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搶劫啊你

溫安安還沒有睡醒,她晚上才去酒吧唱歌,平時的生物鍾就是如此,不睡到日上三杆起不來。

夏暖晴吃了早餐以後,就換上自己的職業裝,走出了家門。

陸氏集團,食堂咖啡廳內的一張雅座。

“暖晴,你又吃蓋澆飯啊?”王虹端著自己的蝦仁炒飯坐到了夏暖晴的對麵,衝她打招呼。

“是啊,蓋澆飯挺好吃的。”夏暖晴笑了笑,然後將自己的飯舀了一勺子遞到王虹的麵前,“你嚐嚐?”

王虹毫不客氣的一口吞下,“的確是挺好吃的。你嚐嚐我的蝦仁。”說著,她也弄了一勺子蝦仁遞到了夏暖晴的麵前。

林琳這時也打飯回來了,“我啊,還是喜歡吃黃燜雞。”

趙素芝自然是不和她們一起吃飯的,她此時正坐在幾個男同事的桌上麵,有說有笑的,那聲音,別提有多嬌媚了。

“對了,暖晴,我前兩天去買衣服,發現了一件特別適合你的衣服!”

林琳忽然想起了什麽,饒有興致的打量著夏暖晴,目光最終停留在夏暖晴高聳的胸脯上,嘴角勾出邪惡的壞笑。夏暖晴看著林琳那邪惡的小眼神,忍不住身子往座位裏麵縮了縮,隨後又放鬆下來,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

以前隻以為她是個挺活潑的女孩,沒想到實際上卻是個女流氓……

“什麽衣服?”夏暖晴又吃了一口蓋澆飯,掩飾自己眼中的誹謗。

“林琳,啥樣的衣服啊?你倒是說啊?”王虹也好奇了起來。

“一件旗袍!”林琳興致勃勃的看著夏暖晴,“暖晴你的身材這麽好,我覺得那件旗袍一定超合適!”

夏暖晴蹙了蹙眉,她不是很喜歡旗袍那種太過暴露的款式,露著長長的大腿。

相比之下,她更喜歡西裝啊,風衣啊,這種能將全身隱藏住的衣服。

林琳才不管夏暖晴怎麽想的,繼續興致勃勃的說道:“那件旗袍的底色是白色,上麵勾著荷花,很複古的款式。不過我覺得暖晴你肯定能穿出那種江南水鄉的感覺,怎麽樣,要不要試一試!”

“還是算了吧,我是實習生,工資也不高,吃飯都成問題,哪裏還有錢去買新衣服。。。”夏暖晴放下了勺子,勺子和托盤發出輕微的交擊聲,表達了她心中的鬱悶。

林琳聽了她的話,依舊滿臉興趣:“我說的是真的,要不是我個子不高,穿不出來那種感覺,我早就自己買了!”

“你個子不高,難道我就高了?”夏暖晴啞然失笑,她也就一米六六的樣子。

“但是你身材好顯高啊!不像我,腿短!”林琳喪氣的說道。

王虹忍不住咂咂嘴,“去你的吧,我也不高啊!”

就在三個女孩子討論衣服的時候,包廂的門忽然被打開了。

夏暖晴和林琳以及王虹的眉頭同時皺了皺,不禁一齊望去,看看是誰這麽沒禮貌,映入眼簾的便是趙素芝那張濃妝豔抹的臉。

“說什麽呢?這麽熱火朝天的。”

趙素芝完美的無視三個女孩子眼中的不悅,輕鬆的一笑,然後雙手叉腰的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三個躲在這裏故意打發時間,不回去工作!”

“芝姐,不是的。”王虹連連解釋,趙素芝是什麽人,她心裏很清楚,若是她跑到許經理麵前打小報告,她們三個女孩子可是吃不了兜著走。

“是啊,我們這就是要回去了。”林琳連忙朝夏暖晴使了個眼色,站了起來。

夏暖晴也不是傻子,她看了看時間,離下午上班時間分明還有一段距離,但是趙素芝不是好惹的,於是她連忙也站了起來。“芝姐,要不要一起走?”

“你們愛走不走,我是要走了!”趙素芝轉身離開,根本不搭理她們三個。

“真是鬱悶。”王虹嘟著嘴巴鬱悶的說道。

“算了算了,我們回去吧。”林琳勸說道,很顯然她也不願意這麽早回去。

夏暖晴無奈的搖了搖頭,和她們一起走出了食堂。

而與此同時,溫安安和男人則大眼瞪小眼。

蘇醫生過來給男人輸了液紮了針以後,就離開了。

整整三瓶的液,中間換藥瓶一直都是溫安安負責的。雖然她技術不是那麽純熟,但是好歹也沒有出什麽意外。

時間很快就是中午,溫安安打電話叫了外賣,她不像夏暖晴,會做飯,她一向都是直接叫外賣。

當外賣放到男人麵前的時候,不意外的,溫安安看到的還是嫌棄的表情。

“喂,我說,你以為你是大少爺啊?有外賣吃都不錯了,還挑三撿四!”溫安安不服氣的說道。真恨不得把外賣全砸到他那張麵無表情的俊臉上!

在她看來這個男人,除了長得好看了一點,身材不錯了一點,簡直是一無是處,將來誰嫁給他,誰倒黴!

男人抬眸看了看她,溫安安連忙噤聲,隻感覺到有一股冷冽的氣息撲麵而來。

冷,簡直太冷了。

但是她溫安安一向心大,索性不再說話,直接就拿起了外賣,大塊朵頤了起來。

男人雖然嫌棄,但是還是不情不願的將自己的那一份給吃光了。

放下外賣,男人看了溫安安一眼。“電話。”

“電話?”溫安安奇怪的看著他,“什麽?”

“蠢!”男人不屑的說道,幹脆直接站了起來,來到溫安安身邊,伸出修長的手,直接從溫安安麵前的桌子上拿起她的手機。

“喂!你幹什麽!這可是我的手機!你不能給我拿走!”溫安安急了,這手機可是她新買了還不到一個月呢!“你搶劫啊!”

“切,破爛玩意!”男人譏諷的說道,對於溫安安的緊張覺得有些可笑,他打開屏幕,然後隨手按了一串數字,撥打了出去。

“喂,你是哪位?”手機裏麵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男人默默的盯著大門看,然後聲音平淡無波,“過來接我。”

“天!少。。。。少爺!”電話那頭傳來喜極而泣的聲音,隻差沒有蹦起來了。“好的好的,少爺,我們馬上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