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2)

“我曾立誓,白道上的,我見一個,殺一個,殺淨為止!”洛驚寒語落,便不再與我廢話,手腕一甩,指尖的紅綢如同毒蛇一般竄出,直取那幾個佩劍人的咽喉。

電光火石的一刹那。

隻見一直像空氣一般沒有存在感的冰山美人,忽然足下生花,一個淩波微步瞬移至洛驚寒麵前,一指點中洛驚寒的膻中穴,一掌輕輕四兩撥千斤似得化去了洛驚寒的攻擊。

洛驚寒本是沒料到那個氣息很淡的男子竟然會是個高手,更沒想到他會突然出擊。更甚的是,當她想要反擊的時候,卻隻覺一陣如同海潮一般的洶湧內力灌入心脈,一刹那間竟然就讓她動彈不得。

高手過招,一招定勝負。

轉瞬,傅靜思重新又懶懶靠在了我身邊,垂首整理了一下微微皺起的袖擺。

洛驚寒退至門口,目光向刀子似得劈裏啪啦砍過來,“你是誰?!黑道上的?”

“我隻不過看不得有人死在我眼前罷了。”傅靜思漠然回了一句,話不對題。

“那個……他不是黑道上的人……”見傅靜思完全沒有回答的意思,我隻好頂著洛驚寒的熊熊殺氣,替他回答,“當然他也不是白道的,也不是黃道……呃,事實上,他不上道。”

傅靜思聞言,眼神頗為不爽得看了我一眼。

這邊傅靜思用眼神秒殺我,那邊洛驚寒又對我發飆,“宮妝淚!拜月教與連雲十二寨井水不犯河水,我也無意與你衝突,你不要逼我。”

“洛驚寒!我什麽時候逼你了!我招你惹你了?!明明是你一直看我好欺負咄咄逼人!你哥現在成那樣了,你急,我也急啊!天下都在著急!現在天下人都萬眾一心巴不得他趕緊複原了,趕緊恢複成正常的樣子!現在白翦瞳也死了,七殺教被你們追得滿天下逃竄,碧華夫人也掛了,碧玉樓躲在暗處不敢出來。你還有什麽不滿意的!你不想辦法救你哥,整天在外麵亂殺人,你對得起誰啊!”

“你說什麽?”洛驚寒被我一串機關槍似得話,噴愣了,愣了半天才憋出這麽一句。

我看著她那副表情,心忽然就軟了,不由自主放柔了語氣,“我剛才說了那麽一大串,我怎麽會記得嘛。洛驚寒……”

洛驚寒盯著麵前女子的眼睛,忽然,不知為何心底湧上一股難以抑製的憤怒痛苦和焦躁,她已經許久不曾有過這種強烈的感覺,仿佛一股火焰,要將她吞沒。

她忽然失卻了理智,咆哮,“你懂什麽?!你能了解那種所有至親之人都被殺盡了的感覺嗎?!你能明白我眼睜睜看著洛風涯被白翦瞳囚禁卻無能為力得那種總痛苦嗎?!你能知道我對所謂白道中人的痛恨嗎?!老天既然沒有讓我死,我便要報複!我要把比我更甚百倍的痛苦施加於他們!”

我靜靜看著她,忽然覺得悲哀。洛驚寒,如今的你,隻不過是一個被仇恨所衝昏頭腦的傻瓜……

“就算報複了又如何?死人可以複生嗎?你可以不痛苦嗎?殺死那些人,你真的覺得滿足了嗎?洛驚寒,問問你自己的良心吧。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樣子,簡直就是碧華夫人的翻版。”

一句話,隨著一道驚雷劃破黑暗的蒼穹。

洛驚寒瞪大了眼睛盯著我。她沉默得盯著我,瞳孔一點點的縮小。她的指尖,都在微微的顫抖。

“孽海茫茫,回頭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聲幽眇的勸誡,伴著喧囂的雨聲在廟中響起。隻見門口的和尚雙手合十,望著洛驚寒,滿眼滿臉寫滿了慈愛倆字。

我正深情款款望著洛驚寒,跟她做深層次的內心交流。結果被這死和尚打斷,一朝攻破。我咬牙切齒,用眼刀剜他,“你丫唐僧啊……”

眾人望天:唐僧是WHO……

“唐僧是一個羅裏吧嗦,以養人獸和大叔為樂,以調戲女妖精為興趣,還假正經的禿驢……”洛驚寒漫不經心接話。

等她說完了,洛驚寒忽然反應過來,眼神猛地一變,眼神銳利異常得盯著我。那雙眼睛在昏暗的光線中閃閃發亮,“你剛才說唐僧?!你……難道……”

我不由自主後退一大步,躲到傅靜思背後。

囧……難道我以前對洛驚寒講過唐僧的故事……

完了完了,露餡了……

“是你?真的是你?!”

洛驚寒一聲尖叫,下一秒,一陣天旋地轉之間,我已經被小丫頭撲倒在地。

她揪著我的衣領,騎在我腰上,臉幾乎就貼在了我的臉上,灼熱的鼻息都噴在我頸間。

“驚寒……你、你要幹嘛……”我瞪大眼睛驚恐得盯著她……啊~~驚寒啊你終於把持不住對我獸性大發了!

洛驚寒狠狠盯著我。那雙本來如此清明而美麗的眸子,此刻卻被仇恨和失望所汙濁。

“都是你!都是因為你!風涯才會變成現在的樣子!要不是為了你!一切也不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洛驚寒咬牙,那雙眼睛已經因為憤怒而衝血。她猛地把我按在地上,冰冷的手指扣住了我的脖頸。

脖頸上傳來的力道讓我明白,洛驚寒是真要痛下殺手了。我驚恐萬狀掙紮,四處搜尋傅靜思的身影,一轉頭才發現,冰山女王正事不關己得抱著手臂,悠閑得望天ING。

我手指奮力得向他伸,聲嘶力竭,“喂……你見死不救啊!你不是見不得別人死在你眼前嗎?!”

冰山美人作壁上觀拈花冷笑,“宮寨主,你用不著我救。”

我恍然大悟,現在我可是怪力女王啊,這種近身肉搏戰八成我也能打得過洛驚寒……於是我猛地一翻身,反撲之,把洛驚寒給壓在了身體底下。

於是乎,我和驚寒美人在地上滾做一團。

洛驚寒衣衫不整得在地上撲騰,混亂中,我被她拽斷了一小撮頭發,臉上被劃了三道血印,胸部被襲擊N次。我拚死壓製住亂撲騰的小貓咪,“洛驚寒你冷靜一點行不行!”

“冷靜?!你叫我冷靜?!風涯他為了你,淪落成了一具沒有靈魂的行屍!他受罪的時候你卻在哪裏?!你如此涼薄,根本配不上風涯的感情!”

洛驚寒暴怒,她的眼睛紅的幾乎可以滴出血來。

我一瞬間,仿佛被她的眼神刺中了一般,不由自主就放鬆了壓製她的力道。

洛驚寒抓住一刹那的破綻,猛然間內力全開,一掌向我劈來。

幕天席地一般的掌力襲來,千鈞一發之際,我全憑本能一抬手接下她那一掌。

隻聽“轟”得一聲巨響,兩股內力相撞,仿佛是洪水決堤一般,向四周灌去。整座小廟在傾瀉的巨大內力中震顫了幾下,幾秒鍾之後,終於支撐不住,轟然倒塌!

我在那一刻被震出屋外,重重落在了泥濘的雨地中。胸口一陣劇痛,喉間泛出一陣猩甜。輕輕咳了幾聲,才發現竟然滿嘴是血。我強忍著,支撐起身體。還沒能起身,一道冷光劃開灰暗的雨簾,停在我頸間。

我順著劍身向上看去,抬頭定定望著那執劍的人。

洛驚寒單手執劍,蒼白的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她握劍的手握得是那樣的緊,薄薄的皮膚下麵青色的血管暴突,指節都泛出了青紫。雨水將她那頭青絲都染透,海藻一般得貼在身體上。那瘦削的身體在濕透了的衣衫下,顯得那樣的脆弱而孤獨。

“驚寒……你也知道我死不掉,就算你這一劍斬下來,又有什麽意思?”

洛驚寒慢慢揚起一抹冷笑,“我砍你,不是為了殺你,是為了泄憤!”她語落,劍身猛地一震,震飛無數雨花,化作一道白練,襲向我的頭顱。

“你真的那麽恨我?”

血順著劍身一滴滴得落下,混入泥濘的雨中,蔓延成一片玄鐵般的顏色。

洛驚寒臉色慘白的望著我,她盯著我死死抓住劍的手,猛地想要收回劍,卻僅僅抽出了一小段。

鋒利的劍鋒劃破掌心的血肉,錐心般的疼痛一陣陣刺激著我的神經,我卻依舊死死抓住劍身,不願放手。

“對不起驚寒。你說得對,我當不起,我根本配不上風涯。而且,即便你現在想殺了我泄憤,抱歉,我卻不能死。”雨水落在我的睫毛上,像是淚,卻是冰冷的。我掌心的血一滴滴不斷地低落,我卻自虐一般,把劍,握得更緊。

“我要留著這條命,留著這副軀殼,這副靈魂,去救他。若是救不了,就和他一同墜落深淵。”

我不會再將他一個人留在黑暗之中了。

若是無法拉他出來,就讓我陪他一同墮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