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我身體不適了幾天之後,終於,真正的悲劇,發生了……

當日,我從早上開始,就覺得四肢酸軟,腹痛難忍。和洛風涯在吃午餐的時候,忽然,一陣不詳的感覺襲來。

當即愣在原地,不敢動彈。

“怎麽了?”洛風涯立刻察覺到我臉色不對,幽幽轉過頭來,目光不聚焦盯著我問。

我“啪”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

“吃飽了……”然後,我做淡定狀,扶著桌角,一點點站起來……

“你臉色不太好。”

我夾著腿,動作三分猥瑣七分詭異得往一邊挪,邊挪邊擺手,“沒事,你繼續吃,吃好喝好。我先回房了……”

洛風涯認真得看著我的臉色,我看他有要過來扶我的意圖,立刻豎起一掌,橫眉怒目,嚴詞拒絕,“你吃你的!不要管我!我現在好得很!沒問題!沒問題的……拜拜,待會見……”

一邊說,一邊小碎步快速移向門邊,以最快蝸牛速,消失在洛風涯視線中……

我CAO……

太囧了!

老娘我的大姨媽竟然來了…………

話說我都穿越來了將近半年了,怎麽現在才來……難道古代女人周期比較久嗎……不會一次來留個星期把半年的量都補回來吧……

好不容易在侍女攙扶下回到房間裏,立刻鑽進被窩,把自己裹起來。

淚,誰能告訴我,在這個沒有衛生巾的時空裏,我們女人要怎樣對付自己橫流的鮮血……

我迷迷糊糊躺了沒多久,洛風涯“噔噔噔”又跑過來看我。

洛風涯也看我臉色如糞土,於是很識相沒說話,隻是蹲在床邊看著。

過了一會,貌似風涯哥哥實在忍不住了,忽然幽幽吐槽說……

“有血的味道……”

囧馬裏馬裏唄唄哄……天哪,大哥,您別再來添亂了……

“有麽……”我嘴角抽搐,有氣無力道。

然後,風涯哥哥非常萌得,做小動物狀嗅了嗅,突然,語氣變得很嚴肅,“你受傷了?”

他說著,就劈手來掀我緊緊裹在身上的被子。

老娘我大驚!

不過還好我眼疾手快,小宇宙爆發,在洛風涯碰到我之前迅速一裹,把自己過成蟲子狀。

洛風涯看著我,目光不解。

我盯著他,嘟著嘴巴,眼神特別像一隻被踩了尾巴的貓。

不過洛風涯依舊鍥而不舍盯著我,貌似是這回我不給他一個交代,這孩子就不會善罷甘休了。

“……”我沉默了一會,終於開了口,“是啊,我是受傷了……我TM十年前被螳螂砍了一刀……”

洛風涯:“……?”

我歎了口氣,作苦大仇深狀,“事情是這樣的。十年前,一隻蚊子和一隻螳螂在吹牛B。碰巧,我在離它們不遠的地方洗澡。蚊子很自豪的說:看,我在她胸前叮了兩口,現在腫的這麽大了;螳螂不服氣的說,那有什麽,我在她兩腿間劈了一刀,至今還每個月都在流血……”

我語落。

四下一片寂靜,隻有冷風吹啊吹。

我忍不住更加裹緊了被子……

真的好冷啊……

T.T……同樣是講冷笑話,咋洛風涯和柳閑歌的差別就這麽大捏……

“你了(liao)了沒?”我再次嘟起嘴巴,用懷疑的目光望向洛風涯。

為啥我覺得風涯哥哥完全沒有理解我的隱喻呢……

不知道是不是眼花,恍惚中覺得洛風涯麵癱的臉,瞬間漂移了一下。

“噢……”洛風涯終於鬆開抓住我被子的手,悻悻得退到一邊去了。

“那個,如果方便的話,幫我把流花姐姐或者是洛驚寒叫來好嗎……我現在需要她們……”

“呦,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你也會找我?”

我話音未落,就聽到妖女冷若冰霜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囧TZ。

洛驚寒怎麽有事沒事就幽靈似得在我身邊晃蕩,難道她很閑嗎?很閑應該去泡帥哥啊,幹嘛圍著我轉,莫非真的是個彎的……

“風涯,麻煩你先回避一下,我們要討論一下隻有女人能解決的事情……”

我疲憊得抬手,哄小狗一樣對洛風涯甩了甩。洛風涯倒是合作,對於我這種無禮行徑沒有什麽表示就繞開洛驚寒,消失在了門口的珠簾外。

“去浴室。”

“呃?”

“幾百裏之外就聞到一股腥味,惹得小武興奮地不得了。”洛驚寒說著,的腳尖點著地麵,徑直向著浴室走過去。

我裹著被子跳下床,肉蟲一般在她屁股後麵挪動,“小武是什麽啊?”

“我的坐騎。”

啊……那隻白虎……

“它的大名叫武鬆嗎?”

“什麽?”

“沒什麽沒什麽……”

(妖某:一秒不吐槽你會死啊?!

女主:也許吧……沒試過……)

洛驚寒命令我脫光了泡進溫泉裏,然後替我運功驅血。原來她們這些武林高手搞定大姨媽的方法是:一次性把N多的量都逼出來,這樣就省了好多事……

洛驚寒坐在我背後,一隻手按在我神庭穴上。

比較神奇的是,我能感覺到她手觸碰的地方蘇蘇麻麻的,似乎真的有什麽東西在不斷從穴道流進經絡裏,然後運轉全身。

碎碎念:啊,早知道內力還有這種好處,我就不練點穴手,練逼血了。

“喂,風涯有沒有告訴過你他以前的事情?”

就在我躺在熱水裏,快要睡著的時候,妖女清冷的聲音突然在空闊的浴室裏響起。

“沒有……”

說起來,洛風涯真是夠沉默寡言的,和我在一起的時候很少會聊天,每次都是我一個人嘰裏呱啦講個不停,告訴他一些我在中原經曆的有趣的事情。他從來不會主動對我的過往發問,也不會說起自己的事情。

“我猜他也不會說。”洛驚寒輕蔑得哼了一聲。那意思好像是在鄙視我這人不靠譜,風涯哥哥完全不能指望我。

我咬了咬嘴唇,翻了個白眼沒有反駁。

大丈夫能屈能伸,我小命還握在妖女手裏,不得不服軟啊……

“曾經父親還在世的時候,很多人都覺得風涯很傻……”

洛驚寒淡淡的繼續開了口,語氣很隨意,帶著些回憶和飄渺的味道,很像是在自言自語著。

“包括大哥,包括先代的護法、左右使、聖女……他們都覺得洛風涯沒有表情,也不說話,覺得他隻是一個聽話的殺人工具罷了。沒有人真正的在乎過風涯。相比來說,那些人都覺得大哥才能擔任下任教主的職務……”

洛驚寒說到這裏,忽然淡淡得笑了,依舊是她慣常的那種森寒而凜冽的笑,讓人覺得有刺骨的寒意,“誰不是趨炎附勢呢?他們以為風涯什麽都不說,就是什麽都看不懂,什麽都不明白嗎?”

我忍不住把身體向溫泉裏縮了縮,仰起頭看著霧氣氤氳著的奢華的浴室天頂。

“你別看風涯那樣,其實他比任何人都更加懂得這個世道。別忘了……他的身體裏,住著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