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生氣的後果很嚴重

陸子初剛才因為接到了一個老朋友的電話,臨時決定出去一趟,想著和陸風語打聲招呼,讓她好好的督促秘書室的人!沒想到的是,沒有找到金秘書,反而讓他聽到了這麽一出精彩的對話,

原來,他公司的員工,不僅工作的能力一流,而嘴上的功夫,也是如此的不俗。

其實陸子初出現的時間很恰當,在她們,剛開始議論“前台那個女的”時候,陸子初就已經出現在的門口了,眾女人之所以沒有發現,那是因為陸子初很是奸詐的站在了門口一側的視線的死角處,存心想要偷聽她們講八卦的,而等他們做出結論時,他才慢悠悠的走到門口讓她們發現。

若問起他此時的心情,那是殺人的心都有了,自己一向視若珍寶的女人,居然被一群女人說的如此的不堪,別說他護短,就是他不護短,也會因為正義而站出來懲罰這些人的,不算汪殺人,也會痛捧她們一頓,那也是合情合理的。

不過,陸子初不是殺人狂魔,也不是殘暴惡徒,他是個商人,一個風度翩翩,氣度非凡的商人,所以他有他自己一套處理方式,於是,在留給秘書室眾人一個意義不明的笑容後,就轉身離開了。

看著他修長的背影,一屋子呆若木雞的女人,心裏不約而同地浮現出一些可怕的念頭,傳聞該不會是真的吧?陸總裁該不會真的看上夏暖晴了吧?如果真的看上了,那她們這般說她,結果會有多慘,可想而知!

原本春光明媚的秘書室,頓時一片愁雲慘淡,寒風蕭瑟。君熵從進入電梯,到上了自己的車子,始終陰鬱著一張俊臉。一直以來,他對於夏暖晴在處理兩人關係時的小心翼翼很不以為然,他始終認為,自己是公司的頭,他所做的事,輪不到別人來指手畫腳。

原來自己一直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來看問題的,從來沒有站她的立場來看全局,任何一點不堪的輿論,必將會對她造成極大的傷害,而換一個角度而言,自己一直在無形之中,成為這場傷害的罪魁禍首。

夏暖晴可是自己打算一輩子來愛的女人,這漫長的人生路尚未開始,自己便這般的粗心,這點頓悟,讓他頓時慚愧萬分。

公開兩人的關係是必須的,可是這個公開的過程,則是要他用心去籌劃一翻才行。

陸子初的一雙劍眉微微的糾結著,拿出手機給剛才約自己的人打回了電話,推掉了邀約,掛了電話,左手扶著方向盤,手指有一搭沒一搭的輕敲著,默默的想著心事,隨既又翻開手機裏的通迅錄,找到了人事部長的電話,接下了撥號鍵。

也沒有讓他久等,那邊很快的就接了電話,並在那頭點頭哈腰的打著招呼。

陸子初也沒有與他,直接的就道出了自己的目的,“29樓,秘書室的那幾個人,都開了吧。”

“啊,全部?”人事部長以為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幻聽,再次的問了一句。

“嗯。全部。”陸子初的語氣沒有半分商量的餘地,他絕對不允許有人傷害到他所珍惜的寶貝,就算是背地裏說說也不行。

“陸總,這,這不合適吧,她們都是正式的合同工,而且有兩個還是集團董事的女兒,說開掉,會不會對董事們不好交待。”人事部長想要再次的爭取一次的機會,畢竟這幾個,他收到的紅包就比他的工資還多,如今竟然因為陸總裁一句輕描淡寫的話,就要將他的努力全部的抹殺掉,這結果怎麽能讓他不急呢?

對於自己的話被質疑,陸子初不悅的皺起了眉毛,冷冷的說了句,“辦事不力,就該開除,按我的話去做。”

“是,我知道了。”冰冷的話語讓那邊的人事部長也跟著哆嗦了兩下,看了看外麵明媚的天氣,神色萎靡的答應了下來。

掛斷了電話,人事部長不禁抓了抓自己腦袋之上本就所餘無幾的頭發,無聲的感歎道,這紅包果然還真是不好拿的。

陸子初在解決掉那幾個女人之後,心情多少明快了一點,對於那些個女人,她不知是不知道她們懷著什麽樣的目的接近他,沒有明確自己的心意之前,他或許還會從她們之中找出某些人試著相處相處。

可現在不一樣了,他的眼中,心裏,滿滿的裝著的,都是那個叫做夏暖晴的小女人,其他的女人在他的眼中,就跟空氣一般的透明。

原本認來她們不出什麽差錯的話,就可以留著她們,現在她們觸碰到了他的底線,那就別怪他毫不客氣。

連他都聽到了這樣的傳言,那小女人肯定也聽到了吧,想到這裏,剛明快一點的心情,瞬間就陰沉了下來,接下來按下快捷撥號鍵,陸子初準備用一下午的時間,來安慰他的小女人。

聽到了這種傳言,說夏暖晴不在意,那是假的,不過,或許她也早就做好了麵對流言的心理準備,所以當事情發生的時候,她除了覺得生氣之外,並沒有過多的負麵的情緒,所以當歐陽素素一臉小心翼翼的詢問她時,她還是照樣的扯出了一絲笑容。

“我沒事,在喜宴上看到陸總裁是真的,不過,我真沒動什麽心機。”陸子初本來就是她的人,她又何必去動什麽心機呢?

歐陽素素則是一臉的氣憤,“別讓我再遇到那個嘴碎的罪魁禍首,不然我一定會揍的她滿地找牙。”說著,還揚了揚自己的小粉拳,朝虛空的方向打了兩下,仿佛那裏有著剛才傳播謠言的家夥。

夏暖晴被歐陽素素可愛的表情逗樂了,抿嘴笑了笑,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推著歐陽素素出了茶水間,“謝謝你了,素素,去工作吧,偷懶的話會被部長發現的。”

“嗯,暖晴,你也別太生氣了,為這種事情生氣一點也不值得,我們清者自清。”歐陽素素眨巴著眼睛安慰著身後的夏暖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