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語音一落,房門便被推開,黑衣佩劍的女子邁過門檻,繞過五彩琉璃珠簾,以最普通的方式登場亮相。

話說那夏晚葭,如果不說我們是姐妹,我真是從外表絲毫看不出她哪點像我姐。

那女子不是不美,而是美得極其妖豔。豔骨中透著一股英氣,麗若春梅綻雪,神如秋蕙披霜。臉頰瘦削,鼻梁比一般女子更為高挺,一雙鳳眼,隨便看人一眼都是殺氣畢現。

妖孽。

這種妖孽就應該腳蹬高跟鞋,一手端著機槍,坐在摩托車上向路人ABCD掃射,然後滿臉張狂得笑。

小丫鬟立刻識相得退出去。

“晚葭姐姐~”我抬起頭,對她微笑,嘴角的弧度剛好露出一顆小虎牙。此蘿莉表情,初步鑒定殺傷力80%。

然而,夏晚葭隻是抖了一下,繼而便用看怪物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她在我對麵坐下,“夏子衿從來不會這麽叫我。”

“那以後我也不這麽叫你了。”我眯起眼睛笑。

腹誹著,看來剛才的表情殺傷力要重新評估。

“本來老太太說你從樓上掉下來,我還不信,結果回家一看發現你連氣都快沒了。”冷美人手指撐著額角,墨色的眸子斜四十五度看著我,淡淡的沒有什麽情緒流露,但是她後麵的話狠狠刺激了我一下,“小丫頭片子,你他媽的什麽時候才能讓人省心一點?我新婚不久,還在如膠似漆期,因為你我不得不拋下青山秀水,拋下我家甜心寶貝,回這個陰氣陣陣的鬼地方。結果,你現在卻連我是誰都不知道,用一種看籠中展品的眼光盯著我。我辛辛苦苦罩了你這麽多年,本來想等你出息了再全數討回來,你竟然都不記得了,我真是虧得血本無歸。”

你能想想一個古裝美女,突然麵無表情,語氣平緩,一字一句,帶著些許的南方口音說出以上的話嗎?

“嗬……”我嘴角抽了一下,賠上一個小人諂媚的笑容。

“……”夏晚葭看了我一會,然後緩緩搖了搖頭。

“我知道,你這次是怨恨老太太把你嫁給拜月教的那個變態,想以死相逼吧?如果我沒有嫁,我肯定會代替你去……”

“晚葭……”這麽有犧牲精神的老姐,她說的如此煽情,我還不得擠出兩顆眼淚配合她一下。

“你不用笑得這麽假,”夏晚葭忽然揚了揚嘴角,頓時,那張豔麗的臉一下就生動起來,隻不過,她笑容雖美,說出的話卻很有殺傷力,“我隻是覺得,我武功比你高,腦子比你聰明,性情更是比你好了不知多少倍。如果我落在拜月教教主洛風涯那個變態的手裏,活下去的可能性比你高得多。說不定,你嫁過去,不僅不能讓碧玉樓免於被拜月教**的噩運,反而加速惹怒那個變態教主,讓他殺了你,再來殺了我們全家。”

她越是說,我越發覺得其形象膨脹,膨脹膨脹。

最後,她變得大大的,我變得小小的縮成一團……

“……”我陷入呆滯0。1秒之後,眨了眨大眼鏡,一臉崇拜,一臉花癡,喃喃道“阿姐……您所言甚是……”

(三妖:所謂冷脫——冷感+脫線……咱研發出的新品種……BH是彪悍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