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公然搶她的男人1

夏暖晴滿臉烏雲地把小寶兒從被子裏拎了出去,然後怒吼。

“給我下去,一大清早的,你不讓我睡覺,你想做啥?”

“可是爸爸打電話過來讓我把你叫醒來,爸爸讓我提醒你早晨記得吃早餐,不要光顧著工作不照顧自己的胃。”

小寶兒說完後就離開了。

夏暖晴聽到小寶兒的轉述後心裏一片柔和,夏暖晴想到這些後心裏有點小小的滿足,她從未想過這個男人可以細心到這種程度,著實讓人驚訝。

夏暖晴今天晚上要出席一場舞會,大批記者聞風而動。昨天夏暖晴在遊樂園的照片被有心跟蹤的狗仔拍到了,已經在網絡上瘋狂轉載開來,而且配上了他們一家三口的照片。說是陸家一家三口甜蜜如斯,之類之類的報道。

夏暖晴現在根本就不需理會這些,外界怎麽傳言就讓它怎麽傳,畢竟自己的身份在哪兒,那些寫娛樂新聞的狗仔起碼對自己會有些忌憚,不會太過於造謠和無法無天。

這場舞會由多家商界集團聯合舉辦,邀請的都是一些熟識的朋友和合作夥伴。陸氏剛好和舉辦方之一的公司有過合作關係,所以陸子初和夏暖晴便被劃在了邀請函之內。因為路上堵車,所以她來到舞會現場的時候,陸子初已經提前到了。而且需要為這場舞會跳一支開場舞。他左等右等,等不到夏暖晴來,隻好被主辦方塞了一個女伴到身邊,是一個什麽新晉的視後,一個藝人,長得也挺漂亮,叫啥王怡怡。

夏暖晴看見陸子初身旁的女人後不著痕跡地挑了挑被染黑的濃眉,她覺得這個女人有點眼熟,但是又不記得自己什麽時候遇見過這個女人。除了這個問題是,夏暖晴並不作它想,連招呼都懶得跟陸子初打,直接轉身離開了。死男人,竟然不等自己的夫人到來,就和別的女人在一起跳舞,不想活了!

陸子初以為夏暖晴是因為看見自己的身邊出現別的女伴而不高興,連忙拋下王怡怡追上了夏暖晴。

夏暖晴瞥了一眼跟在自己身旁的男人,不悅地皺了皺眉頭。

“老婆,你先別走,聽我解釋。”陸子初連忙說。

夏暖晴愣了一下,莫名其妙地看著陸子初,問:“你要解釋什麽?”

“她主辦方臨時塞過來的一名藝人,我一直等不到你來,隻是以我舞伴的名義出現在這場舞會上,希望你不要誤會。”

陸子初繼續解釋清楚,他是真的害怕夏暖晴誤會自己。

“她是誰管我什麽事,隻不過陸總這樣就突然把人丟下,總歸不好吧。”

夏暖晴感覺有些好笑,陸子初何必這麽緊張,他做為一名總裁,身邊出現別的女人,來和自己搶地位,真的是太正常了,以前有王玉雪,簡水瞳,現在又來了一個王怡怡,很好,真的是太好了。

“老婆,你明明知道我在乎你的感受的。”

陸子初對夏暖晴的漠不關心很是氣惱。

“陸總多想了。”

夏暖晴淡淡地回了一句。

“難道我是真的多想?丫頭,你自己的心自己知道。你可以騙我,可是騙不了自己。”

陸子初有些氣憤地說。

“那又怎樣?”

夏暖晴的反問讓陸子初的話語一滯,然後兩個人結束了這段簡短的談話。

王怡怡重新回到陸子初身邊的時候很不甘地看了一眼站在不遠處和其他人寒暄的夏暖晴,然後小心翼翼地問陸子初,說:“剛剛那位是陸夫人嗎?”

“是的。”

陸子初看向夏暖晴背影的眼神有些晦暗。

“子初,您的夫人長得可真漂亮,你不過去陪她嗎?”

王怡怡很親昵地挽上了陸子初的手,夏暖晴站在不遠處毫無痕跡地把這些盡收眼底。

“把手拿下去,還有,以後叫我陸總。我的名字是你可以叫的?”

陸子初說完後就抽出被王怡怡挽住的手臂離開了,待所有的賓客都入場後,舉辦方才上台致辭。

“接下來,有請陸氏集團陸總為大家帶來一支開場舞。”

主辦方說完後早已經準備好的王怡怡躍躍欲試。王怡怡可是陸子初被主辦主指定的舞伴,如果陸子初要跳舞,自然是要跟她一起。隻是王怡怡最後失望了,她眼睜睜地看著陸子初走過自己,然後向一旁的夏暖晴伸出了手。

“老婆,我們一起來跳這支開場舞吧。”

陸子初臉上掛著迷人的微笑。夏暖晴很不情願地把手伸出去,在大家的掌聲中跟著陸子初走上了舞台。

台下一片歡呼聲。

王怡怡站在人群深處看著舞台中央的這對男女,眼神中的癡情與怨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當初陸子初和夏暖晴站在一起的時候王怡怡隻是羨慕,可是自己可是新晉的視後,為什麽陸子初都不正眼看過自己。

王怡怡心裏很是不服氣,從小不服輸的她自然不甘願讓自己一直處於被忽略的地位。

夏暖晴跟著陸子初的舞步在舞池的中央旋轉著,即使是不情願,但是她的臉上始終掛著微笑。

陸子初看得出來夏暖晴笑得有多僵硬,故意開玩笑地說:“老婆,你笑的真好看。”

夏暖晴翻了一個白眼,然後故意用高跟鞋的後跟踩在了陸子初的皮鞋麵上。陸子初笑著讓夏暖晴踩著,他喜歡看見夏暖晴這副調皮的模樣,夏暖晴踩了一下後又覺得自己的小動作太過於小女人了,然後在陸子初帶著笑意的眼神裏不甚嬌羞地低下了頭。

陸子初的笑意更加明顯了,夏暖晴覺得兩個人身邊的空氣都活絡起來,逐漸變得溫熱。夏暖晴受不了這種氣氛,連忙迫使陸子初脫開手,和別人交換舞伴。

王怡怡抓住機會,連忙脫離那位肥頭大耳的一直跟自己套近乎的老板,直接撲向了陸子初的懷抱。

夏暖晴巧妙地轉身後躲開了肥頭大耳的鹹豬手,優雅地托起席地的長裙,走出了舞池。王怡怡的手臂靈活地攀上陸子初的肩膀,短裙下的美腿直接勾著陸子初的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