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我想出國

在看到蘇澤言的身邊沒有那個惹人討厭的背影以後,心裏一陣舒坦。

蘇澤言不悅轉過頭,看見是陸豔豔,眼裏的厭惡有又加深了,不過蘇澤言很好的掩飾起來,不讓陸豔豔看見。

陸豔豔看到蘇澤言的樣子,心裏已經自動認為蘇澤言這是在裝若無其事,現在自己正好可以上去安慰安慰蘇澤言,這樣子蘇澤言就會慢慢的喜歡自己了。

“言,你怎麽樣?”陸豔豔走上去挽住蘇澤言,說道。

“本大少很好,不需要你管。”蘇澤言一把甩開陸豔豔纏在自己手臂上麵的手。

陸豔豔現在的動作十分尷尬,後來漸漸的消失,“言,你不要傷心,沒有了陸怡寶那個小丫頭,你還有我呢!”

冷情默原本看到陸豔豔跑上來挽住蘇澤言的手臂就有些奇怪,以前蘇澤言有時候身邊沒有陸怡寶的時候,陸豔豔也不會這麽殷勤,看到蘇澤言旁邊的位置就好像看到仇人一樣,今天十分反常,居然挽住了蘇澤言的手臂,更重要的是陸豔豔居然知道陸怡寶甩了蘇澤言的事情,這件事情到現在隻有自己,言,陸怡寶,南宮莫宇,陸怡爵,五人知道,這個陸豔豔怎麽會知道?!難道她……

“陸小姐,你怎麽會知道這件事情呢?”冷情默看到陸豔豔,恨不得在陸豔豔的身上看出一個洞來。

陸豔豔聽完以後有些心虛,說話結結巴巴的,“這個……那個……啊!言,快上課了,我們再不走就遲到了。”說完,拉著蘇澤言一路跑走了。

“陸豔豔這麽反常,看來這件事情她也有份,也好好好的調查調查。”冷情默把手裏的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喂,幫我查一下陸豔豔和整件事情的關係。”

“是。”

說完,冷情默追了上去。

“陸怡寶……你怎麽樣了?”陸怡爵看到陸怡寶現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一陣關心,同時也對蘇澤言恨之入骨。

“弟弟,我沒事情。”陸怡寶強扯起一個比哭還難看的,蒼白的嘴唇沒有一點兒血色。

“陸怡寶,你都這個樣子了怎麽還會沒有事情呢?”陸怡爵很氣憤,好好地一對戀人就這個樣子被陸子初給拆了,那個蘇澤言還真的以為是自己的姐姐甩了他!也不用腦子想想。

“爵兒,沒關係的。言……他即使沒有了我也很好啊!”陸怡寶談起那個讓自己傷心的名字,努力不讓眼裏的淚珠掉落。

“你……唉……你幹嘛一定要這個樣子呢?你幹脆去跟蘇澤言說個清楚唄!兩個人一起想辦法。”陸怡爵剛從公司趕回來就看見這個樣子的情況,盯著兩個碩大的黑眼圈去好好安慰安慰自己這個傻姐姐。

“陸怡寶你是不是不好意思?要不讓為弟來說,為弟為你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陸怡爵說這句話其中不乏有玩笑的部分,可是如果陸怡寶讓自己去說的話,他真的會義不容辭的。

“爵兒,求你別去了!”陸怡寶一聽自己的弟弟要去跟蘇澤言理論,立馬衝上來,緊緊的抓住陸怡爵的袖子,哀求道。

“陸怡寶!你怎麽就這麽傻呢?被這麽一點小伎倆就打敗了,現在那個陸豔豔還不是睡覺都能笑醒?”陸怡爵把陸怡寶的頭靠在自己的懷裏,就像安撫小貓一樣,手在陸怡寶的背上輕輕的拍著……

時間仿佛過去了一個世紀,就在以為陸怡寶睡著的時候,“爵兒,我想出國。”

陸怡爵被這個要求嚇了一跳,隨即他又淡淡一笑:“陸怡寶,你能忘得了蘇澤言嗎?還是你想逃避?”

陸怡寶雙手環上陸怡爵的腰,說道:“或許真的愛的太深了吧!忘不了了嗎?那就隻能逃避了……時間會撫平一切的創傷的……”

陸怡爵知道陸怡寶的決定九頭牛都來不回來,輕輕的歎了口氣,“好吧!我會為你安排去國外的機票,你去好好的放鬆一下吧!”

“不,爵兒,我想久居在那邊!”陸怡寶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什麽?!”陸怡爵被這句話嚇了一跳,他還以為這次陸怡寶出國隻是打算旅遊,沒想到居然要久居國外,看來這次的情傷的太重了……

“爵兒,我不想在這個充滿悲傷地地方生活,我想一個人,或許……我跟他真的不合適吧!”陸怡寶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有多麽的堅強,逃避,是自己現在最好的療傷辦法吧!

“陸怡寶,你既然已經決定好了,我也不攔你了,可是,如果有一天你想回來,我立馬會幫你訂機票的。”陸怡爵還抱著一絲的希望。

陸怡寶不想這樣打擊陸怡爵,後麵的話都咽在了肚子裏。

“冷少爺,事情查出查出來了!”

一個身穿黑衣的男子單膝跪在冷情默的麵前,一條猙獰的傷疤從左眼一直劃過鼻梁,到右臉頰,仿佛來自地獄的修羅。

“到底怎麽回事?”冷情默手裏拿著一杯紅酒,猩紅的**倒入了冷情默的嘴裏,一舉一動都是那麽的優雅。

“陸子初逼迫陸怡寶,說如果不跟蘇少爺分手,就要離婚,陸小姐不忍,所以……”

冷情默捧著酒杯的右手青筋暴起,他從來沒有想過,陸子初會是這個樣子!為了陸豔豔上位,不惜一切的代價,陸怡寶怎麽會有一個這個樣子的父親呢?

冷情默站了起來,拿起茶幾上的一代資料,向門外走去……

陸豔豔,我要讓你傷害澤和陸怡寶一個代價!

幾個月的時間,冷情默已經把陸怡寶當做了自己的妹妹。

“澤,我有事情跟你談一下!”冷情默走到蘇澤言教室的門口,對著蘇澤言說道。眾人都因為看見冷情默後腦袋一片空白,根本沒有看見冷情默臉上慎重的表情。

陸豔豔總感覺今天有不好的事情發生,為了不被發現,陸豔豔先一步的對著冷情默回答:“默,澤還要好好上課,現在沒有空閑啊!”

“默?”冷情默的眉頭皺了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