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高興不高興啊?

陸子初能夠感覺到夏暖晴的委屈,他用力握住了夏暖晴的手,笑著說:“丫頭,我隻想一直看著你,一刻也不想分開。”

夏暖晴哭的更凶了,眼淚用手背抹去後又從眼眶中滲了出來。

“你說你怎麽可以這樣,陸子初,你知道嗎?我很想把你一個人丟開,什麽都不管,什麽都不顧。”

夏暖晴的情緒需要發泄,陸子初很享受她這種撒嬌。

“老婆,我知道你不會的。”

陸子初露出一個笑容,蒼白的臉色讓蘇暖一陣心疼。

“可是你為什麽要瞞我,為什麽要做這種危險的調查。還說什麽出差,明明就是來做這麽危險的事情的。”

夏暖晴悶悶地說。

“老婆,我們再也經受不起任何打擊了。我隻想好好愛你,隻想讓你好好愛我。”

陸子初說完後就昏睡過去了,夏暖晴按響了服務鈴,然後一大群醫生和護士趕著過來了。

醫生檢查後衝著夏暖晴鬆了一口氣,說:“陸夫人,不用擔心,陸總隻是暫時體力不支昏睡過去了。”

夏暖晴點了點頭,然後安靜地坐在一旁守著。夏暖晴最後慢慢睡著了,從來都沒有這樣安穩過,這也許是浴火重生後的一種幸福。

二個月後,陸子初出院。

夏暖晴和陸子初兩個人手牽著手下了樓。

“老婆,我們回家吧。”

陸子初的手臂摟著夏暖晴的細腰,彎下腰在夏暖晴的耳邊輕聲細語。

“回哪個家?”

夏暖晴挑了一下眉頭。

“回我們的新家。我兩年前在山頂上蓋了一棟別墅,就為了等這天。”

陸子初輕聲笑著,然後輕輕咬住了夏暖晴的耳垂。

夏暖晴幸福地勾住了陸子初的脖子,一臉迷醉的微笑。

十三年後。

“快快快!小寶兒小姐回來了!趕快出去迎接!”一聲急促的男中音喊道。

“是,總管!”二十多人穿著整齊的製服分成兩邊站在大門兩邊,其陣勢就如同迎接最高級的貴賓一般。

這時,從遠處駛來一輛低調的房車,一看就是名人才能坐的。

車門開了,從裏麵走出一個男人,黑色的頭發,大到可以遮住半邊臉的眼鏡,一看就是保鏢。從後背箱拿出一個行李,交給總管。

後車車門開了,從裏麵走出一個少女!一頭烏黑及腰的長發,高挑的身材,短裙下那白皙的雙腿,讓人看了都不禁“垂涎欲滴”!一雙迷人的大眼睛,菱形小口,美不勝收。

那女子一下車,就說道;“嗬嗬……劉叔,好久不見,我好想你呢!”

劉叔摸了摸少女的頭,和藹的說道;“小寶兒小姐!你終於回來了!夫人和老爺都很想你呢!”

陸怡寶抬起頭,仿佛還是一個小孩子,說;“劉叔,我也很想你啊!你看,我今天回來了!以後也不走了,好好地陪著大家!”

“好了,小姐,老爺夫人和少爺還在大廳裏等著小姐呢!”這時,從門裏走出一個中年婦女,兩鬢已經斑白,對小寶兒和劉叔說道。

大廳的中間坐著三個人,坐在中間的男人,氣勢逼人,哪怕已經四十多歲,可是依舊透著不容人直視的氣勢。

男人的身邊是一個打扮十分時尚的女子,她麵容高貴,姿態優雅。而在右邊的沙發上麵則坐著一個俊美的少年,少年細碎的栗發貼在額前,精致的鼻梁,完美的下巴,一看就是個令人讚歎的美少年!

“爸爸,媽媽我回來了!”一聲清脆的女聲響起,不用說,肯定是陸怡寶!

夏暖晴一聽這個聲音,從陸子初的身邊竄出來,奔向女兒的懷抱,“小寶兒,我的小寶兒,你還知道回來啊你,媽媽想死你了!”夏暖晴握住女兒陸怡寶的肩膀,傾訴道。

“媽媽痛!輕點輕點!”陸怡寶對著媽媽,結巴的說道。自己的這個媽媽,一點都不矜持,每一次回來都是這樣,唉

“暖晴,小寶兒才剛回來,你等會把她嚇壞了怎麽辦?”陸子初看著自己的妻子,一看到女兒回來,就丟下自己,有點吃醋的說道。自己的這個爸爸,唉

夏暖晴一聽,對自己的丈夫說道;“怎麽會把小寶兒嚇壞呢?小寶兒都呆在國外整整一年了,我要好好跟我的女兒敘敘舊,你,滾一邊去!”

“暖晴,你怎麽可以這樣有了新歡忘了舊愛呢!我好傷心啊!”陸子初一聽自己的妻子這樣說,簡直就是一副自己被拋棄的樣子。

這,就是我的爸爸和媽媽!這麽多年過去了,他們的感情依舊好得令人發指,簡直比初戀情人的戀情還火熱!陸怡寶在心裏嘀咕道。

一直在一旁不說話的男子抬起頭來,嫩嫩的皮膚,讓女孩看了都不禁垂涎欲滴,妖媚的臉卻配上了一副冷漠的表情,對陸怡寶麵無表情的說;“姐姐,你這次回來多久啊!”

“這次我回來不走了!怎麽樣?開心吧!”陸怡寶脫離父母的“魔爪”之後坐在陸怡爵的身邊,抱住陸怡爵的手臂說道。

“你回來了,我怎麽開心的起來啊!惡魔降臨咯!”陸怡爵對於自己這個姐姐也是愛得不得了,捏了捏陸怡寶的小鼻子說道。“哎,我美好的單身生活啊,沒有了。”

“哼!不跟你講了!媽媽,我回來你高不高興啊?”陸怡寶對夏暖晴甜甜的說道,語氣中還有這撒嬌的意味。

“當然高興咯!你這樣子回國,你在英國的學業怎麽辦?真是的,也太任性了。”夏暖晴抱住自己的寶貝女兒,雖然女兒經常不在自己的身邊,可是還是十分關心自己女兒的生活以及學業。

“那我就和小爵兒讀一個學校吧,T大,怎麽樣?”陸怡寶想了想,說道。

“這樣子最好不過了,當年媽媽也是T大畢業的呢!”夏暖晴說道,“你想讀哪個係?”

“設計吧,媽媽我記得你當年就是學設計的呢!”陸怡寶抱住夏暖晴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