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新同事新公司

為了達成目的,各種手段層出不窮,她魏玉兒對此早就司空見慣了。

電梯這時候正好叮當一響,門剛剛開啟,許少業的聲音就傳來了過來。

“夏小姐,你來得真早!歡迎歡迎!”許少業伸出手來主動和夏暖晴握了一下。夏暖晴站了起來,連忙回握。這個許經理比她想象中的要年輕許多。長相說不上英俊,但是卻十分耐看,讓人覺得舒服。

魏玉兒的小嘴頓時微張,不可置信的看著踱步而過的許少業。

後者一臉的驚喜。

“這裏不是下午兩點上班嗎?”夏暖晴看著許少業,臉上掛著微笑。她在百度上麵搜索的,就是這個時間啊!

“哈,那是上半年的作息了,現在是夏天,五一過後就改時間了。改成了下午兩點半上班。”許少業連忙搖搖頭,耐看的臉上泛出笑意,“先和我上去吧,身份卡晚點我帶你去人事那邊做。”這可是多年不管公司的陸老爺子親自推薦的T大高材生,雖然僅僅是實習生,但是卻也說明了這小姑娘後台不小,就是身為經理的他,也不敢輕易得罪,拿眼角的餘光瞥了一眼狗眼看人低的魏玉兒一眼,此時她一臉愕然,許少業已經心知肚明是誰在為難夏暖晴!心中暗罵,不長眼色的東西!

“走吧。”許少業歪歪頭,對著電梯示意一下。

夏暖晴站起身,清澈的眼眸不經意間的掃過前台的魏玉兒,後者心頭頓時一跳,臉色瞬間有些蒼白。

夏暖晴嘴角勾起若有若無的笑意,再沒理會,跟在許少業身邊走進電梯。

“她究竟是誰?”

小姑娘剛剛回到前台,魏玉兒就氣急敗壞的問道。

“就是我之前說的那個女孩啊,陸秘書說了隻要在咱們公司看到這個女孩子就要好好招待。”

小姑娘無辜的聳聳肩,許少業剛才對夏暖晴的態度,大家可是都看到了。她現在對魏玉兒的怯意也消散了不少。

反正她本來就對這個女人沒什麽好感,更何況她還得罪了很有可能是陸氏女主人的人物。

“為什麽不早告訴我!”魏玉兒壓低了聲音,聲音中隱隱透露著惶恐。

“我前麵提醒過你的,你自己不當回事。”小姑娘抿嘴一笑,無視魏玉兒越來越冷的眼神,直接坐回椅子上,繼續工作了起來。

夏暖晴站在辦公室的大門外,清淡的瞳孔中泛起一抹複雜。真的要在陸氏做習實生了嗎?

“怎麽了,不進去嗎?”許少業見到夏暖晴停下了腳步,有些不解的望著這個上麵親自指派來的實習生,雖然隻是實習生,可是他也不敢輕易怠慢。

“沒有。我,隻是初次上班有些緊張。”夏暖晴平複了一下心情,眸子裏麵恢複了一如即往的平靜,落在了許少業的身上,然後勾起了一絲淺笑。

一瞬間,許少業竟然覺得自己麵前的這個笑靨仿佛出水芙蓉一般,他的眸中再也看不到其他。

夏暖晴沒有再說話,直接走進了辦公室裏麵。

辦公室裏麵人並不多,有兩個女孩和一個男人,還有一個年輕的女子。一個部門,加上許少業,不多不少五個人,現如今又來了她夏暖晴一個實習生。

“啪啪啪——”許少業輕輕的擊掌,示意屬下們停下手裏的工作。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聚集到了夏暖晴的身上,許少業微微一笑,“這是我們部門新來的實習生。”

“大家好,我是夏暖晴,很高興和大家成為同事。”夏暖晴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上前一步自我介紹。

落落大方的氣度倒是讓人眼前一亮。

“你好,我是段遠之。”約摸三十多歲的男子率先伸出手來,和夏暖晴握了一下。他算是這個部門裏麵資曆比較老的一個了。

“我是林琳!”一個鼻尖有點小雀斑的女孩子手裏握著一份文件說道。

“我叫王虹!”另外一個女孩子緊挨著林琳而坐,看得出來她倆關係應該很好。

年輕女子倒是上下打量了一下夏暖晴,“我們部門可不留閑人,是吧,許經理?”

許少業相當了解趙素芝的個性,這是給新人下馬威呢!他打了個哈哈,“夏暖晴啊,來,這是你的位置,你就挨著王虹坐吧!”

夏暖晴也不是傻瓜,看得出來趙素芝對她的敵意,但是即來之則安之,她雖然不解,但是還是坐到了屬於她的位置上麵。

“你先熟悉一下咱們部門的業務吧!”段遠之給了夏暖晴一份文件,“認真看一下。”

“好。”夏暖晴連忙接了過來,然後就仔細的開始研究起來。

時間很快到了下午下班的時候,趙素芝慵懶的打了個哈欠,看了一下牆壁上麵的時間,陸氏集團每間辦公室都配的有掛鍾,“哎呀,又到了下班時間了。我先走了!”

“芝姐拜拜!”

“芝姐慢走!”兩個女孩連忙打招呼。

“你們也下班吧!”趙素芝微微一笑說道。

看得出來這個趙素芝雖然不是部門經理,但是在這個部門裏麵也算是老資曆了。夏暖晴也站了起來,“芝姐再見!”

趙素芝聽到夏暖晴的聲音,翻眼瞟了一下她,眼中的厭惡顯而易見,然後沒有吭聲直接推門走了。

夏暖晴有些尷尬的站在了原地。

“沒事的,芝姐其實人很好相處的。”王虹看著夏暖晴尷尬的樣子,連忙給她解圍。

“你是哪個大學的啊?”

“我是T大的,快放暑假了,所以出來實習一段時間。”夏暖晴對於王虹這個熱情的女孩十分有好感。

“T大啊,可是咱們這裏的名牌大學!”王虹笑著收拾著自己桌子上麵的東西,“走吧,下班了呢!”

“我手裏的資料還沒有看完。”夏暖晴有些鬱悶的說道。

“明天再看。”林琳笑著說道,也提起自己的小包包站了起來。

就在這時,許少業從自己獨立的辦公室裏麵走了出來,對段遠之說道,“昨晚上的那個計劃表做出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