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直到很久很久

“別鬧。”

陸子初被夏暖晴這句話逗笑了。

“我敢肯定,這句話是那些看你的女孩最想說的話。”

夏暖晴抿著嘴笑著。

“那些男孩也都盯著你看呢,他們都恨不得把眼珠子摳下來貼在你身上。”

陸子初學著夏暖晴的樣子調侃道。

“有你在我誰都不看,再說你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夏暖晴看見陸子初露出了一抹得意的微笑,然後又秒殺了一大片無辜的女性。

老板娘將夏暖晴點的東西一盤盤全部端上來了,陸子初倒也很快適應了這種氣氛,學著夏暖晴的樣子,呼呼地吃得熱火朝天。

“哇,味道其實很棒。”

陸子初衝著夏暖晴豎起了大拇指。

“那當然,也不看是誰挑的地方。我以前經常跟我的室友來,這一條街都吃過了,當然知道哪裏的好吃。”

夏暖晴一邊呼呼地吃著一邊說話,全然沒有剛剛淑女的形象。

陸子初看著夏暖晴滿頭大汗的樣子從懷裏掏出一塊方格子手帕,然後細細地幫夏暖晴擦去了鼻頭上與額前的汗水。

“哇,這個帥哥真體貼,要是我有這個一個男朋友就好了。”

某女正在犯花癡,然後遭到眾男人鄙視。

等夏暖晴填飽肚子後,她滿足地倒在椅子上揉著肚子。

陸子初去結賬了,隻是他最後一臉不悅地走了回來。

“暖晴,這裏不能刷卡。”

陸子初無奈地把手上那張金卡丟進了口袋。這話一出口後,全場哄笑。

“有錢就了不起?這裏就是不能刷卡,看看你們怎麽顯擺。”

人群中又有人嫉妒地出聲。

“我看看我帶了現金沒?”

夏暖晴拿過自己的包包打開一看,裏麵除了幾張銀行卡和一些招待場所的貴賓卡,什麽都沒有。

這下夏暖晴徹底淩亂了,她這才想起自己從幾年前就不用現金了,她隻留了一些方便急用,但是錢包落在了在酒店的那個包包裏。

“你在這裏等我,我去銀行一趟,馬上就回來。”

陸子初說完後就往外走,可是沒想到被幾個小混混模樣的人攔住了去路。

“喲喲喲,這位帥哥,吃完了不付帳就想走啊,趕緊把錢留下,要不然我們不客氣了。”

帶頭的那位混混說。

“不是,我去銀行取錢,馬上就回來,不會賴了老板娘的帳。”陸子初很耐心地解釋。

老板娘也看出陸子初和夏暖晴兩個人非富即貴,然後連忙出來打圓場,說:“幾位道上的哥,我看這位先生不是有意的,這位小姐還在這呢,您看——”

“要去取錢是吧,你把卡和密碼交出來,我幫你去取。”

帶頭的那名金發男子說,兩隻眼睛賊溜溜地盯著陸子初口袋裏的那張金卡。

“讓開。”

陸子初覺得這幾個人就是存心來找茬的,語氣也不客氣起來。

“怎麽,不交啊,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

金發男子一揮手,身後的幾個人一下子呼擁而上。店中所有的顧客看到情形不對,一下子就全跑散了,隻剩下叫苦不迭的老板娘在那裏大喊大叫:“哎呀,別走呀,還沒給錢呢。別走呀,別走呀!!!”

陸子初最後跟那幾個小混混大打出手起來,隻不過三下五除二,那些小混混就被人高馬大的陸子初打翻在地,一個個哀嚎著在地上打滾。

“你——你給我等著。”

“你們也別走,把我的顧客全嚇跑了,這叫什麽事呀。”

老板娘是個老實人,根本沒有料到這幾個小混混會在這裏生事。

“老板娘,今天這裏我全出了。”

夏暖晴不忍心看著老板娘在哪裏哭訴,安慰老板娘說。

“你給?你現在自己的那份都還沒給呢。”

老板娘幽怨地看了夏暖晴一眼。

“等等我,我去取錢。”

陸子初說完後理了理自己的領帶,然後往外走,卻不料撞到了一個人。

“辰軒?”

夏暖晴看見上官辰軒後喊了一聲。

“暖晴?!”

上官辰軒又驚又喜,他剛剛看見這兒動靜比較大,本想來看看發生了什麽事情,卻不料遇見了夏暖晴。

“你怎麽在這?”上官辰軒問。

“說來話長了。對了,你身上帶了現金嗎?”

夏暖晴讓陸子初先回來,不用去取錢了,如果上官辰軒身上有的話先幫自己墊上。

“帶了,要多少?我帶的不多,就兩千。”上官辰軒說。

“沒關係,夠了,都給老板娘吧。我和子初出來吃東西沒帶錢,而且剛剛又把這家店鬧的沒生意了。”

夏暖晴歉意地衝著老板娘說,然後拿著上官辰軒給的現金,一股腦兒全部給了老板娘。

老板娘看見夏暖晴一下子塞給自己這麽多錢後,剛剛的愁眉苦臉一下子就笑成了一朵花。

從小店裏出來後,上官辰軒開車送陸子初和夏暖晴到了度假酒店。

“暖晴,真的沒有想到能夠在學校附近碰到你。”他們三人在二樓的餐廳,點了幾杯咖啡,坐在那裏說話。上官辰軒看著夏暖晴。“你最近過得好嗎?”一想到她又回到了學校這裏,他就不由的感慨,仿佛當年的青蔥校園生活一下子就撲麵而來。

現在想想,難免讓人傷感。

“還好,我們都變了,都變得成熟了起來。”夏暖晴笑了笑。“今天謝謝你。”

“我支付寶已經轉賬給你了。”陸子初淡淡沉聲道,對於夏暖晴與上官辰軒如此感慨的樣子,他心裏很不爽。醋壇子早就打翻了。不由就想刺上官辰軒兩句,“最近你的身體好些了嗎?”

“自從手術以後,身體好多了。現在我也總是堅持體育鍛煉!不勞陸總費心了。”上官辰軒客氣的說道。

夏暖晴喝著杯中的咖啡,然後說道,“時間不早了,辰軒,我們要回去了。”

“那好吧,你們路上小心。”上官辰軒點了點頭。

看著他們夫妻離開。

上官辰軒想,自己無法得到,能夠靜靜的看著她幸福,這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他就一直站在窗前,望著深深的夜色,直到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