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失神

服務員有一點難堪,畢竟說的是陸豔豔,小心翼翼的對著陸豔豔說道:“對不起陸豔豔小姐,這枚發卡不賣給您,下次我們會給你留的。”

“什麽?”陸豔豔沒有想到居然是不讓自己買,不是說不會賣給陸怡寶嗎?現在變成了自己??

許寧葉此時看到陸豔豔吃了鱉,開心的半死,便毫無顧忌的笑了起來,就連跟班的那幾個人雖然都使勁的憋笑,可是肩膀依舊在一抖一抖,很明顯是在笑。

陸豔豔很想就那樣子奪門而出,可是她知道,如果自己出去的話,明天自己就會成為一個笑話,必須要扳回麵子。

“服務員,你是不是聽錯了?我可是陸家大小姐哦。”陸豔豔擠出一個現在最美麗的笑容問一下服務員,如果真的聽錯了,那麽陸怡寶就等著成為一個茶餘飯後的笑話吧?

“這個……”服務員一聽她是陸家的大小姐,立馬下起冷汗,自己是沒有聽錯,可是又不能夠得罪這個小祖宗,心下哀嚎道:為什麽,為什麽?好不容易拿到了一份高薪體麵的職業就被高的這麽慘,我上輩子早造了什麽孽啊~~~~

“你快點說啊?”陸豔豔整個人已經瘋狂了,後麵的幾個跟班想要立功,立馬來插嘴,打算討陸豔豔的歡心,畢竟討好了陸豔豔,自己家的企業就會蒸蒸日上,以後還得要陸豔豔幫忙呢?

“服務員,你是不是聽錯了,則恩麽可能會不把這枚發卡賣給慕容小姐,你最好再問一遍?”

“是啊,等會兒你搞錯了,隻好吃不了兜著走,你也不想失去這麽好的工作吧?

“我勸你趕緊收回剛才那句話,那麽不明事理,你在這個城市你覺得你有辦法混嗎?你覺得你的上司會不會為了討好我們直接讓你卷鋪蓋走人呢?”

“服務員啊,我們可以出三倍的價錢把這麽發卡買下來,你可要好好看一下,誰才是你的大樹?誰才是可以給你乘涼的大樹?”聽大人姐。

……

那些跟班每人一句的插進來,就連陸怡寶聽了也十分無語,什麽叫拍馬屁,這個才是?她們才是拍馬屁的鼻祖啊?真不知道陸豔豔有這麽厲害的死黨,佩服啊,佩服。。。

陸豔豔聽到跟班們的語言,立馬得瑟起來,看向陸怡寶的眼裏更加的不屑,更加的鄙夷,從包包裏拿出一張金卡,放到服務員前麵:“服務員,我用五倍的價錢買下了這枚發卡,現在可以賣給我了吧?”說完,還往陸怡寶那裏看了一下,充滿了挑釁。

“額……對不起,這枚發卡隻賣給那位小姐。”服務員其實對於富二代沒什麽好感,此時陸豔豔仗著自己有錢就這樣子揮霍無度,更加的厭惡,反正上頭擔著,管他什麽三七二十一?

“你……你……”陸豔豔沒有想到自己出這麽大的價錢還是不能夠改變,手指指著服務員硬是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服務員笑了笑,對著陸怡寶十分恭敬的說道:“請問兩位要不要買這枚發卡?”

許寧葉此時看到陸豔豔吃癟,心裏開心的半死,完全不管自己在陸怡寶心裏的形象有什麽改變,陸怡寶看向許寧葉,隱隱覺得小寧跟原來不一樣了,變化很大,完全沒有了以前從農村出來時候的淳樸、善良,有了商場上麵的偽裝,強勢,英明,跟她說不出來的反感。

“我們走?”在這裏吃了鱉,陸豔豔也沒有臉麵再待下去,隻好和一群跟班浩浩蕩蕩的走珠寶店的大門,走前還在陸怡寶耳邊低聲一句:“陸怡寶,我會讓你知道隻有我才可以得到蘇澤言的,你,不配?”

真是的,陸豔豔有沒有分清楚,到底誰才是那個私生女,誰才是那個慕容家的小姐啊?更何況現在的陸怡寶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陸怡寶了,以前的那個懦弱無比的陸怡寶早就在失憶時就死了,現在的陸怡寶才是真正的陸怡寶,不會被任何人欺負,能夠俯視眾人的queen(女王)?

“服務員,把這枚發卡包起來。”從頭到尾,陸怡寶都沒有怎麽參加,這個服務員擺明了是幫自己的,坐山觀虎鬥,何樂而不為,能不淌這趟渾水就不淌,不惹禍上身是陸怡寶做人的準則,盡量能避就避,跟在蘇澤言身邊久了,都快有像狐狸發展的趨勢了。

“我要了,你把它包起來吧?”陸怡寶叫服務員包起來,從包包裏麵拿出一張黑卡,服務員一看,眼睛都快瞪出來了,這黑卡隻有十張啊,居然在這個女人手中,看來剛才叫那個慕容小姐下次再來真的沒有錯啊?

“陸怡寶啊,你今天晚上有沒有空啊。”蘇澤言從書房下來,看到正在看雜誌的陸怡寶,不由一愣,午後的陽光照在陸怡寶的頭上,仿佛戴上了一層金絲邊,宛如神聖不可侵犯的女神一樣,隻可在旁邊遠遠的觀看。

“今天晚上。有空啊。”陸怡寶見是蘇澤言,看了一下自己的行程,明天沒有什麽事情。能曦一說。

“今天有同學打電話給我說祈熙學院要舉行畢業典禮,舉行一個晚宴,邀請我們參加,你要去嗎。”蘇澤言輕輕走過去抱住陸怡寶的腰,貪婪的吸取著陸怡寶頭發上的芳香。

“真的嗎。”

“好啊好啊?”陸怡寶一下子蹦了起來,開心的不得了。雖然在祈熙學院發生一些不盡人意的事情,可是那還是發生了很多很多自己美好的回憶,並且,遇見了……可以與自己相守一生,白頭偕老的他。。。

“就知道你這個小妮子肯定會去,這不,我早就跟人家約好了。”蘇澤言寵溺的笑了笑,在陸怡寶小巧的鼻子上掛了一下,看的陸怡寶一陣失神。

哪怕認識了這麽久,陸怡寶依舊會被蘇澤言的美貌所迷,有的時候還經常抱怨為什麽一個男人長得比女人還要好看,這不是明擺著讓別的男生自卑,女人撞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