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我非貪生而惡死。

相反,我恐的是,生之艱難。

這樣說來,世間的膽小鬼之中,我還真是出類拔萃了。

其實夏子衿的身體並沒有衰弱到要死的程度,隻是我實在忍受不了那份罪,心裏總想著實在撐不住了,真不如早點死了換個身體……

等我再醒來的時候,我非常驚訝得感覺異常輕鬆,然後才發現自己靈魂半脫出了夏子衿的身體,處於半遊魂狀態,上半身漂浮在空中,還有一縷細細的魂魄留在夏子衿身體裏。夏子衿身體裏本來有我的魂魄吊著還好,我這一脫離出來,那身體已經一條腿邁進了鬼門關。

柳閑歌看不到我,我卻能看見他。變成遊魂之後,我的視線反而清晰了,周圍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我看到柳閑歌抱著“我”,一隻在低聲不斷喚著“子衿,子衿”。那聲音裏全是焦躁,還帶著一點讓人疼痛的無助。

他不斷按著“我”的脈門,竭盡力量得輸送內力,想要護住“我”的心脈。

他臉色很差,原本羊脂玉一般的膚色現在卻一片了無生氣蒼白如紙,眼底眉梢全是憔悴的痕跡。

他也已經在這樣的地方撐了如此長久的時間,沒有水,沒有食物,他再怎樣厲害,也終究是個人,身體已經達到了極限,內力也早就衰竭。如果我再拖累他,恐怕……

我在他身邊飄來飄去,看了看他懷裏的人,又看了看他越發頹敗的臉色。他艱難喘息的樣子,讓人的心一揪一揪的疼。

我正考慮著要不要徹底放棄這個身體,別再拖累他了。

正在我猶豫時,忽然,他了開口。

依舊是低低的,撓的人心癢的聲音,“夏子衿……”

我嚇了一跳——當然我目前的狀態是跳不起來的——還以為柳閑歌看到了我的魂,後來發現他隻是在對懷中那個瀕死的人在說話。

“我不知道為何你總是如此輕生……難道這世間真的就沒有你值得留戀的東西?”

我被他問得一怔。

假如我重生,關於洛風涯關於柳閑歌的這一切記憶,我真的可以忘卻麽?我真的可以若無其事得重新開始新的人生麽?

“子衿,醒一醒。即便你真的是無所牽掛,但這一次,請你……”

我看到那個落拓的男子低低垂著眼簾,眸子裏流動著一種瀕死的鹿一般哀慟的神色。他指尖細細撫摸著懷裏女子幹澀蒼白的唇,嘴角浮現了一絲淒然的笑。

然後,他從袖底拿出一柄銀色的短刀,琉璃翡翠的刀柄,精巧而玲瓏,似一件掌間玩物而不似凶器。

我眼睜睜看著柳閑歌毫不猶豫得拔刀。

眼睜睜看著,那泛著淡淡冷光的刀刃,吻上了他手腕蒼白的皮膚。

那一瞬間,我才反應過來他想要做什麽。

不,不對!你不要這樣做!為了我不值得啊!不要!!

柳閑歌你瘋了!!你到底還想不想活下去!!

你這樣會死的啊!

我慌亂得想拉住他的手,卻想起自己不過是魂魄,隻能無力得一次次穿透了他的身體,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細膩的皮肉一點點在刀刃下翻開猙獰的傷口。

“這一次,為了我努力活下去吧……”他輕輕如是說。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平日裏那些金山銀山珠寶首飾,奢侈的宮室,華麗的衣服,不過是他的舉手之勞。

然而,患難之中的滴血之恩,相濡以沫,不離不棄……

人非草木之心,鐵石心腸的人也難以不為之動容啊。

那一刻,我怔怔看著他,看著他把自己一滴滴灼熱的鮮血全數給我了這樣一個踐棄生命的人。

他羽簾一般的黑睫下那雙半垂著的眸子裏閃著淡淡的光,越是落拓,越是清亮,在黑暗中耀眼得讓人覺得眩目。

他用力握住自己的手腕,讓鮮血不斷的一滴滴流下來。

他一字一句說著,那一字一句就在仿佛是刀子刻在我心上,“一定要,活下去。”

那一刻,我無措得在他麵前,無話可說,無言以對。

我無措得捂住自己的臉,無法抑製得顫抖。

我第一次覺得自己是這樣一個卑劣的人。

從前我總是鄙視那些輕賤生命的人,以衛道者的身份一般,義正詞嚴指責那些隨意抹殺生命的殺戮行為。

我現在突然明白,自己與他們又有什麽兩樣?我甚至比他們更要自私,一心隻是想到自己貪圖安逸享樂,稍有不順就想著怎樣擺脫這個身體。我不僅是個強盜,還是個騙子。搶占別人的身份,並且編造各種借口來獲得我所占有那具身體所擁有的一切。

我承認我的卑微,我的怯懦。

我傷害了洛風涯,對他說了過分的話,我生生撕開了他保護自己的那層偽裝,讓那樣一個隱忍至極的人,為了我而失去了理智。

我對不起柳閑歌,是我害他為我落入如此境地。我從一開始就是利用他,借他的庇護逃婚,現在又利用他來離開拜月教。我不肯給他任何承諾,佯裝著一副什麽都不明白的嘴臉,占盡了他的便宜。柳閑歌這樣一個聰明絕頂的人,怎麽會看不出我的伎倆?

我總是想著,我不必為我所做的一切負責,大不了隻是一死了之,一了百了。

我從沒認真得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隻是把一切當做一場遊戲而已。

這一刻,我終於發現,我大錯特錯。

我現在就是夏子衿,我必須承擔她的一切責任,一切罪孽和一切希望,她不隻是一個皮囊而已,這一切不知是一個遊戲一場戲而已……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

柳閑歌。

你以你血肉,以你生命救我,你交付與我的情意,你要我何以為報?

倏然,一道晶瑩的淚自微閉的眼角滑落。

涼涼的濕意,滿溢在眼角。

黑暗中,我感覺到他溫熱的氣息輕掃過臉龐。

然後,一個輕柔得如同羽毛般的吻落下來。

唇的觸感有些幹澀,有些柔軟。

他的動作如此的小心翼翼,小心翼翼到了讓人心痛的程度。

沉睡的人睫毛忽然微微顫了一下。

半晌,終於慢慢張開了眼睛。

“柳閑歌,你真是個傻子……”這是我醒來後的第一句話。

第二句話是,“趁我睡著了就偷腥,你個色狼。”

明明是在凶巴巴的罵人,眼淚卻抑製不住一般,不停不停得落下來。

配樂是《浮生未歇》

昨天有大大說喜歡墨明棋妙~~~話說我也是他們的忠粉~~~超喜歡音頻怪物的聲音~~

飄蕩~

以後我會繼續介紹音樂滴~

有大大嫌棄歌詞,我就不貼了——,不過建議大家去看看歌詞……嘖,嘖,寫得太唯美了……方文x的詞跟它比,算毛啊……

飄蕩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