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洛風涯練劍從不用劍。

說好聽點,風涯哥哥那是武功高到一定境界,信手折枝、覆手挽花,而為劍。

正如當年老謀子導的《英雄》裏,陳道明叔叔那一句至理名言——人就是劍,劍就是人。

(妖某撫須:想當年那句“人就是賤”堪稱經典啊……)

他依舊是一襲黑衣,黑,卻如此飄逸,衣舞如一朵盛放著凋零著旋舞著的黑色蓮花。

濃濃一片墨色之中,隻有那雙手是素白的,素白的掌中,迫人的煞氣席卷而出。

他的身形緩急而有致,明明快得根本讓人看不清,但又讓人覺得他的一招一式如此從容。起承轉合之間,足下生花,翻手為雲,優雅得仿佛一條遊弋空中的蛟。

那黑色的發絲間,那麵容是蒼白的。連唇間都不帶一絲血色。而那雙眸子中的黑,如此濃重,任誰也無法化得開。

洛風涯正在練劍的沙場之中,我躲在洛驚寒背後遠遠看著。纏繞在劍上的惡靈嘶吼呼嘯,嗯……

“……真像科幻片啊……”我忍不住感歎了一聲。

洛風涯似乎這時才發現我和洛驚寒的存在,風涯哥哥練劍還真是全神貫注……雖然我更覺得剛才他那表情是貌似在發呆。

“接著。”洛驚寒說著,一彈指,那串羅漢珠就化為一道流光“嗖”得飛了出去。

洛風涯一甩手,那根被當成劍的樹枝就一下直直戳進了石壁中。

OMG……人家入木三分,他入石三分……

轉而,洛風涯隨意一抬手麵無表情抬手接住佛珠,然後慢慢攤開掌心,低頭看著那串躺在掌中的佛珠。

“什麽東西。”他的聲音依舊是淡漠的,絲毫沒有因為剛才的劇烈運動而出現任何氣息的起伏。

“碧玉樓的定海珠,”洛驚寒語氣間帶著一點洋洋得意,“現在你不用擔心魂飛魄散了。”

洛風涯隻是低頭看著那串手珠,神色僵硬,許久沒有說話。

“那個……什麽魂飛魄散啊?”一直被當空氣的在下,憋了半天,終於忍不住問出口。

不知道為什麽,聽到這句話總覺得心裏非常不安。我用詢問的目光看向洛風涯,但是洛風涯的目光隻是和我交錯了一瞬間,旋即就避開了。

“他果然沒有告訴你。”洛驚寒冷笑了一聲,“也是啊……告訴你又能有什麽用呢?”

“哈?……”我嘴角抽搐了一下。

幽怨地腹誹:你不毒舌會死嗎……

“沒有人使用力量是不需要付出代價的。”妖女忽然收斂了臉上冰冷的笑意,那雙野獸般的瞳孔斜瞥向我,殺傷力十足。

“哈?……”好一個複雜的雙重否定句……

“你知道為什麽曆代拜月教教主都會死的很早麽?而且……是能力越強,似得越早。”

“惡有惡報,自作孽不可活……”我下意識嘟囔了一句,但是發現洛驚寒猛地收縮的瞳孔投射過來的殺人信號時,我立刻迅雷不及掩耳改口,“嗯……諸位先代教主都太驚才絕豔了,連老天爺都喜歡,於是迫不及待就把他們請回去了……啊哈……”

洛驚寒冷冷哼了一聲,“是因為……”

“召喚惡靈的代價就是——靈魂會一點點被惡靈吞噬殆盡,直到完全被吞噬,成為一具行屍走肉。他們為了追求力量,最終都是同一個下場——成了埋葬在墳場中萬千僵屍中的一個,永世不得超生。”

“?!”猛然,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直竄上頭頂,整個脊背都是森寒的。我不可置信看向洛風涯。

“不需要召喚咒就可以呼喚惡靈?哼,天下哪有那種好事,”洛驚寒再一次露出那種帶著恨意的冷笑,“父親那個瘋子。他是……把召喚咒刺在了風涯的身上!”洛驚寒說著,她的情緒愈發激動起來,音調也忽然拔高了,變得有些刺耳,“先代也有人曾這樣做過,結果呢?!有一個熬過兩年的嗎?!他為了追求地位,竟然這樣對待他自己的兒子!他那時候肯定是沒想到大哥會被殺死吧!哈!那家夥被風涯殺了,風涯任何人也無法觸碰他,我當時真是想看看他知道拜月教要絕後的時候會是什麽表情!”

“要是沒有你……”洛驚寒忽然停止了她瘋狂的眼神和語言,目光猛地投到了我身上。那目光仿佛有實體一般,瞬間砸在我的頭頂,一聲轟響。

“夠了。”洛風涯的聲音響起來,他向來平緩像開水一樣的語氣裏,這一次似乎帶上了點焦躁。

“驚寒,夠了,不要再說下去了。”難得的長句子。

洛驚寒臉上激動的表情也一瞬間就消失了。她輕輕一轉身,墨色的發絲在空中還沒落下,下一秒,人就不知哪裏去了。

沉默。

忽然就此放大。

空空的沙場中,我和洛風涯隔著幾步站著。明明沒有風,卻有種恍惚的錯覺,仿佛漫天都有冰冷的黃沙在落下。忽然,就生出那麽點蒼涼的意味。

“她說的都是真的?”

洛風涯隻是安靜得站著,手中握著那串珠子,沒有回答。

“你真的……”

“竟然……”

我退後了一步,不可置信,不願相信得搖了搖頭。忽然覺得方才全身凍結了的血液一瞬間又流動了。

不,確切得說,是沸騰了!

“難怪……”嗯,悲情的女主說話時尾音要有一點點顫動。

“難怪!”

“?”莫名其妙的男主呆呆的臉上落下一個大問號。

“難怪你們都對我這麽好!原來是把我當成生育工具!我告非(這兩個字要合體來看)!我一個新時代受過高等教育、破除封建迷信的大好青年,竟然淪落到了這個地步!”

我猛然爆發,中氣十足暴怒得吼出來!

“我已經忍了很多天了!先是流花,現在竟然連洛驚寒都這麽說!我忍無可忍了!!我要離婚!!”

分貝可觀,餘音繞梁,震得沙場都抖了一抖。

洛風涯依舊是保持著剛才的神態和動作,良久,洛風涯終於緩緩開口。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