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對付她

不得不說喬斯唱的真的很棒,搞得陸怡寶都陶醉了,以至於後來某人每天放著公司的大事情不做,在歌廳裏練習歌,就為了能夠讓自己的老婆誇獎!你們應該知道是誰了吧?!

“陸怡寶,你也不能閑著,一起來唱!”一曲終了,喬斯拉住陸怡寶的手,逼著陸怡寶唱一首。

陸怡寶說不過,一個人獨自唱了一首“記得”。

記得

誰還記得是誰先說永遠的愛我

以前的一句話是我們以後的傷口

過了太久沒人記得當初那些溫柔

我和你手牽手說要一起走到最後

我們都忘了這條路走了多久

心中是清楚的有一天有一天都會停的

親愛的雖然我也害怕

在天黑了以後我們都不知道會不會有遺憾

誰還記得是誰先說永遠的愛我

以前的一句話是我們以後的傷口

過了太久沒人記得當初那些溫柔

我和你手牽手說要一起走到最後

我們都累了卻沒辦法往回走

兩顆心都迷惑怎麽說怎麽說都沒有救

“對不起,對不起……”

“你這個怎麽走路的。”

“對不起,對不起……”

“真是的。”

……

包廂門口吵鬧起來了,許寧葉隨意一撇,手裏的酒撒了一點點,是她?

外麵一男一女爭執著,完全沒有注意到旁人。

許寧葉強裝鎮定,可是蒼白的臉色透露了她的不安,心髒仿佛隨時都會跳出來,手指抓著裙子,那麽一條絲綢的裙子被揉出了一條條皺紋也沒有注意到。

“許寧葉,外麵怎麽了?我出去看看。”陸怡寶看到外麵這麽慌亂,想出去看一下究竟。

許寧葉反應過來,拉住陸怡寶的手臂,說道:“這種事情你就不要出去了,我出去就行了,你在這裏玩吧!”

要是真的是那個人,自己還真的就要完蛋了,大不了多走一步,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自己以後的輝煌道路絕對不可以被這個人毀掉。

衛生間裏,一個女人全身包裹著,恨不得把整個人包成一個蠶寶寶,臉上還有著一個巴掌印,而旁邊還有一個女人趾高氣揚的,顯然就是許寧葉。

“你怎麽會出現在這裏?”

“怎麽?怕我打擾了你的計劃?嗬嗬……”女子幹澀陰森的聲音從嘴巴裏發出來,恍如幾天沒有喝水的人。

“你……我勸你最好趕緊給我走開,不讓別讓我對你不客氣了!”許寧葉沒有想到居然真的會是這個人,還敢跑到這種地方來。

“不客氣?如果我把你的陰謀全部說出,那麽到底誰先死呢?”女子很沉得住氣,看著許寧葉,笑意揚揚,打定了注意許寧葉不會傷害自己半分。

“你……”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許寧葉想到外麵陸怡寶和喬斯還在等著自己,等會兒太慢出去肯定會被懷疑,這樣子自己的計劃就完不成了。

“嗬嗬……”

“反正我已經身敗名裂了,天天都有人在追殺我,我不介意我說出後麵的主使人。。。”女子聳聳肩,一臉不在意的樣子。

“我給你一百萬出國,以後你不能夠再出現!”許寧葉咬咬牙,肉痛的說道。

“這樣子早說就好了嘛~~~”被人天天追殺,有的時候好不容易有一頓飯吃接過半路上殺出了程咬金——害的自己連飯的沒吃完,現在有錢了,要好好吃一頓。

“哼!”許寧葉冷哼一聲,把門重重的摔了走出門。

包廂

“陸怡寶,你不要喝酒了,喝太多不好。”喬斯勸酒,今天陸怡寶很高興,兩個最好的朋友都來了,自然是“不醉不歸”。

許寧葉躲在門外,咬牙切齒的聽著,突然邪笑了一下,看著陸怡寶的眼裏有著慢慢的興奮:陸怡寶,我看你這次怎麽辦?家裏都顧不過來了,還想勾引喬斯?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小寧,你終於回來了!”

“外麵發生了什麽事情?”喬斯問道。

“哦,就是一些小事情。一個服務員撞到了一名客人,被教訓了一頓。”許寧葉不想多談這句話,開始轉移話題:“對了,陸怡寶,你什麽時候這麽會喝酒了?”

“嗬嗬……我這個叫做深藏不露。”陸怡寶有點喝醉了,倒在喬斯的懷裏,舉了舉手中的酒杯,打算繼續喝。

“別喝太多,等會兒吐得一塌糊塗,你家的那位又要著急了。”許寧葉說這句話根本沒有包含關心,不過是在提醒喬斯:陸怡寶名花有主,可不要橫刀奪愛哦。要不然人家分手了,全部怪在你頭上。

不出所料,喬斯放開了陸怡寶,把陸怡寶放在沙發上。

陸怡寶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其實陸怡寶腦子很清楚,自己的酒量還是知道的,等會兒醉醺醺的回家,會被氣死的。這樣子做隻不過看一下許寧葉的心裏有沒有喬斯,要不然等會兒亂點鴛鴦譜就糟了。

“這個,已經這麽晚了,散了吧!”喬斯主要還是擔心陸怡寶,一個人喝的醉醺醺的,等會兒回家被人拐走怎麽辦?

“沒關係的,等會兒他家那位就來了。”許寧葉說道。想到剛才的舉動,許寧葉的心情很好,她的那位要是再不來,等會兒被拐跑了可就不要怪她許寧葉嘍!

說曹操曹操到,門外走進了以為黑發美男,額,當然就是我們的“蘇澤言”大美男啦。

此時蘇澤言心裏可是陰沉到不行,偏偏臉上還要笑著,今晚回去要好好教訓一下陸怡寶,懂得“不要和陌生人一起玩”的道理。

自己開會期間突然手機接到了一個不明地點發來的,上麵陸怡寶喝的醉醺醺的,靠在一個男人的懷裏,那個男的,赫然就是那日救了陸怡寶一名,是她不至於“毀容”的喬斯。

以蘇澤言的眼光來說,這個男人肯定暗戀著自己家的妮子,可是自己家的這個妮子偏偏還不知道。蘇澤言現在是無比慶幸自己先遇到了陸怡寶,要不然以後往哪哭去啊?!

既然有了一個情敵,就要小心對待,直覺告訴他,這個男人不好對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