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不許走,壁咚,強,吻

好了好半晌的時間才抑製住內心的驚懼,平複下來。然而就在她深吸口氣之時,那道被她認為是幻聽的嗓音又響起了。

“你當真這麽狠心要拋下才剛滿半歲的女兒和我?”

這回,語氣加重,音量拔高了。

一句冰冷得毫無溫度可言的話語重重灌入夏暖晴的耳朵裏,這下,她可沒再認為這隻是她的幻聽。

她屏住呼吸不敢發出聲響,在她轉過頭去的那一刹那,燈光亮起。。

雙眼未能適應這束光亮,眼前一陣模糊,看不清任何東西。夏暖晴使勁的眨了眨眼,這才漸漸的看清麵前的事物。也就在看清的那一瞬間,她受到了驚嚇,雙眸瞪大,眼中流露出恐懼的神色,腕上的行李袋“啪嗒”一聲掉到了地上。

四目相視的那一秒,時間仿佛靜止了似的。

屋外“呼呼”刮著發出恐怖聲響的風聲她聽不到,也聽不到自己的心跳聲,所有的聲音她都聽不到…

夏暖晴愣愣的視線看向站在距離自己不遠處,站在開關口的陸子初。

燦亮的燈光之下,一頭墨黑的碎發有些淩亂;緊蹙的眉心之下,一雙曜黑如寶石的眼眸深邃,犀利的火花從中迸濺而出,他死死盯著她的眼神,就像是用看獵物一般的眼神;傲挺的鼻梁之下,嘴角斜勾而起,那一抹笑容之中混合著好幾種意味。他修長挺拔的身子倚靠在牆壁上,一手還搭在開關上,另一手裏拿著一瓶酒瓶,一身亞曼尼西裝褶皺不已,領帶鬆垮垮的搭在脖子裏,整個人散發著一股野性的,頹廢的氣息。

看著呆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夏暖晴,陸子初的瞳孔一陣劇烈緊縮,痛苦、心寒、接踵而上一並慢慢爬上了他的瞳眸。

兩人對視了好一會兒,夏暖晴才反應過來。

是他,真的是他!

他怎麽會在這裏?還有,他剛才好像說…女兒和他?

看著陸子初心痛的眼神,夏暖晴耳邊乍然回想起方才陸子初帶著隱隱怒意的話語,頓時溫度從她的身上褪去,一股冰涼從腳底躥升而起。

他說她要拋棄,拋棄女兒和他…

這個事實頓時讓夏暖晴神經繃緊,猶如架在弓上緊緊拉開的弦,夏暖晴深深地看著他,還來不及反應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就聽得陸子初接著說道。

“我跟別的女人結婚,你也無所謂?即使如此,你還打算離開?”說著,陸子初的瞳眸之中注滿的悲痛更深了。他的表情淡淡,然而額角隱隱爆出的青筋卻泄露了他的真實情緒。

將近三周,他不斷的跟假夏暖晴在她的麵前展現恩愛,當著她的麵對假夏暖晴噓寒問暖,他想讓她承受不了,崩潰,主動站出來拆穿她的身份,哪知她卻無動於衷。眼看著時間越來越長,她終於決定要離開,他提出結婚的念頭,並帶著她一起去挑婚戒,婚紗就想要給她重重一擊。今天,他觀察了她整整一天,她的落寞,她的悲傷,一舉一動哪怕是一個細微的神情他都沒有錯過。他以為,經過這麽一遭之後她會站出來,如果她愛他的話,是忍受不了他娶別的女人,誰知...

打從醫院回來她一聲不響的跑上樓,到晚餐管家叫了也沒有反應,他就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在所有人都入睡之後,他一個人關著燈坐在客廳裏喝酒,帶著一絲希望。直到她帶著行李袋悄無聲息像是做賊一樣的從樓上下來,那一秒,他心中最後一點希望都破滅了。

他用盡了方法,哪怕是用了最激烈的手段,她最後也還是選擇逃避。

他輸了,他投降,他決定和她攤牌。

陸子初呼出一口濃濃的霧氣,他踩著急驟的步伐朝站在門邊的夏暖晴走去。

見他向自己而來,夏暖晴一個激靈,連忙往旁邊退。

此刻,她的心緒分外的淩亂,無數個問題接踵而來,讓她無力思考。

陸子初的步步緊逼帶著強勢,無形之中給夏暖晴產生一股強大的壓迫感。陸子初來到她的身邊,銳利如鷹的眼眸掃過她手腕上的行李袋,隨即眉心緊蹙,伸手奪過然後狠狠的朝身後一扔。

“砰!”的一聲,行李袋砸在花瓶上,發出一聲刺耳的破碎聲。

陸子初再回過頭來麵對夏暖晴之時,表情陰沉的猶如地獄撒旦,讓人看了不寒而栗。

洶湧的怒火在陸子初心口翻騰不已,承載了萬千冰冷的雙眸死死的盯著夏暖晴,他冷冷從牙縫中擠出一句話。“你當真又要拋下我和女兒?!”他沉聲質問。

聽到他這一句話,夏暖晴的眼淚差點被他給逼落下來。

‘又’那個字,狠狠紮痛了她的心。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她更希望能夠留下來,陪伴在他們身邊一生一世,可是她不能,她沒有辦法...夏暖晴深深的吸氣,用盡全力將哀傷壓抑在心底,下一秒,用迷茫的眼神看著陸子初。

你在說什麽?她搖了搖頭。

見狀,陸子初更火了!

“你還打算繼續裝下去嗎?夏暖晴!”話語之間,他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扯下她臉上的口罩,丟到一邊。

夏暖晴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懵了,三秒之後,當她感到原本溫暖的臉暴露在冷氣之中,回過神來,下意識的就要捂住自己的臉頰,哪知陸子初卻伸出大掌握住了她的雙手。

不要,不要看我…

醜陋不堪的臉暴露在燈光下,夏暖晴一張笑臉刷白的沒有一點血色,她低垂著頭努力的想要從他的大掌中掙紮開來,然而瘦小的她豈是陸子初的對手,硬是使勁渾身的力氣也沒能從他的大掌裏掙脫出來一絲。

陸子初看著因為焦急快要快要哭出來的夏暖晴,心一陣陣的抽痛,很不好受。

突然,他的眸光一冽,緊接著一用力將她推到身後的牆壁上,夏暖晴吃痛的抬起頭來之時,他找到她的唇狠狠的便吻了上去。

陸子初冰冷的雙唇緊貼著她柔軟的唇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