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愧疚不適合他

不想看到她傷心的樣子,暖晴還是笑起來比較好看。

“嗯,不氣。”夏暖晴衝歐陽素素甜甜一笑,看到她一步三回頭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她也快步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

剛一坐下,手機就響了起來,看到屏幕上顯示的豬頭兩字,有點意外,不解他這個時候怎麽會打電話過來。

隨既接通了手機,輕輕的“喂”了一聲。

“東西收拾一下,我帶你去一個地方。”陸子初也不多說,直接的就把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

手機的那頭傳來了陸子初低沉而又溫柔的聲音,一道熱流從夏暖晴的心中湧了出來,直衝到了眼眶,到底還是覺得委屈了,而這種類似於撒嬌般的委屈,也隻有在心愛的男人的麵前,才能得以呈現。

輕輕咬了一下紅唇,夏暖晴低聲問了句:“去哪?現在還是上班時間。”抬頭看了看對麵牆上的時鍾,離下班還有兩個小時的時間呢。

“是要你自己下來,還是我上去接你。”陸子初的嗓音依舊的溫柔,說出來的話,卻是不折不扣的威脅。

“你又威脅我。”這男人最可惡的地方就是老是愛威脅她,不過她也沒救的覺得這樣的威脅很愛用,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吧。

“嗯,下來吧。”陸子初淺笑道,也算是默認了自己的惡劣。

“你等一下。”夏暖晴再一次的妥協了,掛了電話之後,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打電話跟經理請假之後,就匆忙的離開了辦公室。

看著夏暖晴小跑著離開的背影,歐陽素素深深的歎了口氣,“果然還是受傷了,哎,原來當美女也是這麽的不容易啊。”隨既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自言自語道:“幸好老媽把我生的這麽的安全。”

歐陽素素的這一番話,華麗麗的把辦公室裏麵的男同事雷了個外焦裏嫩。

夏暖晴在下到一層以後,直接的由安全門拐進了車庫,一眼就看到了陸子初那部顯眼的車了,她打開了車門坐了進去,就被車裏的男人摟了個結結實實。

“怎麽了?”夏暖晴安靜的靠在了男人的懷裏,感受著懷中的溫暖,輕聲的問道。

陸子初放開了懷中的小女人,看著她水汪汪的大眼睛,“沒事,就是想抱抱你。”

夏暖晴嫣然一笑,對於這樣任性的陸子初,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呢,以往的他總是那麽的理智,無論任何聽時候,他都可以冷靜的處理問題。從來不會因為外界的因素而受幹擾,今天的狀況有點不正常哦。

“有點任性哦!你想帶我去哪裏?”

“到了你就知道了。”陸子初衝夏暖晴淺淺一笑,甚至還調皮的眨了眨眼睛,那模樣看起來竟然讓夏暖晴有種很萌的感覺。

其實陸子初也沒有帶她去多麽特別的地方,而是一路開車到了海邊。

初春的海邊,格外的清冷,海風撲麵而來,呼呼狂嘯著,不過少了遊人的海邊,卻格外的清澈明亮,海水藍幽幽的,隨著海風,一浪接著一浪的直撲到海灘之上,發出低沉的輕鳴聲。

陸子初把自己的名貴的黑色西裝外套披到了夏暖晴的肩上,摟著她的腰,

摟著她的腰,踩著有點濕意的沙子,靜靜的沿著海岸線散步,夏暖晴被他無聲的溫柔感染到了,靠著他的肩膀,也是默不作聲的隨著他的步調往前走著。

“對不起。”良久之後,陸子初突然開口了,一開口就是這樣幹巴巴的三個字,而這三個字比“我愛你”更讓夏暖晴感覺到震驚。

剛想回問他為什麽會對她說對不起,卻被他抬起的手遮住了嘴巴,隻聽他繼續的說道:“今天我也聽到傳聞了,我想你也應該比我還早聽到吧,暖晴,對不起,會有這樣的傳言,也是我自私放任的結果。”

感受著陸子初那眼中的誠意與真摯的愛意,夏暖晴連連搖頭,即使聽到了傳聞,她也從來沒有想到過埋怨他,“不是的,這不是你的錯,宴會之上有那麽多公司裏的員工,他們會怎麽說是他們的事,我們管不了別人的嘴。”

夏暖晴抬起一隻手撫摸著他英俊的麵容,愧疚一點也不適合他,他還是原來那般酷酷的樣子就好。

陸子初歎了口氣,把她摟在了懷中,緊緊的,低頭在她飽滿的額頭之上落下一個輕輕的吻,自責的說道:“如果我不帶著你去,也許就不會出現今天的事情了。”

聽到這裏,夏暖晴淺淺的笑了,“你帶著我,是因為你的這裏有我,這隻會讓我覺得幸福,你真的不需要自責,再說,如果不是我堅持,你早就公開我們的關係了,也就不會發生今天的事情了。”夏暖晴拇指輕輕的摩挲著陸子初的薄唇,不想再從這裏聽到任何自責的話語了。

就是這樣,這個小女人的溫柔體貼,時時刻刻的,無處不在的,每每說出來的話,都會像是一道柔軟劑,輕易的將他的心變的異常的柔軟,最後隻想緊緊的把她藏在懷裏,再也不鬆開。

雙手攤開,再緊緊的把麵前女子嬌小的身體納入到了懷中,把臉埋進她散發著縷縷清香的秀發當中,深深的吸了口氣,陸子初說道:“總之,讓你受委屈了。”

一顆滾燙的眼淚毫無預警的由她的眼眶之中滑落,她哽咽著說不出話來,隻能胡亂的搖著並沒有,有他這句話,再多的委屈都不算什麽時候了,隻有他願意永遠的愛她,願意將她放在心裏,她又何來的委屈可言,如果他會給她帶來委屈的話,也隻會是最幸福的委屈。

時間在他們緊緊相擁的瞬間,而凝固了,海天之間,也隻餘下了他們兩個人的愛意,在盡情的遨遊於天際之間,如一道流星劃過兩人的心海,激起層層的漣漪,久久不能平息。

“墨,和我跳去舞吧。”夏暖晴終於緩緩的從陸子初的懷中抬起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