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守身一輩子

見她低垂著頭站在原地不動,站在門外有好心的女傭解釋道:“小小姐她因為沒吃東西,餓了所以才會哭得這麽厲害的。”

聞言,陸子初的眉頭蹙得更緊了。也不聽解釋,就兀自低咒道:“餓了就快點喂她啊,你還杵在那裏做什麽??我讓你當保姆不就是為了讓你喂她的嗎?你現在是怎麽回事?”

麵對他厲聲的斥責,夏暖晴的身子微微一怔,頭低得更下了。

看著她一副完全做錯了事情的樣子,陸子初心裏的火冒得更大。“你說話啊,你啞巴…”話到一半,陸子初突然想到什麽,看著身子一顫一顫的夏暖晴,才想起她不能說話,瞬間一抹愧疚自眼底閃過。他抿了抿唇,然後轉過頭看向門外的女傭,道:“你過來解釋一下。”

被他點到的女傭走了進去,看了一眼夏暖晴解釋道:“晴晴沒有奶水了,所以…管家已經去泡奶粉了。”

晴晴是夏暖晴在這裏用的名字,全名是陸晴晴,陸婆婆當年因為車禍過世的小女兒的名字。

“沒有奶水?這是怎麽回事?”陸子初的視線重新一回她的身上,驀地,視線不經意的瞟到某處,頓時僵硬的表情柔了一大半。

“你…你哭了?”他忍不住眨了眨眼睛,還以為自己看錯了。隻見蒙著她大半張臉的口罩上,濕了一大片。

聞言,夏暖晴趕忙別過腦袋,不想讓他看到自己的狼狽。

女傭的視線來回在兩人身上移動,吞了吞口水,又接著替陸子初說道:“沒有奶水的原因有很多,各個方麵,少爺,這不是晴晴的錯。晴晴她,她太瘦了。”

原來是這樣。

明白了整件事情來龍去脈的陸子初臉色一下子變了,卻不是便難看,僵硬的表情要柔和得許多,一抹憐愛之情自他眼底閃過。

看著身形仍在一抽一抽,啜泣中的夏暖晴,不知怎麽的他突然一陣心疼。

懷中孩子的哭鬧他一瞬間聽不到了,也不知道哪來的衝動,他竟然鬼使神差的從口袋裏掏出手帕,然後當著眾人的麵溫柔的拭去她眼角的淚水。

當指尖不經意的碰觸到她一顫一顫的睫毛,一股電流從之間竄過,一道異樣的情愫在他心底攢過,當意識到自己的想法,陸子初向觸電一般的收回自己的手,拉回了自己的理智。

瘋了?他真是瘋了。

他在做什麽?她隻是一個女傭而已啊?陸子初被自己的反應震驚得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反應過來的他匆匆斂下了眸子,悄悄用複雜的眼神瞄了她一眼想說什麽,但出口的話語卻是:

“用不著為了這點事情就哭,她說得沒錯,這不是你的錯。”

話語一落,不隻是他自己,夏暖晴,還有站在門外的一幹女用忍不住倒抽了口氣,一陣麵麵相覷,每個人的表情都是一副同樣的不敢置信。

她們沒聽錯吧?

一向寵女兒過度,把她排在第一位,之前連她哭一聲都會大發雷霆趕保姆的少爺,現在居然會把‘痛哭的小姐’說成‘這點事情’?眾人一下子懵了。

反應過來的陸子初忍不住在心裏哀嚎,他究竟在做什麽?

怎麽一麵對這個女人自己就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樣,話更是毫不經過大腦的就出口。陸子初忽然一下子覺得頭痛起來,視線落在懷中不知何時停下痛哭的女兒身上,他向燙手山芋一般見女兒重新丟給了夏暖晴懷中,然後冷道:“我要去工作了,你看著辦吧。”說完不等她有任何的反應快奔出了門外。

徒留下一幹還傻愣著的女傭們。

這個看似平常又不平常的事情很快一傳十,十傳百,一下午的時間,陸家所有都幾乎知道他們尊貴的少爺差別對待一個女傭。不僅不責怪她像上次一樣趕走那兩個傭人,反而還安慰她。

人紅,是非自然就多。這件事使得原本就看不慣夏暖晴的女傭對她的態度就更差了。

傍晚之際,夏暖晴下樓想幫孩子再衝一杯奶粉,隻是人還沒走進廚房就給兩個女傭攔住了。

夏暖晴認得她們,她們是跟自己一同進陸家的,之前就住在自己的隔壁。原本是被分到最輕鬆的差事,但由於她們愛偷懶的緣故,被管家罰去打掃花園,要知道花園那麽大,可是最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兩個女傭雙手環胸,用一副高傲的眼神打量了一遍夏暖晴,然而相視一笑,其中一個隨機說道。“你真行啊?毀容,啞巴,瘸腿,連這樣都能勾引到我們少爺。來教教我們,你是用什麽方法的?”

一天之內,夏暖晴聽到無數遍類似的話,但這還是頭一次有人當著她的麵這麽問。

麵對兩人鄙夷的目光,夏暖晴在心裏無奈的歎息了聲,想要繞過她們走進廚房。然而她們卻將她拉住了。

“我勸你還是別做夢了,少爺是看不上你的。”女傭死死地盯著她,咬牙切齒的說道。

夏暖晴口罩後的臉頰一沉,隨即推開她。

那名被推開的女傭雖然有些不悅,但沒有碰她,而是扯高了嗓音說道。“聽早來這裏的女傭說,少爺愛小小姐的母親可是出了名的,你知道他為什麽那麽寶貝小小姐嗎?不隻因為小小姐是少爺的孩子,更因為小小姐的母親是他最愛的人。雖然那個女人快半年了都沒出現,不過少爺為了她可是一個女人都沒碰過呢?從這裏就可以看出是有多愛她了。我想那個女人要是一輩子不出現,那少爺也有可能為她守身一輩子。”女傭兀自的說道,完全沒有注意到夏暖晴變得抑鬱的表情。“我是看你可憐,所以才特別告訴你的,你可要清楚自己的身份啊。”

對著她說完之後,兩個女傭哈哈大笑著離開。

而夏暖晴卻陷入了沉思。

因為她們方才說的那些話…

陸子初上網查了‘催奶’的方法,然後吩咐管家做各種事情。為夏暖晴請了催奶師,選用上好高檔的食材煲湯等等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