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又是渾渾噩噩無所事事幾日,嘩啦啦流逝而過。

終於有一天,轉機,華麗麗降臨了。

沈華胥遇襲受傷的事,不知咋滴讓他蹲在京城裏的皇帝老爸知道了。

於是皇帝陛下龍顏大怒,一紙詔書,千裏迢迢,翻山越嶺,怒氣衝衝,送到繁城沈華胥麵前。

我捧著那卷長長的詔書,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詔書啊詔書啊!在電視劇裏看過無數次的稀罕玩意!

我驚歎著,驚歎著,看著那滿滿當當寫滿一卷的篆體小字……華麗麗得……文盲了……

篆體,很悲摧得,一個字也看不懂。

七小妖孽也挺好奇,湊過來看,順便在旁邊做起了翻譯。

小七翻譯版詔書內容如下:

奉天承運,皇帝詔毛那個曰的!

——姓沈的小兔崽子!好你個不肖子孫!

想起當年,寡人就心有戚戚焉……

要不是我三宮六院的皇妃們一看見你就眼直,我能那麽大度撥給你那麽多銀兩讓你整日在外頭鬼混嘛!這幾年,我在宮裏節衣縮食,你卻在外頭大手大腳揮霍國庫的銀子!每日花天酒地泡美女把MM!而且,更可惡的是,你丫追到手那麽多美女也不知道給老子我留一個!

算了算了……寡人在氣頭上,說話有些過了……寡人也知道你這麽多年有宮不得回,心裏也有怨氣……這次,你雖然又捅了大簍子讓人給捅了,但我就寬宏大量不計較了,限你在一個月之內速速回宮,不得遲到不得請假,如不照辦,後果自負……

欽此~

“呦……沈華胥,你父子關係不和啊?”七小妖孽嘴角微彎,調笑的意味大於諷刺。

沈華胥卻不像往常一樣會無所謂一笑而過。

這一次,孩兒他爹生氣了。

“兄弟不和的人,有資格說我麽?”

小七立刻也拉下臉來,眼中殺氣凜冽,“你說什麽……”

正在兩人劍拔弩張,空氣中火藥味越來越重滴緊張時刻。

忽然,趴在奶媽懷裏睡覺的小受受忽然醒過來,撲騰著爬下來,跑到我腿邊抓著我的衣擺使勁搖啊搖,抬著頭特別天真特別純潔得問,“媽媽,媽媽~~~爹爹和娘打架?”

我蹲下來捏捏他小巧玲瓏的鼻子,笑得一臉曖昧,“傻孩子,才不是呢!你爹和你娘這是在~~”

“是什麽呀?~”小受受胖嘟嘟的手撓撓自己粉嫩嫩的臉,疑惑得眨巴眼睛,那濃濃長長的睫毛,像把小扇子似得,都能扇出風來。

“啊……”我抬頭望天,深沉狀遠目道,“很微妙,它像霧像雨又像風……它是OOXX的前戲,它是生產人類的必備工序……它像山楂外的那層冰糖,如糖醋裏脊外麵那層蜜……”

小受受透明的口水又開始嘩啦啦得洶湧……

“媽媽,我也要,我也要,我要和爹爹和娘~”

小七一聽,當下變了臉色,惱羞成怒,牙齒一呲,惡聲惡氣道,“小兔崽子你給我老實點!不然我吃了你!”

小受受“哇”得一聲淚奔了,撲向了沈華胥的懷抱,一把抱住華胥哥哥的小腿,哭得撕心裂肺尤其淒慘,邊哭邊叫喚,“哇~~~~~娘好壞,娘隻和爹爹不和我~~~”

沈華胥頭痛欲裂。

我作痛心疾首狀,搖頭歎氣,幽幽道,“小七,你終於獸性大發了……”

??????

沈華胥被皇帝老子下了死命令,縱然是萬般不情願,也隻得擺駕回宮。

於是,趁此機會我舊事重提。

晚上,咱沐浴完畢,香噴噴得躺在芙蓉被衾中。

我望著正在寬衣解帶的洛風涯,嗲聲嗲氣得撒嬌,“風涯,你脫得慢一點啦~”

洛風涯疑惑,垂了眸子看我,“怎麽?”

我趴在**,一隻手撐著下巴,兩條腿交替著晃來晃去,“你脫衣服的樣子好誘人哦,脫慢點,讓我好好回味一下……”

洛風涯,“那我重新穿上再脫一次。”

風涯哥哥答得認真。

我嘴角抽了抽——話說其實我更希望你立刻馬上當即脫光了衣服躺我邊上給我當人肉抱枕。

咱深呼吸了一口,幹笑道,“風涯,你真是善解人意呀……不過,我隻是嘴上說說罷了……其實你不必當真……”

洛風涯頓了三秒,終於,那本來打算把衣帶重新係上的動作中途轉變回了繼續解開。

“你的表情,看起來很陶醉。”風涯哥哥默默低頭接衣帶,默默小聲道。

頓時,我雙手捂住麵頰,陷入無語的尷尬境地之中。

囧TZ……

ORZ……

我用色迷迷的眼神看洛風涯結果慘遭鄙視了?!

我果然是頂著LOLI麵孔的BT怪阿姨!!

終於,我自我鄙夷之後又沉吟了一會兒,重打擊中重新振作,很認真得抬起頭來望著洛風涯。

我蹙著眉,一字一句認真道,“風涯……我發現我們重逢之後的你……變得毒舌了很多……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種毒舌,因為你毒得是如此的發自肺腑,樸實無華……”

洛風涯:“……”

更衣插曲告一段落。

洛風涯一脫利索了,就被我“嗷”得一聲狼嚎,撲倒在**。

我蹭到他胸口,明目張膽吃豆腐,“風涯呀……沈華胥要回京城了……他們沈家和天下堡關係挺好的,所以可能要路過金陵……”

我拐彎抹角,避開敏感詞匯。

洛風涯用抱小貓小狗的動作把我抱在胸口,輕輕“嗯”了一聲,也不表態。

“你喜歡我對吧?”我改變戰術,迂回前進。

“嗯……”

“愛屋及烏的道理你懂不懂?嗯?”

洛麵癱遲疑了一瞬間,“嗯……”

“所以說……我喜歡的東西你也該喜歡,我喜歡的人你也該接受……”我竭盡全力做出無辜而純良的表情,小心翼翼為我後麵要說的話做鋪墊。

“紅豆……”洛風涯的表情忽然有點糾結了。

在這關鍵時刻,我隻能出賣色相來擾亂敵人視線!

“風涯!”我忽然嗷得一聲撲過去,雙手摟住洛風涯的脖子,把臉埋進他頸窩裏,蹭啊蹭啊蹭,使出看家本領撒嬌,“風涯風涯~~~你看我這樣的女生多難得啊!你上哪再找一個我這樣的呀?你看我——上得了廳堂,下得去廚房;騎得了駿馬,翻得出圍牆;鬥得過二奶,打得過流氓!坑蒙拐騙一個不拉,吃喝嫖賭樣樣精通……”

洛風涯仔細想了想,迷茫,“翻牆……?”

我趕緊打斷他,現在不是糾結翻牆和劈腿辯證關係的時候!

“風涯,你別看我這麽好,我總有點小毛病的……人無完人對吧?我那點小毛病你應該包容,對吧?”

(三某隻黑線黑線飄過:多麽堅韌如磐石的臉皮啊!)

“紅豆……”

這一刹那,我和洛風涯之間的距離隻有短短的15CM。

我們大眼瞪小眼,誰都一動不動得盯著對方,盯了足足半晌。

末了,洛風涯認輸投降,“紅豆,你要說什麽就說吧。”

“我要說的就是——”我醞釀了一會兒,深吸一口氣,一吐而出!

“洛風涯!我知道我這女人實在是太貪心了!但是我真的沒辦法控製自己!你和柳閑歌我兩個都愛!缺了哪個我都不幹!不過,凡是咱算個先來後到!既然我先嫁給了你,所以你是正室!他是小妾!”

“風涯哥哥,你看,倫家滴這個建議咋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