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大事不好!

這天晚上,夏暖晴一回家,還沒把車子挺穩當,陸婆婆就心急火燎的衝了出來。

“小夏,大事不好了。”陸婆婆的表情很是著急。

“怎麽了?”夏暖晴愣愣的看著她,不解的問道。“發生什麽大事了。”

“你快看這報紙啊,你看上麵寫的。”陸婆婆急匆匆的說道,將一份報紙遞到了她的麵前。

夏暖晴接過報紙,視線才放到報紙上,就被照片上一張占了大幅度版麵的圖片被怔住了。隻見圖片上顯示的赫然是陸子初抱著孩子走進醫院的照片。

見她呆滯的模樣,陸婆婆就知道她是被嚇到了,趕忙替她解說:“報紙上說這個孩子發高燒,她爹地為她四處求醫,到現在還沒有治好。小夏,你說該怎麽辦啊?這個孩子是不是你的孩子啊?”今天下午一看到報紙陸婆婆就開始著急起來,這個姓陸的男人是小夏的老公,那麽這個孩子肯定就是小夏的孩子了。陸婆婆可是過來人,當然看得出來夏暖晴雖然瘦,但是卻總是半夜的時候偷偷擠漲的奶。這不是剛生過孩子沒多久的女人才會做的事情嘛。

夏暖晴匆慌的視線快速的閱過上麵的小字,當看完,整個人都站不穩了,還好陸婆婆恰時的扶住了她。

她的臉色慘白,視線定格在報紙上麵,喃喃道:“發高燒…怎麽會這樣?”她已經幾個月沒有見過孩子了,一想到自己的女兒,她就心如刀割。

“小夏啊,現在該怎麽辦?”陸婆婆憂心忡忡的問道。“你要不要去看看孩子啊,我真怕她會出什麽大事。”

夏暖晴幾乎是沒有多想的,就重新坐上了電動車,不等陸婆婆說完就衝出了家門。

女兒,女兒…

夏暖晴心急如焚的朝陸家趕去,平日裏遵守交通規則的她一路上闖了好幾次紅燈。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路程,最後終於來到了陸家。

然而就在她停下車子準備衝進去的那一刹那,她停住了。

不,她不能就這麽進去。

她要是就這麽進去的話,那她所做的一切就都白費了。

夏暖晴遲疑了,幾經思考最後還是沒能走過去,就站在圍牆外麵,冷風之中哭了。

女兒,對不起,原諒我這個失職的媽咪。我不是故意不看你的,隻是我由我的苦衷。

對不起,對不起…

女兒生病的事情,夏暖晴連工作都忘了,終日守候在陸家外,就希望能夠看上女兒一麵。但無奈陸家封得死死的,連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夏暖晴根本就見不到女兒。

怎麽辦?

天無絕人之路,某一天她在屋外徘徊,恰巧聽到兩個保安在談招女傭的事情。於是她便大膽的前去報了名。

進入陸家是需要考試的,在陸家生活了二個年頭的夏暖晴自然清楚要考什麽,所以準備的穩穩當當,不費吹灰之力就獲得了這份工作。隻是礙於她不能說話再加上麵部毀容的事情,被分到了清掃工作。

“在這裏你們要遵守紀律,凡是有不良習慣的人注意點了。好了,以上就是我要說的。”管家對著新來的女傭說完要求之後,眾人便散了,各回各的職位。

女兒,她的女兒在哪?

此刻,夏暖晴隻想著見她一眼。完全忘了方才管家所交代的事情,不能亂跑。

將二樓一間間的房找過來,她也沒有找到她所想要見的身影。現在隻剩下最後一間了,那就是她過去曾住過的房間?

夏暖晴來到房前,深吸一口氣正要推開房門之時,一道肅冷的話語從身後傳來。

“你想做什麽?”

夏暖晴一回頭,是負責帶領她的女傭。夏暖晴揚了揚手中的抹布,示意她要準備打掃。

女傭朝她搖搖頭,道:“這是我們少奶奶的房間,你不能進去。”女傭製止。“這裏是陸家的禁地之一,除了管家還有少爺之外,我們女傭是不能進去的。好了,你去那邊打掃吧,我去那邊。”

夏暖晴正想說什麽,突然響起自己不能說話,便隻好忍下點點頭往她指定的方向走去。

待到女傭離開之後,夏暖晴卻迅速的閃進了原本屬於她的房間。

一樓,書房。

“你確定這樣做真的有效果?”俊美霸氣的男人背靠在書架上,雙手環胸,一臉認真的看向坐在書桌之後,頭也不抬處理著公事的陸子初。

陸子初並沒有及時回答他的話,而是慢慢的處理完文件,放下手中的簽字筆,才抬頭看向蘇天莫,眸底驟然閃過一抹精明。“孩子是她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而且暖晴又那麽喜歡孩子,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確定她會過來。”

蘇天莫一挑眉,又問:“如果她有心躲你,說不定會喬裝混進來。”

聞言,陸子初露出一笑,不難想象陸老爺子那副著急的樣子。

“再想辦法讓他待一陣子吧,等到暖晴回來了再把他接出來。”趁著這段時間他要和他的寶貝女兒多獨處些日子。“好了,雖然說是雙休,但你可是我高薪聘請回來的醫生,快回去處理事情吧。”陸子初下著逐客令。

“不會的。”陸子初從椅子中站了起來,含笑看著他,眼底寫滿了濃濃的自信。“就算她喬裝打扮,我也會認出她來。”相處了那麽多年,別說是喬裝了即使是化成灰,他也認得?

“對了,我爺爺現在如何了?”陸子初跳開了話題。

“看到報紙的時候嚇得差點昏過去,後來我跟他解釋了,他還是成天吵著要出院看他的寶貝曾孫女。”想到他,蘇天莫不禁頭痛起來。

這一老一少都不是省油的燈?而他夾在中間要有多悲催就有多悲催了?

看著他徑自走向門,蘇天莫挑挑眉。“又去看你的寶貝女兒?”

“嗯哼。”陸子初默認,眼底浮現出濃濃的喜悅。

剛推開門,一股濃濃的奶香味迎麵而來。夏暖晴迅速的躋身進去,然後悄悄的關上房門。放緩腳步來到那一張嬰兒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