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硬著頭皮

看來陸怡寶小姐的魅力很大嘛,沒收的情書起碼也有一卡車,不去做個明星實在是太可惜了。。。

“真的?”

“給我放一把火全部‘毀屍滅跡’!”聽到秘書的笑聲,蘇澤言就知道情書的量到底是有多大了,臉瞬間黑的跟包公一樣,看來真的要好好地“管教管教!”哥的女人也是你們可以肖想的嗎?

秘書頓時感覺這個辦公室就好像是冰窖一樣冷,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衣服,低聲抱怨道:“早知道今天早上多穿一點衣服,恐怕今天要光顧醫院了~~~”

“哈氣!”陸怡寶被蘇澤言散發的“冷氣”給搞感冒了,聽到聲音回過神來的蘇澤言看到陸怡寶生病了,萬分心疼,立馬收了“冷氣”,不顧還有外人,脫下自己的西裝披在陸怡寶身上,讓她暖和一點,看的秘書一愣一愣的。。。

第十九計——最貼心的溫柔

“陸怡寶,別吃那麽多的,等會兒肚子疼了又要去醫院了!”

“你都去了那麽多遍,恐怕全部的醫生都認識你了。”蘇澤言一把搶過陸怡寶手裏的零食,開始製止陸怡寶再吃零食了。

“唔~~~”陸怡寶突然覺得肚子一陣劇痛,陸怡寶急忙走進了洗手間,留下蘇澤言一個人在擔心。

該不會是她來光顧了吧?!

果然是如此,陸怡寶看了看內褲,紅紅的一片,頓時欲哭無淚。自己每次來大姨媽的時候總是肚子疼,來量大,時間長,每個月最為痛恨的就是這個時候。

現在是公司,蘇澤言有沒有這個東西,不好意思向員工借,怎麽辦?!

陸怡寶拿過一包紙,纏在內褲上,臉色蒼白的走了出去。

蘇澤言一看到陸怡寶臉色蒼白,還以為發生了什麽事情,問道:“陸怡寶,你怎麽了?要不要去看醫生?”

陸怡寶又不好意思開口,結結巴巴的說道:“我……我……我那個來了!”

“什麽那個?”蘇澤言哪裏懂得女孩子的事情,心裏急得快要發瘋了,聽到陸怡寶的語言更加奇怪了。

“就是大姨媽來了!”陸怡寶此時肚子痛得不得了,臉上也滿是羞紅,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應該知道了吧!

“大姨媽?”

“你的大姨媽什麽時候來了?”

陸怡寶還以為蘇澤言明白了她的意思,說道:“就……就在……就在剛才!”

“剛才?”

“好啊!走,我們一起去迎接你的大姨媽?”

迎接我的大姨媽?

NO!Ohmygod!不是這個意思啊~~~

陸怡寶簡直想死的心都有了,肚子的疼痛也更加的劇烈了。陸怡寶支支吾吾的附在蘇澤言的耳邊害羞的說道:“我……我那個……月經來了~~~”

“什麽?”原來陸怡寶說的“大姨媽”原來是“月經”!蘇澤言的臉立馬紅了,抱起陸怡寶放到休息室的床鋪上,說道:“那……那怎麽辦?”

蘇澤言也是第一次聽到月經這個事情,找不到北,原本精明的腦子立馬變得遲鈍了。

“餓。”

“你這裏有沒有衛生巾?”陸怡寶看到蘇澤言一副小娃娃似的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

“衛生巾?什麽東西?”蘇澤言長這麽大根本沒有聽說過這個東東,開始好奇寶寶的十萬個為什麽。

陸怡寶哪裏還有時間嘍,直接兩眼一翻,暈了過去,隻剩下蘇澤言一個人在那裏驚慌失措。

蘇澤言打電話叫自己的秘書進來,好歹這個秘書也是個女的,應該會懂得的吧!當秘書接到電話以後當場愣住了,神馬?總裁要她去買——衛生巾,還問她肚子疼怎麽辦?

沒想到平時那麽冷酷的總裁也會臉紅啊,秘書可沒有忘記蘇澤言再跟她講“衛生巾”三個字的時候的結巴聲,要是跟自己那些死黨說,覺得能夠大賣一筆!

秘書好像已經看見紅彤彤的monry就要進入到自己的口袋裏來了,想想就興奮,可是總裁吩咐的東西才是王道,否則自己立馬就要卷鋪蓋走人了……

“陸怡寶,你再忍一下,等會兒就會有人來了。。。”蘇澤言看到陸怡寶就連在睡覺的時候都眉頭緊皺,臉色蒼白,香汗淋漓,不禁急了,開始安慰陸怡寶,一邊又在罵那個秘書,怎麽那麽慢……

陸怡寶根本沒有睡著,隻是覺得閉一下眼睛疼痛可以緩解,懶得講話,聽到蘇澤言關心的話語,心,也開始熱了起來。

“來了來了!”秘書當然知道陸怡寶小姐對於總裁的重要性,急忙把衛生巾送了上來,顧不得要不要敲門了。蘇澤言看到衛生巾來了,立馬開始趕秘書出去,秘書站在辦公室門外,想到:總裁,你打算自己幫陸怡寶小姐換嗎?

站在陸怡寶的床邊,蘇澤言開始手忙腳亂了,後悔把那個女秘書趕出去,可是自己又拉不下麵子繼續去請那個女秘書,隻好硬著頭皮上。

終於換完了,蘇澤言累的滿頭大汗,看到陸怡寶稍微紅潤的臉龐覺得這一點是值得的,陸怡寶的內心都快要羞死了,居然要一個男的給自己換衛生巾,雖然他是她的男朋友,可是也沒有認識到這個地步,沒辦法,隻好裝作暈倒。

蘇澤言的大手伸到陸怡寶色肚子裏給陸怡寶按摩,陸怡寶隻感覺有一隻溫暖的大手在自己的肚子那裏按摩,溫暖了自己那顆心。

“唔。。。”肚子上溫暖的大手消失了,陸怡寶開始不滿的抗議,哼哼道:“疼~~~”

蘇澤言一看,立馬把手放進了陸怡寶的肚子裏給陸怡寶按摩,廢話,幾千萬的工程有自己的老婆中喲阿媽?什麽事情都沒有老婆中喲啊,老婆是第一位的!

“恩。”大手又回到了陸怡寶的肚子,陸怡寶舒服的哼哼,臉龐也有了意思紅潤之色,總算沒有人蘇澤言的努力沒有白費。蘇澤言看到陸怡寶舒服,自然是樂在其中,甘之如飴,更加的溫柔了。

“陸怡寶,舒服不舒服?”

“恩。”陸怡寶像一隻小貓一樣窩在蘇澤言的懷抱裏,雙手環上蘇澤言的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