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毀容的女人

女兒…

彎身看向安詳躺在嬰兒床裏的小女兒,夏暖晴的心一陣揪緊的疼痛。從她的心口蔓延至四肢百骸,深入骨髓的痛。

她想,她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沒用的母親了,自己的孩子痛著,然而她卻隻能遠遠的看著無能為力。想著想著,一層霧水迷蒙上了夏暖晴的雙眼,濕潤了她的眼眶。

不對,現在不是自責的時候?夏暖晴搖搖頭將腦海裏的思緒一甩而空,緊接著伸手緩緩將熟睡的小女兒從床裏抱了出來。

抱在手中的分量,她明顯感覺到輕了。小女兒的臉色紅潤,粉嫩酣睡的模樣就像一點事情也沒有。但夏暖晴一點也不敢鬆懈,她伸手摸摸她的額頭,確定常溫之後,才緩緩舒出一口氣來。除了比之前要消瘦一點之外,其餘基本沒什麽事了。

夏暖晴沒有多去想報紙上為什麽會大肆宣揚小女兒,一心隻為她的平安無事而感到慶幸。

夏暖晴抱著孩子好一會兒,看看時間差不多了,這才隔著口罩在她小臉上落下一吻,小心翼翼的將她給放回了嬰兒床裏。

孩子,以後媽咪不再,你要堅強一點。

夏暖晴咬著牙隱忍著落淚的眼眸,最後再看了她一眼轉身便走出了房間。

隻是在關上門轉身的那一刹那,她撞上了迎麵而來的人。一抬頭,當她看到是她千方百計想要躲避的人。

四目相視的那一刹那,一股電流從中竄過。

陸子初愣愣的看著麵前戴著口罩穿著傭人製服的女人,心跳猛的一陣加快,看著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眼睛,一股欣喜、激動、在心底蔓延開來。

“暖晴?你是暖晴?你回來了?是來看孩子嗎?”嘴角彎彎上揚勾勒出一抹欣喜的弧度。

聽到他帶著驚喜的詢問,夏暖晴的身子一顫,連忙拔開腿要跑。

見狀,陸子初的笑容凝固在了唇角,他一個順勢抓住她纖細的胳膊,問道:“你為什麽要跑?你究竟為什麽要躲我?該死的?你說話啊,別動?”

夏暖晴在他的懷裏掙紮不已,好不容易使出渾身解數將他給甩開了,正想衝出去之時,誰知又被他抓住了。

陸子初想要抓住她的肩膀,然而卻不小心抓到了她臉上的口罩。口罩一扯,霎時一張慘不忍睹的臉露了出來。

“你…”原本無數的問題頓時卡在了陸子初的喉嚨裏,他呆呆的看著她不成人形的臉,說不出一句話來。

見狀,夏暖晴慌忙用手捂住自己的臉頰,將頭低垂了下去。

“你…你…”陸子初目光灼灼的望著她的臉,驚呆了。那眼神像極了夏暖晴,然而那張臉,卻不是?

雖然匆忙,但她卻沒有遺漏掉陸子初看字跡時那驚懼的目光。

鼻子一酸,眼眶一熱,淚水頓時順著眼眶落下。不待他有任何反應,夏暖晴般瘸著腿跑下了樓。

反應過來的陸子初深深吐出了口氣,看著手中的口罩,愣是不敢相信方才看到的那一幕。

那是一個女人的臉嗎?實在恐怖得令人發指,還有那瘸掉的腿?

他瘋了,一定是太想念夏暖晴了,所以才會把和她背影差不多的女人當成是她。

看著她消失的地方,陸子初不自覺的捂上自己的胸口:不過方才那個女人,實在讓他感覺很熟悉,有一種久違重逢的感覺…

傍晚時分,陸家餐廳。

滿桌子的山珍海味陸子初無心食用,聽著管家的念叨,他滿腦子想的卻是今天下午在走廊中看到的那個毀了容的女人。想了好一會兒,陸子初果斷的放下手中的筷子。

“管家大叔。”他望向管家。“這批剛進來的女傭裏,是不是有一個戴著口罩的女人?”

“嗯。”管家點點頭,一臉疑惑的看著他。“少爺看到了嗎?抱歉,我應該交代她在你不在的時候再出來了,我下次會注意了。”

陸子初抿著唇沒說話,半晌,問道:“她的臉…”

看著陸子初一副疑惑的表情,管家解釋:“聽說是小時候從屋頂上摔下來毀掉的臉,還有那條腿也是,我看怪可憐的就收下她了。”

管家解釋完看著陸子初一副冷漠的表情,以為是她的外貌引得了他的不快,善良的他忍不住為她求情,“少爺,那個孩子做事勤快,細心認真,難得乖巧的一個孩子,你就好心收留她吧。”

聞言,陸子初淡淡掃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陸子初雖然不放心把寶貝女兒一個人留在家裏。但隨著最近越來越忙碌,更多的時間不是待在辦公室裏而出外出,不方便把女兒帶來帶去的他隻好將小寶兒留在家裏。

而他的難伺候,在最近他寶貝女兒的身上體現出來了。

劉飛替他請的兩個保姆不到一周的時間,又被給趕了出去。而且這次的理由比前一次更扯:孩子哭鬧停不下來。當聽到這個原因,為他一次又一次找保姆的劉飛簡直想撞牆了。

不哭不鬧的那叫孩子嗎?那是娃娃好吧?

雖然為此感到氣憤,但劉飛還是聽吩咐為他尋找最完美的保姆,誰讓他是他的主子呢?

找保姆的速度比不上陸子初趕保姆的速度,無奈,隻能由家裏的女傭暫代保姆一職。陸子初挑了個平日裏遵規守紀,又幹活勤快的女傭之後,才放心的離去。

被陸子初幸運挑中伺候小寶兒的女傭原本是高興的,但因為孩子吃不下奶粉也不肯吃人而總是大哭大鬧,幾天下來,她可謂是筋疲力盡,最後一點耐心被磨光了。

“該死的小家夥還真是聒噪,喂她喝那麽高級的奶粉,還哭,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女傭一邊罵罵咧咧的,一邊又為她衝泡奶粉。冷眼一掃旁邊,堆著好幾瓶冷掉的奶,都是她今天泡的,孩子沒有喝幾口的?

三天以來,為了伺候隨時醒來的她,她沒有睡過一個好覺,臉色異常難看,就像老了好幾歲似的。“哎,該怎麽辦才能讓那個小東西乖乖閉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