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真假難分

見到她的出現,陸老爺子老淚縱橫,顫抖著身子步上前,一把環住了她。

“暖晴,你終於回來了。你到底去了哪裏啊?你知不知道爺爺想你都快瘋了。”陸老爺子的身形一顫一顫的,激動化作淚水,從眼角蔓延而下。

然而懷中的‘夏暖晴’,卻沒有一點的反應。愣愣的看著站在一旁的劉飛,表情有些不知所措。

“讓爺爺好好看看你。”陸老爺子說著鬆開她,一雙帶著粗繭的手撫上她嬌嫩的臉頰,然而假夏暖晴卻往後倒退了一步,用受驚如小鹿一般的目光看著他。

“你是…”帶著懼意的兩個自從假夏暖晴的口中溢出,頓時讓眾人一滯。

陸老爺子一愣,目光灼灼的看向她,邁步上前,然而她卻又往後倒退。“暖晴,你在說什麽啊?我是你爺爺啊。”

“對不起,我不太記得了…”假夏暖晴露出迷茫的眼神,精致的小臉上寫滿了歉意。

不記得?這是什麽意思!

“這是怎麽回事?”陸老爺子轉過頭愣愣的看著站在一旁的陸子初,滿頭霧水。

陸子初也是同樣的一臉不解,他一個質問的目光向一邊的劉飛而去,深邃的眸底泛著冰冷的寒意。

劉飛一怔,隨即衝他們解釋道。“事情是這樣了。夫人摔下崖的時候不幸撞到了腦子,所以之前的事情全忘了。也就是我們俗稱的,失憶。”劉飛說完立馬低下了頭,不敢去看陸子初鐵青的臉色。這件事情他也是後來才發現的,來不及對他說明,所以…

“失憶?怎麽會這樣!”最震驚得莫過於陸老爺子了,他冷冷的看向陸子初,沉聲質問道:“摔下崖是什麽意思?”濃眉緊蹙,表情不悅。

所有的視線一瞬間皆集中到陸子初的身上,同樣被這個事實震驚到的他出乎意料的很快回過了神來。

“具體的真相我一會兒再告訴你,現在先讓暖晴進來吧。”陸子初說著上前扶住假夏暖晴的肩膀,假夏暖晴顫抖了下身子卻仍是溫溫順順的被他帶進了屋。

看著陸子初當著自己的麵將一個冒充自己的女人帶進屋裏,夏暖晴的心情很不是滋味。

飯廳裏,氣氛並沒有想象中的和諧歡騰。除了管家之外,其餘的女傭在上完菜之後就離開了。

陸老爺子坐在主位上,陸子初和假夏暖晴緊貼著而坐,對麵是蘇天莫和正在給小寶兒喂食的夏暖晴。

夏暖晴一邊喂著女兒,一邊不時的抬起頭瞄向對麵的假夏暖晴,心中的疑惑如毛線一般淩亂的纏繞在一塊兒,怎麽理都理不清。

她是誰?

怎麽會跟她長得這麽像?

還有,她這麽做的原因是什麽?

坐在夏暖晴身旁的蘇天莫因為早已知道女人是假冒的,所以並沒有向其他人一般將視線放在假夏暖晴的身上,而是用餘光一直注視著夏暖晴。

失憶?

很好的解釋!如此一來就可以省了不少的麻煩!蘇天莫瞄了一眼從進門開始就一直低垂著頭一句話也不說的假夏暖晴,突然想到什麽,一抹陰冷的笑在他的薄唇溢出。

“失憶,那是之前的事情。生孩子的事情我想你應該沒有忘記吧?那我想問一下,你還記得自己為什麽要把小寶兒送回來嗎?”

蘇天莫的問題讓假夏暖晴一怔,纖瘦的身子一僵,她緩緩地抬起頭來,用迷茫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後又轉過頭看向站在一旁的劉飛。

劉飛明白的上前,開口道。“我們是在附近的醫院裏發現夫人的,當時她剛醒來沒多久。之前一直處在昏迷之中,所以並不知道…”不等他一句話說完,蘇天莫便忍不住輕笑出聲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她什麽都不知道了?”聽到他的解釋,蘇天莫忍不住翻翻白眼,對於劉飛說的敘述已經徹底無語了。“這麽扯的事情,你們該不會也相信吧!又是失憶,又是植物人的,這些隻會在小說裏出現的情節,別告訴我你們會相信奧。”這麽狗血的情節,隻有傻子才會相信吧。

“真的是這樣嗎?”陸老爺子仿佛壓根沒有聽到蘇天莫的話一般,緊張的抓住假夏暖晴的手,焦急的問道:“暖晴,你怎麽會這樣?”

見狀,蘇天莫將視線移到對麵陸子初的身上,發現他隻是擰著眉頭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俊臉上沒有一點懷疑的神色。未轉頭,察覺到身旁哀怨的氣息,蘇天莫諷刺的笑瞬間凝固在了唇角。

“就這麽信了?你在開什麽玩笑!陸子初你不是一向很聰明的嗎?現在是怎麽回事?”矛頭指向陸子初,他依舊沒有什麽反應,隻是淡淡吐出一句。

“我相信劉飛所說的話。”

冷冷淡淡的一句話,瞬間點燃了蘇天莫心中的怒火。正想開口說什麽之時,突然感覺到餐桌下一隻冷得沒有一點溫度的小手拉了拉他的手,他一咬牙,花了很大的力氣才沒讓自己失去理智。深吸一口氣,他繼續問道:“那小寶兒呢?總不會是她自己寫email發過來的吧?”就不信他還能怎麽解釋!

劉飛不動聲色的從陸子初的臉上掠過,注意到他微微斂下的眸子之後,然後三言兩語說道:“這件事情我們還在調查,相信不久之後就能有答案了。”。

這麽一推,幹淨利落,讓蘇天莫想再問下去也不知道該問什麽。

他微微眯起雙眼打量著隨著他的質問臉色一陣發青發白的假夏暖晴,冷冷的從口中擠出一句話:“單憑長相,你們大家就相信她是暖晴了嗎?”

語落,這回陸子初沒有再坐視不理。

蘇天莫幾次三番的質問終於惹火了陸子初,他“砰”的大力拍了一下餐桌,惡狠狠的瞪?

陸子初道:“你到底在懷疑什麽!我的女人,我要比你清楚的多,我是不會認錯的。”

飯廳內的溫度急劇下降,火藥,一觸即發。

“你們冷靜一下。”身為長輩的陸老爺子也忍不住站出來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