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夏暖晴背著背包,晃出天清大廈,天色已晚,爺爺打電話來問她什麽時候到家,她說陸子初有應酬,改天再一起買嬰兒用品。她的確不知道這個男人去了哪裏,隻好幫著他說謊。

她剛一踏出陸氏,遠遠的就看到了站在陸氏門口的溫安安一臉焦急的在等待著。

“安安?”

夏暖晴一驚,快步跑了過去。

溫安安看到她出來,連忙迎了上來,“暖晴,你可別跑,你忘記了你還是懷著孩子的!”

“知道了啦!”夏暖晴看到溫安安還很開心的,“怎麽想起來找我?”

“哎呀,暖晴,你可急死我了,我打你電話你也不接!”溫安安嗔怪的說道。

“我手機沒電了!”夏暖晴尷尬的笑了笑,是她從總裁辦公室裏麵出來以後,隻給陸老爺子打了個電話,未接電話什麽的她根本沒有去留意誰打來的。

畢竟夏世天打來的騷擾電話實在是太多了!

弄得她也懶得去關注未接電話了!

“暖晴,我接下來要告訴你一件事情,你一定不要生氣!”溫安安和夏暖晴一邊走一邊說道。

看她一臉的慎重和嚴肅,夏暖晴笑了,“安安,你可真不適合這種表情,發生什麽事情了啊?”

“你一定要先答應我不要生氣!”溫安安拉著夏暖晴的手說道。

“行行行,你說!”夏暖晴依舊笑喜喜的道。

當溫安安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娓娓道來之後。

夏暖晴苦笑一下,“安安,我怎麽可能生氣?我恨不得現在陸子初就趕緊找到一個自己喜歡的女人,和我離婚!”、

“暖晴,這個渣男竟然出軌!你還不生氣啊!”溫安安生氣的說道,“他既然和你結婚了,就不應該背叛你!”

“我們本來就是形婚!假結婚!你又不是不知道!”夏暖晴和溫安安一起過馬路,“哎呀,不提他了,我們兩個去吃好吃的,怎麽樣?”

“暖晴,我真不知道該說你心大還是什麽的!”溫安安無奈了。

“想吃什麽?”夏暖晴說罷就要攔出租車,“走吧,我請你吃飯!”

察覺到夏暖晴是真的不在意,溫安安一顆難受的心這才緩緩的落了地。

兩個女孩子一起去吃了泰式菜,之後就開始了閨蜜間最喜歡的運動,逛街。

夏暖晴和溫安安逛走了一家又一家的店,溫安安挑了兩件衣服以後,兩個人就分手了。

看著溫安安遠去的背影,夏暖晴一直維持著的笑容此時才斂去,換上了一副落寞的神情。

她看著車水馬龍,人來人往,車來車去,突然產生了一種天大地大,何處是我家的悲哀感。

雖然陸子初是她名義上的丈夫,但是當聽到溫安安說他明目張膽的去相親以後,她的心還是忍不住泛了一絲疼。

早就知道他討厭她,但是沒有想到討厭到這種地步。

夏暖晴告訴自己,千萬不要傷心,不值得!

他和自己不過是彼此生命中的過客而已!過不了多久,他們就會離婚的!

現在在一起,不過是為了肚子裏的這個孩子!

夏暖晴慢慢的往前走,當她走到一家賣刀具的店鋪前時,一把軍刀吸引住了她的目光!刀子鋒利無比,卻又價值不菲!但是心底有一個聲音在告訴她,你值得擁有。

果斷的掏出身上的錢買了下來,她心裏才稍稍的好受了一點。

“喲,小姐,一個人?”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一臉興趣的上上下下打量著夏暖晴。一身清純的裝扮,小臉兒在夜色下依舊散發著瓷白的光澤!

對於這種街頭搭訕,夏暖晴選擇了不搭理。

但是那個男人卻不死心的攔住了她的去路。

“先生,請自重!”夏暖晴冷冷的說道。

“自重什麽啊?這一片可是紅燈區,你大半夜的一個人在這裏晃,不就是招攬客人的嗎?”男人口出汙言穢語。

夏暖晴一怔,她倒真是不知道這一片原來是什麽紅燈區。

衛家別墅。

陸子初掏出電話,看到夏暖晴的名字,皺眉,這丫頭怎麽回事,居然主動給他打電話?

楊子江在對麵裝做不在意的哼笑了一聲:“什麽事,哥表情這麽嚴肅。”

陸子初白了他一眼,切斷電話,正好找個理由走開,“有點小事,衛夫人,我們告辭了。”

“有事就去吧,記得有空常來玩兒。”衛夫人有禮的笑笑。

江城的名門公子啊,就隻有這個陸子初她看著順眼。

雖然是商人,但人有一種正氣,總之自己的女兒跟著普通人是沒有安生日子過的,相比較來,女兒跟著他,比跟著別人要放心的多。

“一定。”陸子初笑。和楊子江一起走了出去。

“喂,大哥,還早,我們去續一攤!”楊子江提議。

從衛家走出來不過晚上九點半,這在平時正是他們龍精虎猛的時候。

“不了。”陸子初拒絕,滑進自己的車裏。

“真這麽急,想回去陪你的小美人!”楊子江明知故問。

陸子初想到剛才那個電話,肯定是爺爺讓她打電話過來催自己回家!拿著雞毛當令箭!他忽略了自己此時的幼稚想法!

沉吟了一會兒,才懶洋洋地道:“去哪?”

楊子江眯眼,邪邪一笑:“聽說龍廳來了一個漂亮的小妞,去試試。”

陸子初一踩油門,車滑了出去。他向來比較喜歡自己控車。

保鏢們的車也跟著開了過去。

楊子江緩緩的上了車,抽了一根煙,對司機示意跟上。

如果陸子初剛才根本不理他,也就算了。但陸子初的剛才的舉動明顯的流露出他猜測的一切,都是真的!

麻煩大了!大哥不會真對那隱婚的小嬌妻上心了吧?

他可是聽說那個夏暖晴心機深得很,那個甜美的小丫頭,是不是和她看起來一樣的簡單天真呢?聽說她把陸老爺子都給哄得團團轉!做什麽事情都順著她的意!

車到了。

楊子江跟著陸子初走進了龍廳KTV。

沒有人理會在城市的另一頭,此時正陷入了困境的夏暖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