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堡主!”韓涵不顧一切衝到門口,用身體擋住柳閑歌的去路,“你不能去!”

“韓涵,你讓開。一向情緒不易外露的男子,這一刻的眉頭卻是緊鎖的。他的聲音並不大,但是卻透著不容反駁的氣勢。

“夏子衿……她、她也許不在月落天涯裏,堡主您等情況確定再去也不遲……”

“不遲?”柳閑歌盯著韓涵的眼神,細長的眸子微微眯起來,透出一絲危險的信號,“我知道她在裏麵。”

“如果您一定要去,那請堡主下令延遲計劃!”韓涵被盯得冷汗之下,表麵上卻仍然強硬。

延遲?

多耽誤一刻,危險便增加一分。

這個險,他不能冒。

“不行。”柳閑歌冷冷拒絕。他決不能讓如此多的武林同道白白犧牲……一著不慎滿盤皆輸,他已經因為各人恩怨,而將整個江湖卷入一場混戰。現在他絕對不能再因為一己私利做出錯誤的判斷,而招致不可彌補的武林大劫。

但是……那個女子,他也決不能棄之不顧!

他寧願去拿自己的性命去賭,也要救她出來。

他答應過她,要帶她回去……

“堡主!已經來不及了!我不能讓你去送死!”韓涵見柳閑歌如此堅決,驟然拔出佩劍橫在柳閑歌身前,做出誓死不退的架勢。

天知道,他拔劍的一刻,手都在抖。他吼出那一句,聽起來嗓門大,其實半點底氣也沒有。

柳閑歌隻是淡淡瞥了他一眼,嘴角浮上一點諷刺的笑意,氣定神閑得反問,“憑你,能攔得住我?”

“攔不住……”韓涵的掌心已經沁滿了汗水,“那至少屬下和您一起去!屬下絕不讓堡主孤身犯險!”韓涵不由自主退了一步,但是仍不肯讓開。

“你會拖累我。”微蹙的眉頭說明說話人已經不耐煩。

“我……”

一刹那。柳閑歌出手了。

電光火石之間,韓涵直覺的眼前一花,腦袋一痛。再一看,柳閑歌已經在門外。

那一瞬間,柳閑歌隻是抬起了手,修長的手指曲起,“啪”在韓涵腦門上彈了一下。

“堡主!”

漫天流光溢火之中,清傲獨絕的男子手握三尺秋水長劍,狂狷的風揚起他的發絲。

“如果……月落天涯坍塌了,我卻沒有回來,你知道該做什麽嗎?”

韓涵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頭腦“轟“得一聲,他踉蹌了一步,肝腸寸斷得喊,“不會的,堡主!”

“嗬,”清淡的笑意飄散在空中,“如果是那樣,限你一日之內,挖地三尺,也要把我挖出來。”

韓涵把那句“我們不能沒有你!”生生吞了回去,千言萬語畫成一個字——

“哈?”

望著消失在熊熊烈焰中的背影,韓涵很迷茫得撓頭,“裴寶,你說剛才堡主那句話是啥意思?”

裴寶,站在韓涵身邊同遠目,“……”

韓涵:“是不是……讓我們為他收屍?”

裴寶,忽然用很奇異得目光盯著韓涵,“我會把你剛才說的話一字不差轉告堡主。”

韓涵:“哈?!”

一聲蕩氣回腸的“雅蠛蝶~~~~~~~”回響在被焰火映得猙獰的天幕之下。

????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

如此循環往複,喊了幾十聲之後。

我很爭氣得,喊煩了……

於是開始變奏變調,套上義勇軍進行曲的調子繼續喊“救命,不願做僵屍的人們,把你們的血肉築成新的人牆,可愛女主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接著換成黃河大合唱GOON,“僵屍在吼,僵屍在叫……”

切歌,變阿杜的天黑:“女主若死了,男主要怎麽活;女主若走了,男主要怎麽睡;女主若破了,作者要怎麽賠……”

其音也,

淒哀婉轉,催人淚下。

餘音嫋嫋,繞梁三日。

我在僵屍海裏俯仰沉浮,四十五度仰頭望青天,回首我往事前塵,做著深沉的人生思考。

不明不白穿越。不情不願嫁了。

我上輩子作了什麽孽啊?為啥突然就出現在這裏?為毛至今一點兒也想不起來呢?

我到底是哪個時代的人?我到底是不是人?

得了。

我們本就是被上帝踢到這個世界來受苦受難,贖罪來的,想那麽多幹嘛?

自己本來就是個生存能力頑強、隨遇而安的人,既然想不起來也強求不得,總覺得也許很快就會突然想起來,潛意識裏甚至覺得也許想不起來更好一些。

至於柳閑歌和洛風涯……

我撓了撓下巴,有點無奈得歎了口氣。

同樣多金,同樣美男,同樣都是呼風喚雨,才豔絕冠天下的人物,都是站在時代的風口浪尖上的時代的弄潮兒啊~~

隨便哪個女人,見到他們兩不動心的那一定是百合lesbian。

你說我不動心那是假的,看到那兩人身體不由自主就粉紅色小愛心冒了滿眼,鼻腔泛熱,腎上腺激素分泌加速。

隻不過,至此為止,我並不想將終身就這樣隨便的托付給誰。況且,我這一鳩占鵲巢的不明外星生物,也沒“終身”能托得起啊!人家說女人嫁了就跟投資一回事,我隻是一隻遊魂,連本金都沒,往哪裏投嘛!

要本著對自己對他人負責的態度,戀愛這件事,事關重大,要從長計議!

我撓了半天下巴,沉浸在自己綿綿桃花思緒中時,被身邊一僵屍擠得一個踉蹌差點跌倒。立刻從神遊太虛狀態回歸現實。

話說居然在這種臭氣熏天腐屍滿地的情況下,我都能如此超脫考慮我的人生大事,莫非,我已經到了物我兩忘的無上境界了!

(小三:……你神經簡直比橋墩還粗……)

“天哪!!!!!在不出現男主救我,我就又要穿越啦!!!!!!!!”

一陣沉默之後,我最後爆發,再次,深海龍吟一聲,震得整個月落天涯抖了三抖。

“子衿?”

轟然一聲震響,伴著我“穿越啦穿越啦……”的回聲,響徹大殿。

白衣白袍的清俊男子,手握青萍三尺,衣衫和發絲都沾染了些仆仆風塵。雖是土花塵蠹,但那一分風塵之中的頹廢,也是另一番風味的絕代風華。

我激動地淚濺三尺,“柳閑歌?!”

不過,我還沒來得及華麗麗奔去,來個華麗麗、感動天地的世紀大擁抱,周圍的僵屍們就如脫韁的野馬,不,野狗,一般嘶吼著撲向柳閑歌。

竟然在我前頭搶鏡!太不符合電視電影的情節發展邏輯了!這個時侯難道不應該柳閑歌挽著我在前頭唯美得奔跑,背後僵屍大軍當背景襯托我們感天動地生死相許情比金堅嘛!

哎,算了……現在不是咒罵編劇的時候,逃命要緊……

“我的個媽呀,大哥你衝進來幹嘛!你不想活了啊!”我一聲慘呼,撕心裂肺。

“子衿,你先走!”團團包圍圈中間,柳閑歌手中長劍化為漫天流光,將周身的僵屍都攏在劍光之中。不一會,腳邊就屍體成堆。

我定睛一看……

柳閑歌果然聰明,發現那些僵屍是不死之身,於是把它們都砍碎了手腳,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小三:你還不如別定睛一看,你每次都會看到不主流的惡心畫麵,並且聲情並茂描繪出來……

女主:我自己被惡心到了所以也要惡心一下你們嘛……)

轉瞬間,我趁著僵屍都圍上柳閑歌,東推西擠,終於從大殿中央跑上階梯,來到大殿的大門前。

“柳閑歌,別戀戰,快點撤!”我聲音還沒落,柳閑歌那廂就默契得從袖中甩出兩顆迷煙彈。煙霧彈在地上轟然炸開,硝煙彌漫。

一片煙霧之中,他抽身急退而出,瞬間便掠到我身邊,拉起我的手腕便——瞬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