的心裏一直被那個冷酷而倨傲的男人所占據,但是當真真正正的從夏暖晴的口中說出來,我們做不成情人,卻也可以做朋友的這句話,卻真的讓蘇天莫的心落入了穀底,也許自己真的早就應該釋然的吧

蘇天莫掛掉電話以後,居然也有些莫名的呆滯,好久才回過神來,若有若無的歎息了一聲,那個純白的女子與自己終是無緣。哎!——

但是這邊的夏暖晴卻是全然不同的心情,本來心裏對蘇天莫就充滿了愧疚之心,心裏一直忸怩不曾說出口,怕把別人的傷口挖得太深,但是把所有的事情都講清楚以後,心下卻是很輕鬆,這本來自己和陸子初之間一直隔著的沙子,自己這樣也算是處理了自己和陸子初的完美感情的最後一絲顧忌。

想到這裏夏暖晴又想起那個別扭卻讓自己深愛著的男人,也許愛情就是這樣,明明有比他更加好,明明他不是最適合自己的卻讓自己心心念念不能自拔,一路上百折千回,卻也最終可以安穩的呆在自己愛的人身邊,也總是幸福異常的。

也許沉浸在幸福中的女人真的可以可以感染到其他的人,歐陽素素看到夏暖晴臉上的笑容不自覺的跟著笑了起來,她應該是很幸福的吧?那麽自己的幸福會是在哪裏呢?

夏暖晴還沉浸在自己的想法裏的時候,電話卻在這個時候突兀的響了起來,把夏暖晴嚇了一跳,拍了拍胸前,清了清嗓子喂了一聲。

沒想到那邊傳來的卻是夏暖晴再熟悉不過的嗓音,正是陸子初。

夏暖晴一聽到他的聲音,聲音都變得柔軟起來,以後這個男人就會是她和她的孩子的整個世界。

夏暖晴假裝嗔怪的說到:“不是才剛剛見過嗎?又有什麽事情?”話裏帶著淡淡的鼻音,聽得陸子初恨不得再要了她一次,不過他還不想讓他的老婆累到,所以隻是好脾氣的溫柔的說到:“我親愛的老婆大人,明天我們去約會好嗎?”

夏暖晴聽到陸子初居然說要和她去約會,眼睛都瞪得圓圓的,仿佛他在說什麽天大的笑話一般。

陸子初在這邊很久都沒聽到夏暖晴的回應,既然也有點羞赧,自己很少這麽主動的去約過別人,倒是有點些許的不自然。隻好咳了咳,消除一下自己的尷尬。

夏暖晴被陸子初的咳聲拉回了神遊天外的心思,隻是想個小女人一樣,輕輕的嗯了一聲。

聽到那細如蚊呐的回答後,陸子初倒是像個初戀的男子一般,心下卻無比的雀躍。但是也沒太多的表現出來,隻是淡淡的道了個別便匆匆的掛了電話。

夏暖晴看到陸子初這麽孩子氣的樣子,隻是無聲的笑了笑,和這樣的男孩子一輩子也許也不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相反,還會很幸福的吧。

有了期待的事情和期待的人,時間好像都過得十分的緩慢,幾乎每隔幾分鍾,夏暖晴就要看一下辦公室那個不停搖擺的大鍾,歐陽素素就坐在大鍾的下麵,開始幾次還以為夏暖晴是在看自己,自己還傻乎乎的和她打招呼,後麵才知道她看的是自己身後的這麵大鍾,隨之氣極,朝著夏暖晴伸了伸拳頭,不過夏暖晴還是忍不住不停的去看大時鍾,希望它過得快一點,再快一點。

好不容易到了下班時間,夏暖晴早已準備好自己的東西,一看到時間到了,立馬大步的打算離開,沒想到被歐陽素素一把抓住,歐陽素素賊兮兮的笑道:“何大小姐這是要去幹嘛啊,恐怕期待下班時間期待了很久了吧?”

夏暖晴被說得有點不好意思,隻好含糊不清的解釋到:“我有點事情要處理,所以急著走,素素,下次再聊,我走了啊,拜拜。”

說完也不顧後麵八卦的歐陽素素,扯著腿就跑了。

到了家裏,夏暖晴一腳蹬掉了腳上的鞋子,叫了一聲兒子,卻也沒人答應,就當夏暖晴充滿疑惑的走進自己家裏的大門的時候,卻看見了陸子初一臉溫情的從樓上走下來。

夏暖晴迎上去,奇怪的問到:“人都去哪裏了?”

陸子初輕輕的笑了笑說:“都被我打發到別的地方去了,接下來這三天都是我們兩個人的二人世界。我可是花了好大的時間才擠出來的時間哦,你不能拒絕的。”

夏暖晴無奈的笑了笑,自己還能說什麽呢。夏暖晴摸了摸額頭的頭發,問到:“那好吧,哥哥,我們要幹點什麽呢現在?”

陸子初好像已經把一切的事情都已經安排好了,所以當夏暖晴這麽問出來的時候,很快的接上:“吃飯。”

說玩走到了夏暖晴的麵前,拉起夏暖晴纖細的手,來到了飯廳。

沒想到飯廳的桌子上麵不是夏暖晴想到的精致的餐點,卻是看起來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那個黑乎乎的好像是炒雞蛋,至於其他的東西已經可憐到分不出來它們的原身了。

夏暖晴驚奇的轉過身問到:“子初,這是?”

陸子初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垂下了眼神,不麵對著夏暖晴,淡定的說到:“是我做的,額,也不知道好不好吃,要麽我們試試看吧。”

夏暖晴聽到這裏,鼻子一酸,險些落下淚來,沒想到一直高高在上的陸子初居然會有洗手做羹湯給一個小女子吃的一天。

陸子初看夏暖晴久久不說話,不知道她是怎麽了,所以抬起頭來看著夏暖晴,沒想到自己眼前的這個清冽女子正淌著兩行清淚,頓時有些慌亂。陸子初連忙大步走到了夏暖晴的麵前,關心的問到:“暖晴,你怎麽了?哪裏不舒服了?哭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