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小辮子叔叔,邊吃瓜子邊翹著二郎腿看熱鬧:“你說……教主和夫人這是怎麽了?”

流花姐姐在一邊一粒一粒細細得給瓜子剝殼。貌似這位姐姐是喜歡剝出一把之後,然後一口全塞進嘴裏……

姐姐抿唇一笑,千嬌百媚,“這不是明擺著嘛?~小兩口吵架呀!”

“吵架?為啥?”不知從哪裏冒出來的小強哥也****一句,順便還搶了流花瓜子一枚。

流花姐臉色一變,眉頭皺成“川”字,麵露擔憂之色,“莫非……那個不和諧了?……”

小辮子叔叔和小強哥同時抖了一下。

話說——

這女人……整天腦子裏想的都是些啥啊?……

我的確在鬧脾氣。各種鬧,鬧得無比歡騰。

通常一個人敢如此放肆,是因為他知道有一個人無論怎樣都會縱容你,哄著你,直到你開心為止。我們可以把這種行為概括為四個字——蹬鼻子上臉。

“子衿。”

“別跟我說話。”見某人遊魂一般飄過來,我立刻從椅子上把屁股挪開,噔噔噔走向屋外。

洛風涯倒是聽話,果然沒有再說話。隻不過一直背後靈一樣貼著我飄來飄去。

我出房間,他幫我開門。我喝水,他幫我倒茶。我洗手,他幫我遞手絹。

“喂,洛風涯。”被糾纏了一個多時辰,實在很想去廁所,於是忍無可忍猛然頓住腳步,猛地回頭——呃,發釵都被甩飛了一根。

洛風涯果然沒有一頭撞在我身上,畢竟人家武功那叫一個登峰造極,來無影去無蹤,殺人舉手刀落而不粘血,我動作怎麽快在人家看來都應該是慢放吧?

話說回來,這樣的話,難道武林高手們一天到晚都生活在鏡頭慢放之中……?

(妖某【無力】:你能不能不要一天到晚糾結在你詭異的臆想裏?!快點推動情節發展!)

“我說,你現在不是戴上那串手珠定住了魂魄,所以惡靈不會隨便放出來了嗎?!”

“是。”風涯哥哥回答得幹淨利落,極其完美。

問題是,我說的是反問句,不是疑問句啊!

我嘴角抽了抽,深吸一口氣,“我是說——你現在不用於別人保持距離了啊!你完全不用隻粘著我了嘛!你可以和流花她們去打麻將!可以和你那一堆漂亮的侍女妹妹們!可以去和你驚寒妹妹促進親情!還可以去跟你養的大雕親密接觸!這麽多事情可以做,幹嘛跟著我啊!”

一口氣飛快說完以上這一堆。嗯,肺活量真不錯。

洛風涯似乎是怔了一下。

看他愣在那裏,我反而囧住了。莫非風涯哥哥立刻覺得我說的很有道理,於是打算扔下我去調戲漂亮MM去了?

正在我忐忑不安的時候,洛風涯突然從他鬆鬆垮垮的衣袖中,伸出那隻素如蘭花的手,輕輕拽住了我的袖子。

那小小的動作裏,滿滿透著依賴和珍惜。

當時你說我不震驚、不心動那當然是假的。

咱那顆心髒騰騰騰跳起來,哪裏是小鹿亂撞,完全是狗熊亂撞……

洛風涯這招跟誰學的啊!哇KAO!這麽純情!姐姐我都把持不住了!

“我擔心你走丟了。”

接著,我朦朧中聽到風涯哥哥淡色的薄唇一張一翕,吐出來這麽一句。

“啥?”

啪嗒。咱心中有啥玩意,忽然就那麽華麗麗的,碎了。

……

“洛風涯!!!你!!!”

於是,教主和教主夫人拉拉扯扯卿卿我我的夫妻吵架八點檔戲碼,繼續上演。

“子衿,吃桃子嗎?”

“不吃!”

“子衿,吃花生嗎?

“不要!”

“子衿,吃香蕉嗎?”

“喂!我又不是猴子!”

“哦……那吃紅豆糕嗎?”

“……”某人已然在暴走的邊緣,“洛風涯!你把我當豬來喂嗎?!你當我是豬嗎?啊?!”

“我沒有把你當成豬。”

“…………”某人一字一句咬牙切齒,“您,能不能,別用,這麽認真的語氣,回答……好像,你真的,在考慮,我是不是豬一樣……”

“哦……我真的沒有把你當豬看。”

“……”看著風涯哥哥凝滯著卻認真的眼睛,某人忽然就徹底無力。

總之。

和教主的相處模式,至今仍舊很囧。於是乎觸景生情,雖然不知道哪裏有景了,咱不可抑止開始懷念柳哥哥。

柳閑歌和我的默契點就在於——無論我們彼此怎樣拐彎抹角,大家都對彼此的意思心知肚明,那說話叫一個舒爽啊……而洛風涯……即使說得再怎麽明白露骨,用三千字來解釋本來三百字能表達的意思,我們還總是無法準確理解對方——問題的症結就在於——我們思維根本就不在一個次元裏啊啊!

總之。

這場我和洛風涯的第一次爭吵,最後,就那樣消弭於無形,就那樣隨著晚霞最後一縷餘輝,而無疾而終了……

(妖某人【咬牙】:你在感傷個什麽勁啊!要不要仰頭四十五度再淚流滿麵一下!)

最後,洛風涯答應了我一個我無法拒絕的條件。

那就是——

我知道你們想的是華麗麗的H,嗯,不好意思,不是的,啊哈……

那就是——

洛風涯要帶我去坐落於拜月教西南麵的西域名城,來個蜜月旅行~~~~

在這個雞不拉屎鳥不生蛋的鬼地方憋了那麽久,我感覺全身都可以長出菌類來了!現在,總算有機會可以出去,我當然是死也不會放過!

於是趁熱打鐵,趁火打劫,又提出了個附加要求。

“我要——我們兩個,微!服!出!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