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準備流掉孩子

沒有想到,竟然會碰到了夏暖晴這個白癡!

陸子初懊惱的低咒出聲。“該死!”他竟然忘記問這個女人懷孕的事情!究竟是不是那個溫安安瞎扯出來的!

上了一天的班,又和同事們一起聚餐,夏暖晴一路走回家裏麵,累的渾身酸痛,但她一想到一旦回到家裏麵就可以好好的休息,她就充滿了力氣。

回到家掏出鑰匙,她打開房門,迎接她的依舊是一片黑暗與寂靜,房間裏麵空蕩蕩的,昨夜的那個男人早已經離去。

溫安安白天已經發過短信通知她,那個男人被一群黑衣人接走了,想來也是非富即貴吧!不是她這種尋常百姓能夠企及的。

摸到牆上的開關,她輕輕的摁下開關。頓時,屋子裏亮如白晝。家裏的一切都是她上班走時的樣子,唯一改變的,那個冷麵冷心的男人不見了。

夏暖晴打開自己的筆記本電腦,看了一會兒新聞,勞累了一天的夏暖晴歪倒在沙發上睡著了,因為不安,就算在睡夢中她依然是沒有安全感的將自己的身子縮成一團。

漆黑的夜幕,一點點的被東方的明亮一點點的吞噬,直到太陽的光芒籠罩整個世界。

一縷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狹小的出租屋裏,溫暖的籠罩在了沙發上那蜷縮在一起的身影上。

晨光下的少女雙眸緊閉,濃密的睫毛帶著晶瑩的水珠不停的抖動著,肉色的唇微張著一條小縫襯出少女的嬌憨,她就像貓咪一樣,靜靜的呼吸著,乖巧的樣子,萬分惹人憐愛。

悠然,濃密的睫毛抖動了兩下,少女的眼皮微微向上挑起,露出寶石一般墨黑的眸子,帶著滿眼的睡意朦朧,迷糊而又可愛。

忽然,睡意從眼底抽離,她還要上班!可不能遲到了!她匆忙的穿好衣服,洗漱完畢,套上高跟鞋,準備出門的時候她才猛地想起來,今天是周末!

她不用去陸氏上班!

重新脫了鞋子,夏暖晴不知道為什麽覺得自己還是很累,很困,很想睡覺,索性又怕到了**,她平躺在**,瞪著兩隻眼睛失神的看著滿室的陽光。屋子裏麵非常的安靜。

耳邊,是自己淺淺的呼吸聲,夏暖晴單手撫上自己平坦的小腹,擰緊了眉頭。這兩天的忙碌生活,卻讓她一直不曾忘記一個事實,那就是她懷孕了!

她輕輕的撫摸著自己的肚子,一遍又一遍,自己肚子裏的這個孩子……不能要!

她不能頂著未婚先孕的臭罵將這個孩子生下來,更不能因為自己沒有經濟能力去給孩子極為惡劣的條件生活,如果生下來,孩子!——也會埋怨自己的吧?

想著想著,夏暖晴又疲憊的閉上眼睛沉沉的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二點多了,夏暖晴連忙起床洗刷完畢之後坐了公交車去了本市最大的的婦幼醫院。

掛了號以後,她坐在外麵的大廳裏等待著,坐在她旁邊的是一個孕婦,夏暖晴看著那個準媽媽溫柔的撫摸著自己的肚子,臉上露出的那種神聖的母性光輝的時候,她的心狠狠的被**了一下。

害怕自己因她的笑容而改變決定,夏暖晴別過頭去不去看她,但她的心已經亂了。不知道為什麽,好羨慕她!羨慕她臉上的笑容,更羨慕她可以把孩子平平安安順順利利的生產下來!夏暖晴心裏突然特別難過。

“夏暖晴!”就在冥頑,護士突然大聲的喊了一聲她的名字。

捏緊了手裏的號碼,夏暖晴在眾人古怪的目光下,忐忑不安的走進了診療室。心底有著莫名的害怕。

在醫生的對麵緊張的坐下,問診的是一個大約四十來歲的中年婦女,她穿了一身的白大褂,一直低著頭,眼皮也未曾抬一下,就公式化的問道:“姓名年齡有無XING經驗。”

有無XING經驗?夏暖晴一張小臉燒的通紅,像熟透了的番茄一樣,她低著頭聲音也壓得很低道:“夏暖晴二十歲已有一個月身孕”。

聽到她小聲的回答,那中年女醫生迅速的抬起頭來,飛快的看了她一眼,然後她又低下頭去在病曆上寫著什麽:“你是來做檢查還是來做流產?”

並沒有在醫生的臉上看到嘲諷和所謂的鄙視,也許是對於她這種未婚少女懷孕的事情見得多了。夏暖晴不由得放大了膽子直視著醫生,她的手依舊放在自己小腹的位置,似乎有些不舍得,但一想到自己沒有能力撫養這個意外的孩子,夏暖晴迅速的將手抽離出來,鼓足了勇氣說道:“我不想要這個孩子!”。

“今天做流產?”聽著夏暖晴堅定的語氣,醫生不由得放下手裏的筆抬起頭來,看著麵前的這個小女孩,她年紀很小,一臉稚氣。

在婦產科這麽多年,每天都有很多少女,或者是未婚媽媽來做引產手術,她見過的太多,早已經見怪不怪了,但還是第一次遇到夏暖晴這樣的,明明一張小臉上很明顯的寫著“不舍得”三個字,但是嘴上卻強硬的說不要這個孩子。

夏暖晴點了點頭,咬了咬唇,橫下心道:“我想現在就做。”如果再拖延下去,她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臨時改變主意去留下這個孩子,所以她才會趁熱打鐵,就是不讓自己有後悔的餘地。

“先去交費處交費吧,交完再回來一趟,會有人帶著你先去做個檢查,沒有問題之後,立刻給你做引產手術。”合上病曆,中年女醫生把病曆交給了夏暖晴。

夏暖晴找到交費處交費,然後又做檢查,忙完這一切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夏暖晴又被護士領著來到了手術室裏。

手術室不大,裏麵放著一張鐵床,到處都彌漫著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剛一踏進去,就覺得有一股冰冷的氣息迎麵撲來,夏暖晴害怕的握緊了拳,一幕幕血淋淋的畫麵自她的眼前飄過,然而一想到待會兒自己要躺在那冰冷冷的**,她就忍不住渾身打了個哆嗦,心底更加的害怕了。

“你先在這裏等一會兒吧,不用緊張,馬上醫生就來了。”護士一邊安慰著她,一邊準備著流產用的工具,看著那一個個晃眼的工具,冰冷的器械,一想到一會兒要用到她的身上,夏暖晴內心的恐懼更加深了,不由自主的縮了縮脖子往門口退了一步,好害怕,真的要扼殺這個小生命嗎?要把它從自己的身體裏麵用這些器械摘出來?太可怕了!

緊接著外麵傳來了一陣腳步聲,護士麵無表情的看了一眼夏暖晴道:“把褲子脫了躺到這張手術**麵,醫生已經過來了,我現在給你準備麻醉。”

護士走到門口處,拉開了手術室的房門,當她看到門口站著的不是熟悉的醫生而是一位滿頭華發但依舊精神抖擻的老人時明顯的怔了一下,越過老人,她又接著向後看去,老人身後站著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男人,男人左右兩邊站著兩個身穿黑色西服帶著墨鏡看起來像是保鏢的兩個男人。這氣勢,這氣場,一看就是非富即貴,隻是身份再高貴的男人,跑到婦產科的手術室門前,要做什麽?護士還真是不明白了。

“你們是?”護士疑惑的問道。

“護士小姐,麻煩你出去一下,可以嗎?我們老爺子有話要和裏麵的那位小姐說。”管家走上前去,客氣而又有禮貌的笑了一下。

雖是中年,但他依舊不改溫文爾雅的氣質,再加上這個年齡的男人有一股成熟的中年男人魅力,所以他那一笑立刻讓小護士羞紅了臉,二話不說的回避走人,臨走時還含情脈脈的回頭看了管家一眼。畢竟天天呆在醫院裏麵,還是婦產科這種地方,即使見幾個帥的男人,也是名草有主的病人家屬,陪著媳婦不是來檢查的,就是來生寶寶的!

可憐她也快三十歲了,至今還雲英未嫁。

陸老爺子鄙視的看了管家一眼,老不休的,一把年紀了,還衝人家小護士放電!

他看著站在那裏在看到他以後,一臉呆愣的夏暖晴以後,一臉嚴肅的走了進去。

管家則是自求多福的看了夏暖晴一眼,伸手關上了房門,將私密的空間留給了這祖孫倆。

陸老爺子盼曾孫盼了那麽久,好不容易終於盼到了,怎麽可能讓這個曾孫還沒來得及看這個世界就消失呢,這個小姑娘還真是單純哎!懷了陸家的子嗣,是她說打就能打得掉的嗎?她已經不能做主了!管家在心底默默的碎碎念。

“陸老先生。”夏暖晴奇怪的看著麵前的這個老人,她懷孕的事情也就隻有溫安安知道,連她媽媽許美芳都不知道,這陸老爺子又是從何得知的呢?

更別說陸子初,她根本不可能告訴陸子初這件事情!

雖然她心底充滿了疑惑,但是她卻依舊懷著一絲愧疚,雖然打掉這個孩子,她並不覺得會對不起陸子初,但是不知道為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