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這兩天變得不那麽無聊了。

原因是,某日我找洛風涯結果找迷路了,東拐西拐,結果找到了流花姐姐一幹人等。

那時候,一向淡定的小辮子叔叔忽然一個瞬移出現在我麵前,熱淚盈眶握住了咱的手……

他隻說了一句話。

——

“我們打了那麽多年鬥地主,終於可以搓麻將了!”

Σ(⊙▽⊙"a

……原來,這裏也流行搓麻的……

於是乎,咱也加入了流花、小強哥、鞭子叔的劈裏啪啦搓麻將行列。

“吃!”

“MD,你又搶我牌。”記性不好的大叔看完自己的牌才發現自己的杠子又被搶了。

“哈哈,大叔你好歹也是練武的,反應要快一點嘛……”幸災樂禍的某女幸災樂禍道。

“……!@#$%^&*……”(各種嘈雜爭吵丟牌聲)

“自摸!”某女一隻腳踏在椅子上,袖子卷的老高,完全《功夫》裏包租婆造型。

“啊!這樣的爛牌你也胡!”嗯,冷冰冰的小強哥也暴走了,此人還差一張牌就清一色一條龍。

流花姐這次倒是淡定,“嘿嘿”冷笑一聲,推倒麵前的牌,“放心,即使她不自摸你也贏不了,你的胡牌在我這裏……哈哈哈……”

小強哥臉色一沉,殺氣四溢。

這廂流花姐姐頭頂避雷針冷光閃閃。

我趁亂開始收錢,這就是所謂的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嗯……咱有自知之明,不圖贏大的,有利就賺……

偶然一抬頭,看到窗外一張木愣愣的臉,三分慘白七分陰鬱掛在那兒,冷不丁嚇得我胸上一抖。

“風涯,你怎麽又在門口站著啦?大白天的別陰區區的啦……”不耐煩揮揮手。

洛風涯慢慢眨了一下眼睛,然後幽靈一般又漂移走了。

“教主他啊……寂寞了……”流花姐一邊碼牌一邊很有母性得搖了搖頭。

她話音剛落,小辮子叔叔和小強哥都不約而同抬頭看我。

然後我準確受到那眼神中的暗語。

——教主固然重要……但是,為了我們的事業……隻能暫時委屈教主把夫人借我們用用了……

於是咱打了個嗬欠,假裝剛才啥都沒發生,繼續碼牌。

好景不長。

沒多久,不速之客再次登場。

“啪”。

一聲脆響,一串手珠不知從何方飛來,帶著超強氣勢把我麵前的牌整排打到,然後停在了我麵

前。

手珠為千年羅漢珠所製,汲取天地精華而其中凝有氣色光彩,上刻蓮花座紋圖,經曆不知多少年月,卻不見磨損。無人知其所來,乃神物。

我把羅漢珠拿起來,囧然覺得……怎麽那麽眼熟啊?

這個不就是我從碧玉樓出嫁時碧華夫人給我戴上的那串嘛?我明明是把它遺落在天下堡了呀……

MASAGA?!

妖女不知何時已然漂移在我麵前,居高臨下俯視著我,完全是睥睨天下——獨孤不敗天下無敵的氣勢。

我不由自主抖了一下,“你……去了天下堡?”

腦中不由自主浮現出洛驚寒帶著肩扛式導彈終極戰士狀,她腳下天下堡陷入一片火海的景象。

“嗯。”

我又抖了一下,小小聲,“你……你沒有造成天下堡和拜月教之間的國際爭端吧……”

洛驚寒挑了一下眉毛,雖然我運用了某種她理解不能的詞匯,但是她明顯是了解了我的意圖,於是有點不爽的語氣回答,“我隻是拿回了這東西而已,我沒時間和雜碎動手。”

啊……

暗自鬆了口氣。

“跟我走。”

等我回神,看見洛驚寒那烏黑油亮的黑發在我麵前華麗得劃了道弧線,妖女說完轉臉就走。

“……”流花、小辮子叔叔、小強哥集體沉默,低頭假裝啥事都沒有發生,完全無視我求救得幾乎熱淚盈眶的眼睛。

見我不動,妖女一隻腳跨出門檻的時候,再次回頭。

“快點。”聲音不大,但是不耐煩的情緒很鮮明。

“是!”我立刻唰得從椅子上站起來,噔噔噔跑過去。

嗯……

我看洛驚寒比風涯哥哥那個氣場強了不是單倍數的……

咱小媳婦狀唯唯諾諾小跑著跟著走路似遊魂飄的洛驚寒。

“那個……我們去哪啊?”跟著洛驚寒在石柱交錯的長廊跑了一會,終於我忍不住開了口。

“找洛風涯。”

“為什麽啊?”

“試試那鐲子。”洛驚寒的嘴角似乎是揚了一下。石壁上的火光落在洛驚寒的側臉上,隨著她快速移動的身影,她的麵容明暗不定……

呃……更加恐怖了T.T……

“試?怎麽試啊?”

我話音剛落,洛驚寒突然頓住腳步。她刹車係統比較高級,我就不行了,差點一頭撞洛驚寒臉上……

“混沌者,虛無也,此處即彼處,今時即明時,無色無相,粘稠而已,偶有虛空彌沫,為異物,飄蕩其中。混沌初分,開天辟地間,清氣升,而衍周天星辰,濁氣沉,而成厚土幽冥,惟一周山立天地間。盤古身化山川萬物,致四海洪湧澎湃、激蕩不息,地仙界難以平靜,鴻鈞取混沌中二十四虛空彌沫,成二十四顆定海珠,五色毫光朦重,鎮懾四海,平息地仙界。後,二十四顆定海珠為截教隱仙、天皇得道者趙公明所有。”

“……啥……”咱腦袋上黑線三條,“請說漢語……”

無奈洛驚寒一旦變成學術狀態就根本不理我,自顧自繼續神神叨叨,“封神一戰,趙公明榜上有名,合該身殞,二十四顆定海珠為落寶金錢所落。燃燈道人得定海珠,有言:今日方見此奇珠,吾道成矣。二十四顆定海珠與佛門有緣,燃燈道人為求大道,投身佛門,為過去七佛之一,燃燈上古佛,二十四顆定海珠衍二十四諸天,大興於釋門。其餘不知所蹤。”

洛驚寒語落,兀自陷入某種我理解不能的沉思之中。

咱頭上黑線三道,為了不讓自己顯得太過文盲,於是幹笑問,“哦……這樣啊……所以呢……?”

洛驚寒嘴角又是一揚,眉眼間露出一抹邪魅,“你以為為什麽洛風涯一定要迎娶碧玉樓之人?”

“……”難道……“是因為這串珠子?”

“沒錯,”妖女笑意裏妖異更濃,“料想那碧華夫人為了保住自己寶貝女兒的性命,會把這串珠子給賠上。”

“啊?保命?”我撓頭,明明我沒有戴珠子也沒事啊……

“碧玉樓鎮守幽冥****,有上古鴻蒙輪回蓮之蓮頸才得以鎮天下幽冥之氣……”

我頭上又一朵烏雲飄過,響雷三聲。

囧……怎麽武俠變成了玄幻……

“而這串手珠,不知道碧玉樓從哪裏弄來,可定天下萬物,無論形影氣魂。無論誰帶上,都可保魂魄不散。”

洛驚寒最後一句話我總算聽懂了。

“也就是說,戴上它的人,即便是接近洛風涯也不會被惡靈吞噬而身形具散?”

“嗯。”

“噢……”我眨了眨眼睛,忽然豎起食指,“那也就是說這玩意對我來說沒用嘛~”

“……”洛驚寒忽然一把把我手上捧著的手珠奪過去,“不是給你用的。”

“咦?那是你用的?這樣的話,你們兄妹就可以來一個久違了的親情世紀大擁抱……”

我這話還沒說完,不經意瞥到洛驚寒冰冷刺骨的眼神,立刻閉嘴。

“哈哈……那莫非是給洛風涯的填房小妾的?”

“……你想死嗎?”

呃……完了,這回真的生氣了。我真的隻是想緩和一下尷尬氣氛啦……

呃……果然,不能和姓洛的開玩笑……

拚命搖頭ING.

“……”洛驚寒一臉“我不要和蠢貨說話”的神情,轉臉繼續走,不再理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