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你真的太美了

“也沒不一定。”夏暖晴不禁汗顏,家裏有什麽牌子,她就用什麽牌子,而且對於那些個名牌,她也不是很知道和關注。

況且她從來也不是一個品牌主義者,家裏的浴室裏準備了什麽洗發水,她就用什麽洗發水,這還真的沒有注意到是什麽牌子的。她以前可是用最便宜的洗發水,甚至連護發素都不用。

上官思菲不禁瞪著鏡子裏的夏暖晴,“那你平時也很少燙頭發吧,不對,這頭長發,基本上就沒有燙過,才能保持這樣的發質。”

燙發?她不覺得自己有機會去浪費半天的時間,隻為了把頭發燙得更直或者蜷曲,以前的自己忙著上學,而在與陸子初在一起之後,也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她根本就沒有想到過要去弄頭發之類的事情。

“是,從來都沒有燙過。”夏暖晴老實的點了點頭,忘了自己的頭發還在上官思菲的手裏,一下子把頭皮扯的生疼。

“小心,腦袋不要亂動。”上官思菲握著她的一把濃發,絲毫不肯放鬆。夏暖晴也趕緊的把頭擺正,不敢再動。

夏暖晴的頭發被挽成了一個複雜的花樣,顯的高貴端莊、典雅大方,劉海也被梳進了發髻裏,露出了整段光潔的脖頸和飽滿的額頭。

“嗯。這樣差不多了,頭上的花飾就用兩朵洋蘭吧,雖然普通了些,不過這顏色和今天的妝容十分的相配。”

夏暖晴當然沒有意見了,她可是坐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現在已經是腰酸背痛了,其實她所不知道的是上官思菲已經是業內有名的快手了,她的化妝用的時間已經算的上是最短的了。

上官思菲打了一個響指,“大功告成,陸太太,你把婚紗穿起來吧。”

夏暖晴感覺上官思菲的這一句話,簡直就是讓她如蒙大赦,在助理的幫助下,把婚紗穿上,長長的裙擺之上,水鑽映著燈光,閃耀著人的眼睛。

這個婚紗也價格不菲,果然是陸子初的手筆,什麽都要用最好的。上官思菲也隻是做了一個手勢,兩個助理就蹲下去,開始替夏暖晴整理裙擺。

“一會兒出去還要知的。”夏暖晴覺得現在整理,似乎做的是無用的功夫。

但上官思菲卻不這麽認為,如果不整理好,怎麽看整體的效果。

她把夏暖晴上下的打量了一番,在頸邊的邊緣部分,又描畫了一番,才替她戴上了頭紗。

“首飾呢?”上官思菲左右的看了看,沒有看到要找的東西,遂出聲向夏暖晴問道。

“對了,首飾明天沒有拿過來。”夏暖晴不禁懊惱的叫了一聲,“我打電話給墨,讓他給我帶到這邊來。”

“我想他已經到了。”上官思菲忽然從二樓探出了身子,臉上露了得意的笑容。

“到了?”夏暖晴吃了一驚,已經看到陸子初的車子已經停在了門口。

“暖晴,好了嗎?”匆匆的趕來的陸子初剛走到門口,就含笑的叫著夏暖晴的名字。

“嗯,好了。”夏暖晴在窗口聽位置緩緩的轉過身來,陸子初竟然驚的在門口一步都跨不出來了。

這真的是夏暖晴嗎?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了,原來她如此的盛裝打扮直心不煩,竟然會是這樣的另人驚豔,盡管全身上下現在沒有一件珠寶飾品,可是那搖曳的婚紗長裙的下擺上,水鑽所泛出的光澤,卻像是中秋時分的月光。

她的眉毛也比往常更柔和一些,她的眼睛,睫毛根根上翹,隻一眨眼,便浮起了一種灩瀲生姿的風情。

一張紅唇如嬌豔欲滴的玫瑰花瓣,仿佛還帶著初晨的露珠,誘的人想立刻就咬上一口。

陸子初覺得今天的太陽似乎也柔和到了極致,灑在她的發上,帶出了金色的微芒。

“真美。”陸子初不禁輕歎一聲,才算是找回了自己的雙腳,一步一步的向她的方向走了過來。

夏暖晴就那麽直直的站著,看著光影裏,堅定的朝著自己走來的陸子初,太陽神阿波羅,恐怕也不過如此吧。

陸子初一身的白色的西裝,襯的她的身材挺拔,英俊帥氣,不同於他以往身上所穿的黑色,現在的他儼然就如那童話中的白馬王子一般,正走向他的公主。

夏暖晴不禁心想,他一定會是這個世界之上最最英俊的新郎,那一直在外人的麵前一成不變的冰山底韻,在這一刻也浮起了淡淡的暖意。

而陸子初所帶來的首飾盒中的首飾也有著一個如同他這個人一樣的名字,情霸三生。

如同它所表達的意思一樣,他唯願意與她共同約定三生三世。

連上官思菲這種見慣了頂級珠寶的化妝師,都不禁忍不住的發出了一聲的喟歎。

“今天,你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也是最美麗的女人。”上官思菲一邊感歎著,一邊小心的替夏暖晴戴上了全套的鑽石首飾。

項鏈與耳環襯的夏暖晴身上的婚紗也漾起了如晚霞一般絢爛的顏色。簡直美人如玉如珠!

陸子初的品味就是這樣拉風的很,原來這套她一直想要的首飾是他拍去的,手筆還真不是一般大呢,上官思菲有點不甘心的想著,又再次的把夏暖晴從頭到腳都打量了一番,確定沒有任何的一個細節存在暇疵,才點頭放行。

夏暖晴被她說的不好意思,羞澀的眼眸投向了陸子初,他臉上溫暖的笑容,讓她感覺到了心安,那一直都緊張不定的心,在見到他的那一刻也平靜了下來,仿佛曆經的數萬的光年,她才走到了他的麵前。

是的,現在她就要向所有的人展示她的幸福。

“讓全世界見證我們的幸福吧。”陸子初低眉看著麵前美麗的女子,把她攬進了自己的懷裏。

“等一下。”看到兩人幾乎就要靠到一起的身體,上官思菲突然驚叫了一聲,夏暖晴不禁盡然的看著她。

“怎麽了?”淡淡的疑問也從夏暖晴那嬌豔的紅唇之中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