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她又生病了

“以後,不會了。我愛你,子初。”夏暖晴甜美的聲線如小提琴一般,每一個音符都憾動著陸子初的心,讓他的心在刹那間柔軟無比。

每次陸子初讓她說愛他的時候,夏暖晴總是會因害羞而不輕易的說出口,現在聽到從她的口中說出了這三個字,無異於世界之是最美妙的音樂,讓陸子初的心也瞬間就綻放開來,一朵一朵開至荼糜的煙花炸開。

“暖晴,我也愛你。”陸子初性感的薄唇輕輕的翹起,回應著懷中的小女子羞澀的愛意,曾幾何時,他所期盼的一切都成為現實的時候,他堅定的心也有了一絲的不確定,在聽到她的愛的誓言時,那絲不堅定也跑到了九宵雲外去了。有的也隻是對於她滿腔的愛意泛濫。

陸子初與夏暖晴兩個人回來的時候,直接就去了醫院。夏媽媽正在房間裏睡的很沉,看起來應該是燒退了,家裏麵的李嬸正在一旁照顧著他。

兩人也沒有驚動她,陸子初與夏暖晴兩人守著夏媽媽,然後問了李嬸一些情況以後,就直接的就回到了自己的家裏麵,洗過澡之後,陸子初就擁著夏暖晴兩個人陷入了沉沉的夢鄉。

半夜的時候,因為擔心夏媽媽,夏暖晴在噩夢中被驚醒的時候,陸子初竟然還醒著。

“子初。”夏暖晴脫口而出叫著陸子初的名字,也成功的讓他正低著的頭轉向了她的方向。

“睡不著嗎?”陸子初把夏暖晴摟向了自己的身體,滿心滿眼的都是心疼,“怎麽出了這麽多的冷汗啊?”觸手可及的濕滑感,讓陸子初意識到夏暖晴這會兒竟然出了這麽多的汗。

“媽媽是不是有什麽問題?我好擔心她,你是不是知道什麽?”夏暖晴感覺自己的喉嚨發緊,一想到媽媽會有什麽不對,她的心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

一雙靈動的大眼睛仿佛可以透過陸子初深邃的眸子看到什麽她所需要的答案,可是另她失望了,那裏麵漆黑一片,她根本就什麽也看不出來,也就放棄了再次與陸子初對視的打算。

“暖晴,還沒有經過詳細的檢查,我也不敢說媽媽沒有問題。”陸子初避重就輕,顯然也是不想回答夏暖晴的這個問題,其實他的心中也沒有底,在以前知道嶽母的病情的時候,他也隻是吩咐醫生用藥,隻要不死就行。雖然後來,他找來了最好的醫生,也及時的為夏媽媽做過了手術,可是究竟會有什麽樣的後遺症,他也沒有把握。

現在他十分的後悔,為什麽他不能早一點的看清楚自己愛暖晴的內心,也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夏暖晴張了張嘴,想要再次的問出來,卻被陸子初再次的打斷了,“睡吧,馬上就要天亮了。”

說著,他也率先的閉上了眼睛,沒過一會兒,他的呼吸就漸漸的平穩了起來。夏暖晴可以感覺得到,陸子初並不是真的睡著了,他應該是裝睡的。

夏暖晴也沒有再難為她,輕輕的歎了一口氣,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她也沉沉的睡著了,隻是她睡的很不安穩,那眉心微微的蹙著。

夏暖晴所不知道的是,在她睡著之後,陸子初也再次的睜開了眼睛,那深邃的眼底有著淡淡的傷痛。

夏暖晴再次醒來的時候,天色也微明,而陸子初睡的安好,隻是眉心深小便宜的皺著,好像有什麽心事的樣子。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麽時候睡著的,夏暖晴不忍心吵醒她,隻能是維持著原有的姿勢一動也不動。

天空有些灰蒙蒙的,夏暖晴的心有些慌,總覺得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似乎蘇檀淩會被查出什麽。

陸子初也很快的就醒了過來,故意的說了一些笑話,可是卻也調不動夏暖晴的情緒。兩人下樓的時候,已經是早上的九點多了,匆匆的吃了早餐,就來到了醫院裏麵。

夏媽媽正躺在病**麵,輸著液,點滴靜靜的流進了她的身體裏麵。

“媽媽,你怎麽樣了?有沒有感覺哪裏不舒服?”

夏媽媽的臉蛋較之前段時間,看起來又瘦弱了許多。看的夏暖晴一陣的心疼,連忙把握住了夏媽媽另外一隻沒有輸液的手。

“暖晴來了嗎?”夏媽媽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夏暖晴看著麵色有些蒼白的夏媽媽,靈動的大眼睛之中還是有著擔心。“媽,對不起,是我沒有好好的照顧你。”

雖然以前動過那次的手術之後,醫生就說夏媽媽已經好多了,可是最近的情況總是讓她感覺到不對勁,可具體卻又說不上是哪裏?

像她這樣雖然會發燒,可是隻要是吃過了藥,或者打一針的情況下就會恢複正常,這也正是夏暖晴最疑惑的地方。

她也曾問過陸子初,可是看他的表情似乎沒有什麽不對,她也就沒有在放在心上,可是現在這種情況再次的出現了,她就不能當做沒有發生過了,夏媽媽現在的情況看起來好危險。她不想自己的母親有什麽閃失。

陸子初站在夏暖晴的身後,看著病**沒有精神的夏媽媽,心底也是一陣以自己曾經不上心治療嶽母的後悔。

夏暖晴幾乎懷著恐懼,如果母親真的出了什麽意外的話,她該怎麽活下去?她撫上自己的小腹,“媽,你看,媽,你一定好好的活下去,你外孫還等著叫你一聲外婆呢!”

她的話音剛落,夏媽媽的眼中,就閃過一絲神彩,“外孫。。。”

“媽,它現在已經會胎動了,有時候會動一下,媽,你摸摸看。”林初夏握住夏媽媽的手,放到了她隆起的肚子上麵,“媽,你一定要堅強下去,戰勝病魔。媽,答應好,好嗎?”

如果可以的話,她願意替母親承受所有的痛苦,太久被拉緊的神經似乎都已經麻木了。

而陸子初則站在一邊沉默著,“暖晴,媽媽一定會好起來的。你就不用再擔心了。”

就在這時,醫生過來查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