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感謝你醒來

第十五計——淚眼婆娑

蘇澤言一整天躺在陸怡寶的病床前,眼睛一眨也不眨,深怕一眨眼陸怡寶就那樣消失了。

當自己看到陸怡寶了無生氣的躺在血泊裏的時候,自己的一顆心都要揪起來了,恨不得躺在病**的是自己,心裏對於安依依更加的討厭了。

“唔……”陸怡寶感覺頭痛欲裂,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一張臉孔,無數次夢裏都有他的出現,可是為什麽現在他滿嘴胡渣,兩個黑眼圈掛在眼角,襯衫也發黃了,完全看不出原來俊俏的模樣。

“你醒了。”感覺到手裏的小手動了動,蘇澤言立馬看向陸怡寶,陸怡寶的一頭長發散落在枕頭上,額頭上包了一層白紗,臉色蒼白,讓人看了忍不住憐惜。

“澤,你怎麽……”陸怡寶一開口說話,就感覺喉嚨裏十分幹澀,說出來的話也很沙啞。自己極力想要做起來,可是蘇澤言眼疾手快,拿了一個大枕頭,枕在了陸怡寶的背後,使得陸怡寶躺的更加舒服一點。

陸怡寶的小手撫上蘇澤言的眉頭,舒展蘇澤言一整天緊皺的眉頭,在放到蘇澤言的鼻梁,嘴唇,“啪”眼淚就像是斷了線的珍珠一樣落了下來,打在病**,打在蘇澤言的心裏。

“陸怡寶,你哭什麽啊?我又沒有事情。”蘇澤言本來看到陸怡寶醒來以後開心的半死,見到陸怡寶哭了,自己的心髒也不禁開始一陣陣的抽痛,自責了起來,陸怡寶都是因為自己哭泣的。。。

“澤,你怎麽會變成這個樣子呢?”陸怡寶靠在蘇澤言的懷抱裏,這個懷抱依舊是那麽的溫暖,溫柔,永遠為自己打開……

“陸怡寶,隻要你沒事便好了,我沒有關係的。”蘇澤言這個時候那裏還記得恢複記憶這個事情,看向陸怡寶的眼淚更多的是失而複得的驚喜。

“哪裏會呢!水雖然陸豔豔用酒杯砸了我,可是我不是好好地嗎?”陸怡寶貪婪的吸著蘇澤言身上的氣息,從感覺兩人相聚在一起隔了好久好久。。。

“酒杯?”蘇澤言聽到了陸怡寶的話語遲鈍了一下,酒杯?那是幾個月前的事情,難道……

“陸怡寶,你還記得昨天發生的事情嗎?”蘇澤言高興地快要瘋了,陸怡寶居然恢複記憶啦~~~

“昨天,昨天左奶奶不是說讓我們兩個訂婚嗎?”陸怡寶看到蘇澤言一會兒開心,一會兒驚喜的表情,直接無視了,開始回憶起自己昨天到底在幹什麽。。。

蘇澤言心中高興啊,看來陸怡寶雖然恢複記憶了,可卻將失憶時候做的事情也給忘記了。

“啵啵!”蘇澤言在陸怡寶的臉上親了兩聲十分響亮的親親,搞得陸怡寶搞不清天南地北。

“澤,我好像做了一個好長好長的夢哦~~~”陸怡寶趴在蘇澤言的懷抱裏,傾訴者。

“恩?”

“夢裏麵,我被陸豔豔的酒杯砸失憶了,後來我不認得你了呢,你在裏麵一會兒向我求婚,一會兒當家庭婦男,一會兒又對我告白,搞得我心花怒放呢!後來,你帶我去包廂,結果被綁架了……”

“是嗎?”原來陸怡寶都把這些當成了一場夢啊,不過夢也好,能讓陸怡寶忘卻那些不美好的東西。

“澤……”陸怡寶欲言又止。

“怎麽了?”

“我,我想變強!變得讓任何人都無法忽視我的存在,無法再繼續傷害我,我不想變成在你臂彎下成長的膽小鬼。”

很久很久,仿佛過了一個世紀……

“好的。”他的陸怡寶做什麽他都會義無反顧的支持,因為……他愛她!

陸怡寶想要變強,那我就幫陸怡寶變強,他想要讓人無法忽視,那麽自己就幫她成為無法忽視的存在,她,永遠都是他的心肝寶貝,疼在心坎裏的寶貝。。。

“澤,你真好。”陸怡寶不顧蘇澤言的滿臉胡渣,親了上去。

蘇澤言驚喜這突然來到的吻,隨即又熱烈的回應著,恨不得將陸怡寶融入自己的骨血,永遠不會分開。

“陸怡寶,我快忍不住了……”蘇澤言沙啞的嗓音在陸怡寶耳邊響起,勾的陸怡寶剛剛消下去的潮紅又湧了上來。

“恩……”陸怡寶沒有反抗,趴在蘇澤言身上,作出無言的邀請。

蘇澤言恨不得在這裏就把她給吃進肚子裏,可是他以他的驚人的毅力忍住了,附在陸怡寶的耳邊,說道:“我不會在這裏吃了你的,我會把你留到我們的新婚之夜在慢慢的品嚐……”蘇澤言的話語讓陸怡寶十分感動,試問哪一個男人可以為了愛人而消除自己的欲火,陸怡寶雙手環上蘇澤言的腰,久久的,久久的

——睡著了!

蘇澤言看懷中的人兒一動不動,看了一下,原來這妮子睡著了,他輕笑了一下,把陸怡寶放到病**,在陸怡寶耳邊喃喃道:“陸怡寶,等你醒來,看見的是一個英俊帥氣的蘇澤言了!”說完,走進了洗手間。

一直在裝睡的陸怡寶睜開了眼睛,看向洗手間,心中被溫暖全部的填滿了。。。

這輩子,有了他,自己才能夠充滿吧!

如果不是他,自己現在恐怕還是一個永遠在姐姐和爸爸麵前低頭的女孩,

沒有辦法追求自己的愛情,沒有辦法反抗父親,沒有辦法拯救母親……

我會永遠永遠在你的身邊,不離不棄,支持著你,陪著你一起哭,一起笑,一起看日出,一起看日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