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我見到那人第一時間的反應,如題。

第二反應。他不是男主,我也要讓他變成我的男主!

我被路人甲乙丙丁害眼如此之久,今日,我終於鹹魚翻身了!

佳公子,妙齡秀發,湛靈台一點,天然奇絕。

氣質若雪裏疏梅,霜頭寒菊,迥與餘花別。

遐想峨眉,若兩山橫黛。羽睫黑如漆,眸點一波幽潭,靜水流深。

舉手投足,談笑風生,月白風清似水天。

我正趴在地上嘩嘩嘩留著口水,後領突然被一個人揪起來,然後整個人就被拎著向此人隻應天上有極品天仙美男迅速接近。

我回頭,看到是“韓寒”正揪著我。

“喂!你幹嘛!放開我!”我用力掙紮了幾下,發現此人武功竟然頗高,我在他爪子下麵動彈不得。

“你這不聽話的丫頭,我現在就稟明堡主,杖責你三十,然後掃地出門!”韓涵狠狠瞪著我,惡聲惡氣道。

啊,虧你長了一張不錯的麵皮,沒想到麵善心黑!

“東西找到了麽?”

忽然,一聲如若玉碎般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

啊啊!極品美男說話了!聲音真是電死了!

瞬間,所有人的目光“唰”一下集中向韓涵。

韓涵下意識一把把我丟到一邊,屁顛屁顛跑過去,笑得一臉諂媚,“堡主,找到了找到了。”

原來。極品美男,就是天下堡堡主,柳閑歌。

我雞凍得一陣全身發抖。此男是珍品!人間難得幾回尋的珍品啊!不不,是全球限量絕版品!

原本看上去已經帥得可以的韓寒,在靈芝仙草麵前,立馬連棵蔥都算不上了。

所有人又開始忙碌起來,我就又被淹沒在了角落的陰影中,被眾人徹底無視。

“這是近五年來的統計案卷,”韓涵把卷冊遞給柳閑歌,一邊開始根據數字解釋,“我們運銀的數額都比較龐大,因此路上消耗很大。一般路上耗銀就占了運銀數額的四到五成。甚至有時遇到狀況,路費都會超過了運銀額。所以,在這一塊上,才會有那麽大一塊虧空。”

“哦?那就是說,此事與營運管事無關了?”柳閑歌習慣性得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轉著左手中指上的戒指,平平常常的一個小動作,偏偏被他做得慵懶而優雅,不動聲色中帶著貴族的驕傲和王者的高深莫測。

“應該關係不大。”韓涵照實回答。

“那麽,我們就把這個問題解決一下吧。”柳閑歌目光流水一般掃過身邊的人。

站在禦座周圍的人頓時陷入了沉默。

眾人腹誹:自家老大總是這樣,說話向來沒商量餘地……我們要是有辦法,早就把這事兒解決

了……也不會等在這裏挨罵啊……

“從前朝運銀問題一直存在。隻因為前朝商業不繁榮,所以問題並不特別突出。”敢於接話的,隻有泰山在其麵前崩塌亦不變色的麵癱女。

柳閑歌隨即便問,“那江南蘇家呢?”

韓涵輕輕咳嗽了一聲,解釋道,“江南蘇家生意主要集中咱江南一帶,又集中在絲綢、酒店這些行業,並不像我們需要遠上西域東北。”

“你們之中,就沒有一個能想出對策的麽?”

斜飛入鬢的長眉微微斂起。一個蹙眉的動作,也比一般人更具神韻,嚴肅中微微不爽的樣子,真是讓人怦然心動啊!

一圈人噤若寒蟬。

“咦……這個時代還沒有‘飛錢’啊……”我低低自語了一句。

原本,這樣一句毫無存在感的台詞,應該是淹沒在男主磁性的嗓音和劈裏啪啦的算盤聲中。偏偏,柳閑歌卻聽見了。

“你說什麽?”

極品美人冷冽的目光投過來,嘴角卻帶著一抹淡然如水的笑意。

美人目光雖凜冽,我卻淡定如常。畢竟本小姐是見慣了生死無常的過來人,這點小場麵,休想震懾到我分毫。(三妖【鄙夷狀】:切,你就拽吧,明明滿臉通紅……)

“我說,你們可以建‘飛錢’。”

“哦?”柳閑歌手指支起下巴,露出洗耳恭聽的神色。

“‘飛錢’就是一種匯兌業務形式。你們這些商人,外出經商帶上大量銅錢有諸多不便,如果可以在各地建立一個專門的儲銀機構。先到天下堡總部開具一張憑證,上麵記載著取錢地方和錢幣的數目,之後持憑證去各地提款。此憑證就是所謂的‘飛錢’。”

柳閑歌不動聲色,修長素白的手指輕輕在線條優雅的下巴上摸索,一副若有所思又饒有興趣的樣子。

而他周圍那幫智囊團,一下子就炸開了鍋,有的讚同有的反對,自己人先互相噴唾沫星子,幹起架來。

韓涵悄悄把詫異的目光投過來,那神色,仿佛看到妖怪一般。

大概在古代,這種想法的確有點天馬行空,但卻又不失為一個好主意,為一大創舉,因為它經過古人驗證,是切實可行的。

一位山羊胡子的大叔首先忍不住,上前一步,發問,“你這主意好是好,但若是有人偽造憑證,我們不是得不償失?”

我鄙視得瞥了他一眼,“你們就不會把防偽工作做得細致些麽?你們花錢養的那些賬房先生都是吃白飯的?”

那人被我說的老臉一紅,閉嘴退到了角落裏。

“的確不失為好主意,但我們也要為那些銀兩承擔風險——各種天災的風險。”另外一個人看著我說。

“有風險才有收益啊,”我一臉理所當然,“我們按存儲金額來收取保管費用,同時可以利用他們存儲的金銀來當做我們的資本進行投資,賺取利潤。”

我語音一落,又是一陣嘰嘰喳喳。

“那照你這樣說……我們為何不直接用你的‘飛錢’交易?那豈不是更加快捷。”一直坐在人群中央沉默不語,嘴角帶笑的柳閑歌忽然淡淡開了口,細長的鳳眸帶著一抹媚色隔著空氣看過來,頓時空氣中都一陣春色蕩漾。

我被他電到,定了定神。老大不愧是老大,一下子抓到了問題的關鍵點。

我就喜歡這樣的聰明人。

手指繞起垂在胸前的一縷長發在指尖把玩,我淺笑。

平靜回答,“我所說的‘飛錢’實質上隻是一種匯兌業務,它本身不介入流通,不行使金銀銅的職能,因此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貨幣。否則,我們豈不是用紙代替了朝廷銀子?一旦這樣的事發生,我們就必須用自己的銀庫為自己的那些‘飛錢’做擔保。這樣一來問題就複雜了,如果您隻是想解決運銀問題,大可不必讓‘飛錢’流通,但若是您想要讓整個王朝的商業繁盛,這件事就要另作打算了……”

我一席話輕巧得說出來,即便是說到最後一句,也沒發現話語中包括了多大的野心和氣魄。直到語落,我才發現,方才喧鬧嘈雜的大殿內,此刻竟然是鴉雀無聲。

打算盤的記數字的……一幹人等全都停下手裏的工作,眼睛一眨不眨瞪著我。

我強裝鎮定,清咳了兩聲,眨巴眨巴眼睛,純良無辜得對群眾們揮了揮手,“我隨便插句話,各位不要介意,不要介意。接著忙,接著忙,不要圍觀姐,不要耽誤工作……”

我們第一位男主總算是在女主萬般怨念之下隆重登場。

於是,為柳哥哥出場撒花撒花~~配樂配樂~~~~

配樂是董貞《情醉》,經過音頻怪物大人改編~~

喜歡的筒子可以去下~

如果大家喜歡咱推薦的音樂,那以後我會經常推的喲~~~

三妖自認為聽得歌也蠻多的~大家想要音樂可以說~嗬嗬啥風格都行我聽得很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