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死了。然後我又活了。

於是,我成為了傳說中的穿越小說的女主。

我慢騰騰支撐著身體坐起來,滿懷希望想著一張開眼是一間古色古香富麗堂皇的閨閣,床邊有焦急得望眼欲穿或者麵色冷淡實則心急如焚的古代長發飄飄的美攻型帥哥,最不濟也是個成熟英俊,男人味滿分的帥大叔,實在不行,雖然我不是戀童癖,小正太其實我也可以勉強接受,畢竟是個潛力股。

但是。當我張開眼睛,當我逐漸能夠感知周圍。

我就被嚇傻了。

我被困在一間濃煙彌漫,火焰繚繞的屋子裏!

房間已經被燒得一塌糊塗,灼熱的火焰烤炙著皮膚,鑽心得疼痛,呼吸漸漸困難,眼前一陣陣發黑。不過,這種痛苦並沒有持續太久……

不。您別想太多。

沒有帥鍋鍋衝出來救我。

我也沒有突然爆發出絕世神功自己衝出去。

更沒有狗血的黑白無常跳出來通知我穿錯人了。

隻不過碰巧房梁塌了。

於是,我被砸死了。

我這個傳說中的女主,就如此不濟得再一次掛了。

當我又活過來的時候,就狠狠降低了期望度。

雖然穿越小說裏的女主,大部分都出現在了宮廷或者是大富大貴之家裏,但是也有不少不小心被空投到了妓院農場道觀之類的地方。不過,隨著情節的發展,女主們奮起拚搏,最終憑著傾國傾城的俏麗容顏、超越常人的現代智慧,最終贏來自己的愛情事業雙豐收。

這樣也是可以的,咱也不期待著不勞而獲,所以……

我再次張開眼睛,結果真的看見了一間古色古香,充滿了各種一看就知道價格不菲的古玩。我心中一喜,顧不上其他,從地上掙紮著爬起來,衝到屋角的鏡子麵前。

關於我為什麽躺在地上這件事,就被我自動忽略了。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啊!

我抓住那麵黃銅鏡子。緊閉著眼睛禱告。

我要張美麗無雙的容顏,這可是硬件設備,無法改變。

我狠狠張開眼睛。

然後瞪著鏡子裏的那個人影,狠狠石化了。

感覺,我那顆脆弱的小心肝,哢嚓,碎了。

無語問蒼天。

真是不想形容啊。悲劇啊!

你不是個美女,長得普普通通、正常一點,憑借我高超的化妝技術,也許還可以彌補缺陷。

可是,你長了一張芝麻燒餅一般的大臉,綠豆一般的小眼,長得如此不堪入目,讓我連照鏡子的都沒有!你讓我如何頂著如此一張臉,繼續死皮賴臉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下去!

有句話不是如是說麽:長得醜不是你的錯,出來嚇人就是你的錯!

正在我捶胸頓足,痛不欲生的時候,忽然,耳邊傳來一聲中氣十足的吼聲。

“老大!這女人怎麽沒死!”

我一回頭,發現麵前站著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手裏舉著一把明晃晃的大刀。

我一驚,盯著那個一臉凶相的人,下意識後退了一步。

“辦事這麽不利落!還不補一刀!”那邊的老大回過一聲暴吼。

老大?難道是男主。

然而,還沒有等我回神,隻見一刀銀光,以劈波斬浪之勢砍下來。

於是,我連那個老大的臉也沒見到。

又被一刀解決了……

我倒在地上,軟綿綿看著胸口的血洶湧得湧出來。

“我明明是女主……為何……如此龍套的死法……”

我很想說出以上的話,但是不確定自己是不是一邊吐血一邊發出了聲音。

竟然。被路人甲秒了。

也罷。

碰上那種長著路人臉男主的三流劇,還不如早點死了超升。

接著,不知過了多久,我又活了過來。

這次,我啥也沒期望。

事實證明,我沒期望就對了。

我發現我正飄在湖裏,更可惡的是,岸上還有一堆嚷嚷著:“救人啊!有人投水啦!”的群眾演員。隻不過,沒有一個熱心群眾肯擔綱主角跳下來救我。

我知道,大冬天的,水挺涼。

所以我也不怪誰。

於是,我撲騰了一會,就淒慘得沉到水底去了。

在我沉水窒息的這段時間裏,我思考過了。

我現在顯然是個遊魂,看到了剛死還新鮮著冒熱氣的身體就鑽進去。

隻不過,我比較不幸,每次鑽進去,那身體活不了幾秒,就又掛了。

事實證明。

投胎——真TMD是個技術活。

看來,我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磨練。

接著。我又穿到了一個殉情自殺的女人身體裏。

這次我倒是覺得挺搞笑的。

我一睜開眼,伸了個懶腰坐起來。就發現自己竟然躺在一個土坑裏,身邊還有一男人。

你是不知道,那男人當時的表情,那叫一個有戲!

我仔細一看,發現我自己身上鳳冠霞帔。

我再仔細一看,發現身邊那位同誌長得還真有幾分像吳尊!

男人臉色慘白,嘴角緩緩流下一道深紅色的血跡。

“你……沒死……”他喃喃低語。

一瞬間。

我自動把劇情補全。

古代版羅密歐與朱麗葉。

男女主角生不能同榻,於是隻能死而同穴。女主死了之後,男主服毒殉情。結果,狗血的是,女主複活了。

作為一個負責的女主,我怎麽能容許這麽狗血的劇情發生。

男人臉色越來越灰白,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靜靜盯著我。

然後,我就又躺下了,摟著他的脖子。

“我會陪你的。”

終於,我這個穿越小說的女主角,有了自己的第一句台詞。

如此煽情,如此言情。

實際上,我更想說:老娘我早死了,我借屍還魂。

不過怕那未咽氣的男人跳起來一劍戳死我,我還是老實點為妙。

我看到那個男人緩緩閉了眼,嘴角漾起淡淡的笑容。

然後我也就此睡去。

不明不白,我就又掛了。

這就是所謂的真情感天動地吧。老天自動把我從那個軀體裏踹出去了。

於是,我帶著上一世(?)幸福的笑容,再次緩緩張開眼睛。

這次,我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個泯滅人性的封建大家族裏。

我張開眼睛的時候,又是倒在地上。

靠。我怎麽老是死在這種奇怪的地方?

麵前是一小灘積水,於是接著月光,我開始打量自己的臉。

不禁又是一陣捶胸頓足。

發育不良營養缺乏的農村大妞臉。

蒼天呐……快點讓我死了吧!

“快說!是誰偷了娘娘的扳指!不說就和她一個下場!”一聲女裏女氣的的嗓子響起來。

我一回頭,看到一個宮廷宦官打扮的人背對著我,翹著蘭花指對著跪了一院子的侍女頤指氣使。

呦嗬。

貨真價實的宦官。

於是,老娘我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雄糾糾氣昂昂竄到宦官背後,猛地給了他後背一記熊拍。

“喂!”

“媽呀!”那宦官翹著蘭花指回頭,接著,提著衣角一蹦一尺遠。

我也被他嚇得後退一步。

至於麽!臉抹得這麽白!生怕人家認不出你是個小白臉啊!

“呀!鬼啊!”那跪了一院子的宮女也開始抱成一團,哭爹喊娘尖叫起來。

我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氣。上前一步揪著宦官的領子,做豪傑狀,一字一句,聲音洪亮開口,

“就是我偷了那啥扳指,扳指已經被我賣了,錢也被我找鴨子花光了!快點殺了我吧!啊——”

我話音沒落,後腦猛地鈍痛。

踉蹌了一步,幹脆利落倒地。

躺倒的瞬間瞥見一個瑟瑟發抖的宮女站在我背後,舉著一個巨大無比的花盆。

靠……我是在救你們……你還偷襲我……

不過……幹得好……

然後。世界又重歸一片靜寂。

等一下。

不對啊。

喂!

你確定這是穿越小說?!你確定這不是恐怖驚悚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