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車內曖。昧

陸子初毫不留情的說道。

一旁的上官辰軒,看著陸子初拉著夏暖晴霸氣離開,拳頭情不自禁緊握,對於整個生日宴會,再也沒有了任何興致。

大廳的一角,一個一身黑色西裝的男人,此時正微眯了眼眸,盯著夏暖晴和陸子初的背影,若有所思。

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那個女孩!——是那天晚上救他的那個女孩!

“嘿!終於找到你了!”一個甜美的女音在背後響起。

男人漫不經心的轉身,就看到了一個齊耳短發的女孩子,一雙大眼俏皮的看著他。“我就說我沒有認錯人!”

溫安安衝麵前的男人舉杯,“真是巧啊!”

“你是?!——”洛唯風詫異的看著麵前的女孩,整個宴會之上,敢上來找他搭訕的女孩子少之又少,並不是說他長得不英俊不瀟灑,相反他俊美異常,讓人退避三舍的是他周身都彌漫著一絲淡淡的陰鬱。

“你不記得我了?”溫安安自來熟的拍了拍男的肩膀,“KTV包廂裏!那天晚上!我和我朋友一起把你拖回家!”

洛唯風眸光一暗,此時此刻他才記得,那天晚上自己得救並不僅僅是因為之前那個女孩子,還有眼前這位!

“原來是你。”洛唯風淡淡點頭。

“嘖,麵對自己的救命恩人,你的反應還真冷淡。”溫安安可沒有忘記,這個男人臨走時候那霸氣拉風的場麵。

“天性如此。”洛唯風依舊麵無表情。“洛唯風。”

“你好,我叫溫安安。”溫安安並沒有因為他的態度而氣餒。十分厚臉皮的坐到了他的身邊,“喂,你是做什麽的啊?那天接你的人可真多啊!”

“恩,不做什麽。”洛唯風舉起酒杯喝了一口香檳,“不要對我太好奇,沒有什麽好處。”

“哦,是嗎?”溫安安微微一笑,彎了眼眸。

“你那個朋友呢?”洛唯風狀似不經意的道。“沒有和你一起?”

“她先回去了,被接走了。”

這個宴會的徐義是T大的學生,想來這兩個女孩也是學生,洛唯風心道。“你讀大幾了?”

“大二。”溫安安不知道為什麽之前還一副冷淡的樣子,這會兒倒對她好奇起來了。“你不是挺寡言的嗎?”

“突然來了聊天的興致而已。”洛唯風依舊表情平靜。他將手遞到溫安安的麵前,“可否請你跳一支舞?”

溫安安將手放到他寬厚的掌心中,“榮幸之至。”

陸家別墅。

“陸先生,謝謝你剛才幫我解圍,如果不是你,我肯定丟臉死了!——”對於這個及時出現在她麵前的男人,夏暖晴不知道為什麽,心口跳的格外的快。

“想要報答我的話,就對我爺爺好一點!”陸子初一邊開著車,目視前方一邊冷冷的說道,“我也勸你以後長點腦子,不要總是惹出這種意外出來!我不知道你是用了什麽方法讓我爺爺信任你喜歡你,但是我告訴你,你的小伎倆,在我麵前完全沒有用!”

“陸先生,我想你可能對我有所誤會!”夏暖晴鬱悶了,她還以為陸子初肯定幫助自己,是為對自己的看法有所改觀呢!

搞了半天是自己自做多情。

“誤會?嗬嗬!”陸子初看了一眼她的肚子,“我隻求你快點把孩子生下來,然後我們可以各走各的路!”

“陸子初!”簡直不能忍,剛剛對他有了一點好印象,又全部被他毒辣的語言給弄沒了。“我告訴你,我不是為了你家的臭錢,也不是為了什麽股份,我完全是因為單純的不想爺爺傷心難過!爺爺他是一個好人!我希望你不要再出言侮辱我,因為侮辱我就是在侮辱爺爺!”

“巧言令色。”陸子初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不要把自己講得跟一朵白蓮花似的。”

“你出言解圍,及時趕到,我很感激你。但是不代表你就可以這樣子對我出言侮辱。”夏暖晴覺得真的是受不了這個男人了。

“嗬嗬!夏暖晴,如果你隻是想要引起我的注意,那麽我告訴你,你成功了!”陸子初猛踩刹車,下一秒,隻是長臂一伸,就把夏暖晴圈進了懷裏,然後在夏暖晴的驚呼聲中咬上了她的唇,夏暖晴睜大雙眼狠狠的瞪著陸子初,這個惡魔,他是禽獸嗎?一言不合就強WEN?

“唔……你……放開……”夏暖晴掄起雙拳捶打著陸子初的胸膛,讓他放開她!

當陸子初的舌終於撬開夏暖晴的牙齒,探了進去以後,夏暖晴用力一咬!

陸子初一個吃痛,條件反射性的放開了她。

他隻覺得口腔中彌漫著淡淡的血腥味,“你竟然咬我?”

“誰讓你強WEN我的?”夏暖晴怒目瞪他。

“這不正是你想要的嗎?很好,你已經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陸子初漫不經心的道,唇邊掛著似要而非的笑意。“這不正是你想要的嗎?”

夏暖晴真想一巴掌扇過去,緊緊握住雙拳,她壓抑著怒氣:“陸先生,我想你的女人多得都可以裝滿一卡車,不缺我一個,你又何必為難人呢?並且,你是不是特別喜歡車,震?”她猶記得曾經在公園門口看到他過別的女人,車,震!

當時震撼的場麵讓她至今難忘記!

“別忘了,是你先來招惹我的……”他曖mei的說,魅惑的俊臉緩緩湊近,溫熱的氣息直噴向她。

淡淡古龍香縈繞鼻間,低沉的嗓音顫動耳膜,她的心莫名一悸,下意識向後仰,不想,後腦勺卻磕到了車門,發出一聲悶響。

夏暖晴伸手捂頭,痛得眼淚都要飆出來了。一隻大掌卻忽然伸過來拉下她的手,接著代替她貼上被撞到地方,溫柔的替她按揉了起來。

此番動作,讓她整個人幾乎陷進他的胸懷,男性氣息一下子包圍住她。

“真是愚蠢!”

他輕聲說道,聲音裏似乎帶著一絲嘲弄,夏暖晴愣了愣,慌忙掙脫出與他拉開距離,“皇甫先生,我想我和你還沒那麽熟,不用你假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