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幼稚的行為

夏暖晴在陸子初的攙扶下往岸上走去。一陣微風拂過,夏暖晴和溫安安同時打了一個噴嚏,然後兩個人會心一笑,很久都沒有玩得這麽開心了。

隻是跟在她們身旁的兩個男人同時皺眉,然後把自己身上的西裝外套脫下來,披在了她們身上。

夏暖晴能感覺到陸子初衣服上的體溫和氣息,她心頭一陣暖意,抓緊肩膀上的衣服後慢慢向岸上走去。

夏暖晴一抬頭,便看見了林塵風那雙深邃幽暗的眼眸正凝視著自己。夏暖晴看見了他手上那個早已經化成了水的冰袋,然後心裏一陣悶悶地不舒服。

“你去哪?快跟我去換衣服。”

陸子初對著正朝著林塵風走過去的夏暖晴喊了一聲。

“我——”

夏暖晴還想說些什麽,但是她看見了林塵風對著自己揮了揮手,說:“快去吧,別著涼了。”

夏暖晴的話一下子就堵在了胸口。

老板娘當初設置這個院子的時候就想到一些貪玩的大人會去小溪裏打水仗,所以在農家小院裏特意設置了一間浴室和洗漱烘幹間。浴室裏有一些幹淨的浴袍,夏暖晴和溫安安兩個人最後隻能嬌羞地裹著浴袍和大家吃飯。

“腿還疼嗎?”

林塵風看見夏暖晴一瘸一拐地從浴室走出來後擔心地問。

“還有一些悶悶的疼,不過漲得厲害。”

夏暖晴有點不好意思,剛剛也是太貪玩了,竟然忘記了正焦急地去找老板娘為自己要冰袋的林塵風,而自己卻一個人開開心心地和陸子初在一起打水仗,讓林塵風一個人捧著那個冰袋等著,直到冰袋融化後自己才看見他那雙有些受傷的眼神。

“對不起,林塵風。”

夏暖晴內疚地跟林塵風道歉。

“沒關係,隻要自己玩得開心就好。”

林塵風永遠都是這一副包容的樣子,他想,自己若是給不了她快樂,隻要她好好的就行。

老板娘不一會兒就帶著舉著托盤的一行人來到了小院,這還未揭開鍋,小院裏便飄滿了令人嘴饞的香味。溫安安坐在飯桌上躍躍欲試,摩拳擦掌的模樣讓安華生狠狠地鄙視了幾眼。

陸子初笑笑沒有說話,他讓出一個位置來讓老板娘布菜,然後一道道噴香美味的菜肴便呈現在眾人眼前。

“各位貴賓慢用。”

老板娘笑吟吟地說完後帶著眾人離開了校園。

“慢點吃,沒人跟你搶!”

陸子初看見夏暖晴那副狼吞虎咽的模樣,忍不住調侃了一句。

剛剛再來之前是誰極力反對說不來的,可是現在看看那副餓鬼撲食的模樣,陸子初忍不住在無奈地心裏笑著。

“哇,安安,別跟我搶。那麽多道菜,你怎麽偏偏和我搶這道!!!”

夏暖晴喜歡吃辣,本想迅速把那盤宮保雞丁據為己有,但是溫安安和夏暖晴口味一樣,看見這道辣油油的菜後不禁口水四濺。

“我隻是怕你上火,所以幫你分擔點。”

溫安安厚著臉皮繼續開搶,然後不時地朝著夏暖晴哼唧兩聲。

安華生深知這兩姐妹的性格,所以隻是在一旁看熱鬧,還不忘不時地把水杯遞給溫安安。

林塵風和陸子初都知道夏暖晴喜歡吃魚,然後兩個人竟也像小孩子一樣,相互比賽夾魚肉,挑魚刺。最後夏暖晴的碗裏堆放著一疊疊花白的魚肉。

夏暖晴看著林塵風和陸子初你爭我搶的模樣虛弱地扶著額頭,然後放下了手上的筷子,就坐在那兒看他們兩個人比賽挑魚刺。

“怎麽不吃了?是不是噎著了?”

陸子初看見夏暖晴停下筷子後關心地問。

“還是渴了?”

林塵風遞過來了一杯橙汁。

溫安安坐在對麵看著陸子初和宮爵這兩個人幼稚的舉動,她今天可算是開了眼,兩個身價天值的企業老總,竟然還有這麽可愛的一麵。

安華生也算見識到了這種男人之間為了女人的比拚,他不禁在心裏慶幸,還好沒有人出來和自己搶溫安安。

“你們還讓不讓人吃了?”

夏暖晴無力地問了一句。

“吃啊,吃啊,誰不讓你吃了?”

陸子初天真無邪地回答。

“那你們吃不吃?”

夏暖晴接著問。

“我看著你吃就好。”

陸子初的回答惹來夏暖晴一陣強勢的白眼。

“算了,本來好好的心情,都被你們搞壞了。”

夏暖晴說完後嘟著小嘴坐在椅子上,林塵風知道今天自己有些過火了,畢竟他很多年沒有見到夏暖晴了,心情激動是可以想象的。

“好了,我不會再動了,你快點吃吧,待會兒冷了。”

林塵風說完後自己也拿起快起慢慢地進餐。

陸子初聽見林塵風這樣說後樂了,本想還幫夏暖晴夾一些魚肉,可是在對視到夏暖晴的眼神後,陸子初的筷子僵硬在了空中。

“好吧,我也不動。你趕快吃,我發誓,我不動。”

陸子初從夏暖晴的眼神裏讀出了明顯的威脅和憤怒。

飯桌上這下終於安靜了,林塵風看見夏暖晴這下得了空擋,連忙說:“暖晴,CC集團下個月有一個珠寶展覽,我想請你去觀賞,順便充當了一下我的嘉賓。”

“這個,我——”

夏暖晴猶豫了一會兒,她還真不知道下個月有沒有時間。

不過夏暖晴突然間想起一件事情,連忙改口,說:“好,我肯定捧場。”

林塵風聽到夏暖晴的回答後有些錯愕,他本來做好了充足的準備等著夏暖晴的拒絕,他沒有想到夏暖晴竟然如此輕快地答應了。

林塵風顯然非常高興,然後說:“各位如果不嫌棄的話,塵風同樣邀請給位出席,待會兒我就派人把邀請函送到給位手中。”

“學長,我也可以去麽?”

溫安安遲疑地問了一句。

“我剛剛不是說了麽,我邀請你們每個人去,你們是暖晴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

林塵風說的誠懇,然後溫安安頓時雙手握拳抱在胸前,顯然非常期待下個月的珠寶展覽。

溫安安可是聽說CC集團下個月的珠寶展覽異常華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