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他幫她換衣服

一餐飯就在陸子初溫柔的嗬護以及夏暖晴那紅暈未曾消退中渡過。

吃過飯之後,陸子初早就察覺到了夏暖晴臉上那淡淡的疲憊,伸手招來出租車之後,就讓她靠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夏暖晴是在搖搖晃晃中醒來的,睜開眼睛就對上了陸子初深邃的眼睛,原來她正被陸子初抱著。

“子初,放我下來吧。”既然自己已經醒來了,就沒有必要再讓他抱著了。

陸子初淺淺一笑,溫柔的把夏暖晴放了下來,還不忘扶著她的左手,防止她因為腿麻會摔倒。

“我先去衝個澡,子初,你先看會電視吧。”感覺自己的身上有點粘膩的感覺,很不舒服,夏暖晴當即決定先去衝個澡。

“要不要一起去啊。”陸子初在聽到夏暖晴說去衝澡的時候,深邃的眼中光芒一閃而過。曖昧的靠近夏暖晴的臉頰,嘴唇幾乎就要貼在了她的耳朵之上。

“不要啦,我要自己去。”夏暖晴一下子就從陸子初的懷中鑽了出來,先一步的跑向了浴室之中,她可不想自己再次的被吃掉,她就知道每次和他一起去洗澡的話,自己幾乎就要被他吃幹豆腐。

看著夏暖晴嬌小的身影隨著關門的聲音響起,也在他的眼前消失,陸子初的眼中略過一絲失望,無比的想念那和她一起沐浴的日子啊,他總有一天會再次的爭取到這樣的權利的。

陸子初深深的看了一眼那關著的門,似乎都可以透過那門扉看到那一絲不掛的窈窕身影出現在自己的麵前。

歎了口氣,陸子初走到了沙發前麵坐了下來,按開了電視的遙控開關,根本也沒有看裏麵究竟播出的是什麽,滿腦子都是夏暖晴的身影,再加上耳邊那嘩嘩的水聲的刺激,幾乎就讓他想立即的衝到浴室裏麵去。

洗完澡的夏暖晴突然想起了今天下午吃飯的時候,陸子初說的要帶她去參加一個喜宴,讓她打扮的漂亮一點的,於是走進了兩人的房間,打開了衣櫃開始挑選衣服。

而在她的身後,陸子初也跟著走了進來,雙手抱胸,坐在了床沿之上,像是在看一場精彩的舞台劇一般,好整以暇的看著那個不停的挑選著衣服的小女人。

看來她是真的聽進去了他說的話了,嘴角邊掛著淺淺的弧度,溫暖的感覺填滿了整個心房。

夏暖晴不是沒有衣服,相反的,她的衣服多到一個衣櫃都快放不下了,其中的大多數都是陸子初為她買的,可能是她對於大的名牌什麽的都沒有啥研究,衣服裏很多的衣服,她都叫不上名字,不過看著那精致的做工,價格應該不會便宜,有些禮服更是,陸子初出差時帶回來給她的禮物。

平時,她上班都是一水的套裝,在家也喜歡穿著休閑而舒適的衣服,所以,這一櫃子的衣服,她很少會穿到。

此時,她正很認真的想在這一堆的衣服之中挑出件合適今晚穿的,卻發現很困難,夏暖晴拿著件黑色及膝的小禮服在鏡子麵前比了比,覺得樣子頗為成熟穩重,於是旋轉一圈,問著坐在**的男人,“子初,你覺得這套怎麽樣?”

陸子初看著她不斷的拿著衣服對比著,腦子裏突然閃過一個念頭,眼神突然深沉了,聲音略微低啞道:“既然是喜宴,穿著顏色這麽深沉的衣服不合適。”

夏暖晴的嘴角一垂,神情有些沮喪,弄了半天,都不知道該穿什麽去了,陸子初看著她為難,淡淡一笑,起身走到了她的旁邊,隨手在衣櫃之中拿出件淺藍色的禮服,頗厚的質地,很適合現在的天氣穿,然後又拿了一件白色的狐毛做成的小外套,“就這套吧。”

意外他會幫她挑衣服,夏暖晴眨了眨眼睛,眼中笑意暖暖,“可這是緊身的呢,裏麵不能穿保暖衣了。”

“今天也不是很冷,你現在穿上試試吧。”陸子初鼓勵的看著她,手中的衣服也向她的方向遞了過去。

夏暖晴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過了陸子初手中的裙子,想要到換這裙子,必然要脫掉現在身上的睡衣,可是他就站在眼前,要她當著他的麵換,還真的很為難。

“你……你轉過身去。”最後,夏暖晴紅著臉要求著。

陸子初挑眉,正兒八經的說道:“我對你的身體的了解,可能比你自己還要清楚,用得著轉身嗎?”

夏暖晴當然聽得出他話裏麵的調侃,臉色不禁又紅上了幾分,羞赧的跺了跺腳,“不許你胡說。”

陸子初輕笑,低下頭在她的耳邊吹著熱氣,你是催眠一般,低低的說道:“我想看著你換,乖。”

心裏好像在揣著一隻小動物,正在不安份的上竄下跳,令夏暖晴又有了呼吸困難的窘迫的感覺,拿著裙子的手都有一些抖,愣了半天,就是沒辦法伸手去解開身上的衣服。

陸子初看著她慢慢的轉紅的耳根,知道這小女人臉皮極薄,又開始害羞了,每次看到她這般的甜美的樣子,他總是忍不住一而再而三的想去逗弄她。

“我幫你換吧。”陸子初摟著她,在她的耳邊邪惡的說著。

夏暖晴整張臉刷的通紅,杏目一瞪,風情萬種的樣子,看著陸子初一陣心轅意馬,也不理會她的輕微掙紮,動手便開始解她身上睡衣的紐扣。

身型修長的陸子初,站在夏暖晴的身後,同樣麵對著鏡子,視線在鏡子裏交錯,夏暖晴羞澀的撇開目光,一雙優雅好看的大手,越過她的雙肩,開始緩慢的解著她衣服前襟的那排扣子。

隨著扣子的不斷解開,夏暖晴胸前白如凝脂的肌膚,也一點點的暴露在了微涼的空氣之中,指尖不時的碰觸到她的敏感的肌膚,使得她全身微微的輕顫著,指尖傳遞著柔情,卻如酷刑般,折磨著鏡子前的兩個人。

當第三個紐扣被解開時,一條小溝渠,立時便妖嬈地呈現在兩人眼前,夏暖晴透過鏡子,清晰地看到了陸子初眼中炙熱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