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強烈的攻占她

冗長的一吻之後,夏暖晴無力的靠在他的肩膀,已經使不上一點力氣了。

“暖晴,我要你,我要你....”陸子初的嗓音變得低沉極具磁性,有一種性感狂野。

溫熱的鼻息撲灑在夏暖晴**光潔的脖頸,素淨的小臉泛起一層潮紅。身體裏,有一股不知名的東西在流動著,以前日日夜夜與她纏綿在一起的記憶傾巢而出,排山倒海一般的向她湧來,讓她招架不住。

“我要你…暖晴,我要你…瘋狂的想要你…”陸子初的嗓音帶著誘惑,似能蠱惑人心,大掌還在她的身體上遊移著,一寸一寸的攻陷她封閉的心房。

怎麽辦?現在怎麽辦?

夏暖晴的腦子已經成了漿糊,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要給他嗎?夏暖晴想要補償他,反正他醉得已經不知道是現實還是夢境,不如…夏暖晴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而是用雙臂纏上他的脖頸,用實際行動來告訴他。

她也想要他!

她的反應無疑是在鼓舞陸子初。

渾濁的眼底驟然閃過一抹令人察覺不到的精明光芒,隨即他俯下身子再度侵占她的檀口。

他的吻不再似之前那般粗魯帶著強烈的攻占意味,而是別樣溫柔,如水一般掠過她的口,隻剩下深情舒緩。漸漸的,夏暖晴僵硬的身子漸漸的柔化在他深情的吻中,放鬆開來。

屋外,狂風大作。

屋內,春色無邊。

翌日。昨晚下了一場雨,萬物煥然一新。

雖然開著暖氣,但清晨醒來,還是有些涼意。

睜開眼的那一刹那,刺眼的陽光落入瞳孔之中。

望著慘白的天花板,夏暖晴第一個反應就是看向身旁。

隻見她心愛的男人正渾身赤果果的躺在她的身旁,嘴角還掛著滿足的笑容。

昨晚的一切,不是夢,而是真實的發生了。

看著他,夏暖晴的眼前不禁浮現出昨晚一幕幕旖旎纏綿的畫麵,隨即一抹擔憂自她清澄的雙眸浮現而出。

昨晚被激情衝昏了頭腦,她沒有注意到太多的細節,他極盡溫柔的一連要了她好幾次,不禁讓她懷疑:他是真的醉了嗎?他醉意朦朧的雙眼確實不假,可是他的動作行為都好像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麽。

不會的,不要自己嚇自己,他一定是真的醉了所以才會那樣的。

想到這裏,夏暖晴卡斷了自己的思緒。一骨碌的從**爬了起來,卻發現雙腿酸軟的厲害,想到昨晚的激情纏綿,一陣火辣辣的灼燒感在她的兩頰泛開。顧不得再去回憶昨晚的事情,她咬著牙忍著酸疼跳下床,撿起地上的衣服迅速的穿戴上,最後看了**的陸子初一眼,然後決然的轉身離去。

在房門關上的那一刹那,一雙眼簾緩緩掀開。黝黑如豹子一般的眼看向閉合而上的房門,清醒的眼底流露出猜透不出意味的深沉。

自這件事情之後,夏暖晴躲陸子初更加厲害了。她擔心他會看到自己想起那晚的事情,也更害怕自己會在他麵前露出馬腳。

一連數天,夏暖晴都是等到他出門之後才肯從自己的房裏出來,然後他回來之後就躲進房裏。

為此,管家不知道說了她幾次。好在陸子初也沒有特別找她,夏暖晴才放下心來。

按道理來說,她應該離開的,可是這些日子來,假夏暖晴的動作更大了。常常她下樓的時候女兒就被她弄哭了,回到房裏又看到她衝著女兒怒目圓瞪,還有一次她甚至趁她不注意把女兒抱了出去,她在家裏著急了一天晚上才等到她,回來時她發現女兒的小手割傷了。

是有意還是無意,她不知道,她隻知道自己不放心把女兒交給她。

礙於這件事,以至於她遲遲未能離開。

這天。

連著幾天的陰雨寒風,夏暖晴不幸感冒了,原本以為吃了點藥就好了,沒想到感冒越發嚴重,昨晚還不小心著涼,又是感冒又是發燒的,整個人一點力氣都沒有。怕傳染女兒,故請了一天假打算去醫院掛瓶水。

夏暖晴拿著保暖工具正準備出門,然後還沒有踏出家門,管家就喚住了她。

“你現在就要去醫院?”

管家看著拿著包包,又是圍巾又是手套的夏暖晴,說道:“少爺有一份文件落在家裏了,你能幫我順便送過去嗎?因為我還有其他的事情,所以走不開。就麻煩你了。”

誒…

夏暖晴想說自己很難受不能幫忙送文件,誰知不管她的意願,管家說完就將一份文件塞進了她的手裏,然後匆匆便跑開了。

被留下來的夏暖晴愣愣的看著手中的文件,目光一斂,猶豫了一陣,然後歎了口氣。

算了,還是送吧,反正順路也花不了多少時間的。

夏暖晴認命的走出家門,淩冽的寒風呼嘯而來,雖然穿了三件衣服,但夏暖晴依舊感到寒風從四麵八方而來,透過她的厚厚的衣服打在她身體上,刺骨的痛。夏暖晴冷得牙齒都在打著顫,她忍不住縮了縮脖子更加裹緊衣物,一咬牙便果斷的跑了出去。

搭乘了出租車直達陸氏集團,一路上夏暖晴感覺自己的腦袋越來越熱,身體卻好冷。現在,她隻想趕緊把東西交到陸子初的手裏,然而去掛瓶水好好休息一番。

盡管她很想快點,但受傷的腿卻遲遲的拖延了她的時間。從保安處走到公司大樓整整花了五分鍾才到。。

“您好,請問有什麽需要。”前台小姐友好的問道。

夏暖晴習慣性的從口袋裏掏出手機,但想到什麽,左右環顧見沒什麽人,於是便壓低了嗓音口說道:“我找你們總裁。我是他家的女傭,這是他吩咐送來的東西。”夏暖晴說著從包裏拿出一份文件遞給她。

原以為這樣就夠了,誰知,前台小姐卻搖搖頭拒絕:“抱歉,這麽重要的東西,你親自交給總裁吧。”

見她又低下頭處理自己的事物,夏暖晴的秀眉一皺點頭。“好吧。”又一次認命的朝著電梯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