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女主日日在柴房悉心照料美男的劇情沒有發生;

我賢惠狀在小美男床邊喂水喂飯喂藥,用手喂不來再用嘴喂的戲碼也沒有上演……

那天晚上我把唐小美男哄睡著了之後,身心俱疲拖著腳步回房,蒙頭大睡。

第二天一大早,我惦念小美男,天蒙蒙亮就自然醒了。

誰料,鄙人一睜開眼,就見在我夢中糾纏了我一夜的小妖孽,竟然在我身邊和衣而臥!正睡得酣暢淋漓!

“你你你……”我瞪著一雙含煙帶水、淒淒艾艾、很有林黛玉feel的眼睛,青蔥指尖微微顫抖,指著眼前人,“你怎麽在我**?!”

我語氣裏滿滿是四個大字外加一個驚歎號——恨鐵不成鋼!

“你禽獸不如啊……”

唐柒懶洋洋撐開半邊眼皮,把我身上的被子一把搶了去裹在身上,咕噥一聲,“我怎麽禽獸不如了?怎麽隻有一床被子?冷死我了,被子分我……”

“怎麽禽獸不如?!”我厲聲哀嚎反問,“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帥哥美女共處一室,天時地利人和,卻什麽都沒發生!!

不是說青春期的男人都是禽獸嗎?!

你離禽獸也差的太遠了點吧!!

“等等,你為什麽在我房間裏?”忽然,我想到了另外一個重要的問題。

唐柒打了個嗬欠,張開眼睛,睡眼朦朧不聚焦得看著我。他語氣裏滿是不在乎,“柴房太髒,又沒床。”

我蹙眉。

嚴重感覺,唐美少年的價值取向有嚴重的偏差!

為了防止這孩子缺乏正確引導而成為一個失足少年,我一個鯉魚打挺從**蹦起來,插起腰,居高臨下、威風凜凜、義正言辭指著他鼻尖教訓道,“你這孩子,父母怎麽教育你的?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我救你不圖回報!你隻要對我心存感激,牢牢在記憶中留下一個曾經救過你的美麗賢惠的背影就行了……但是,你這小子不僅不對我感恩戴德,反倒寸進尺!天理難容啊!”

唐柒趴在**,抹掉了鼻尖上沾的咱的唾沫星子。

然後,特幽怨得抬頭仰視我。

那種可憐兮兮小棄犬眼神……

瞬間,化作一道霹靂美型之箭,刺中我的小心肝,將我秒殺。

“紅豆……”不算低沉的聲線裏全是少年的味道,聽得我這個阿姨刹那間心醉神搖,不知今是何世。

唐七慢慢眨了一下眼睛,那濃密的睫毛仿佛都能煽起一陣風來。

他神色很淡定,氣質很憂傷;一頭墨色的長發淩亂得鋪陳了一枕,**的皮膚纏著總很交錯的繃帶,造型很是有頹廢的被**美感。

“我現在身無分文,慘遭仇人追殺,又身受重傷,舉目無親,天地之大無容身之處……”

唐柒頓了一頓,很妖孽得蹙了蹙眉,“你就好人做到底唄……反正我要是被捉住了你也是共犯……”

“行了行了……你愛睡這兒就睡吧……反正你又好喂,一個饅頭就打發了……”

我哀歎一聲敗下陣來。

突然覺得頭疼……

難道,我一直沒有發現,其實我潛在是個正太控?!

???

從此,唐柒在我閨房裏大模大樣無限期免費借住。

以下是鄙人整理的唐小七檔案:

一、此人姓唐名柒,昵稱小七,芳齡十五,出身唐門。

二、此人很牛X得出道一年躋身江湖殺手排行榜前十——當然這是他自己說的,可靠性有待考證。

三、此人皮膚巨好,眼睛很大,鼻梁很直,帥得隻能用一塌糊塗來形容。

四、此人愛好乃修指甲……

舉證:我出門時他在修,我回來他仍在修。吃飯前修,洗澡後修,看群架也在修。

終於某天我忍無可忍:“我說,小七。為毛你一天到晚都在修指甲?”

小七邊修邊頭也不抬,冷冰冰拋出幾個字,“你懂個P……”

我這廂當場震驚了!

瞬間扔了手裏的饅頭,從椅子裏蹦起來飛撲而去,“死小子你竟敢欺君犯上,我跟你拚了!”

小七橫臥**,淡定如斯,手如柔荑,隻見那柔荑一彈……

刹那間數道冷光擦著我的耳邊飛過,揚起我耳邊發絲紛飛飄落如柳葉。

七小妖孽巧笑倩兮,嘴角冷冷一彎,“看到沒?我修指甲是為了提高手與刀的同步率,培養手和刀的感情和默契……”

我僵直在原地,慢慢碎成一地瓦礫。

吾再次敗下陣來,淚流滿麵蹲牆角。

不是我不想反抗,隻是,刀在他手上,他才是大爺……

五、此人家庭關係緊張,為離家出走,走失少年。

“我說,你小小年紀怎麽會被仇家追殺?”

小七沉默了一下下,少年微微垂了眼簾,流露出某種他那個年齡孩子不該有的情緒——是恨是無奈是憤怒,最終全部深深埋入心底,化為表麵的平靜。

“我大哥在黑道放了懸賞令。”

哎呦我的心肝一酸。

(女主忍不住吐槽啊:你這個無良作者!連未成年少男都不放過!!折騰,你就窮折騰!)

“為毛?”我情緒很激憤,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覆上小七擱在桌子上的手,他手裏還有半個沒吃完的饅頭……

遙想《劇情狗血錄》中,封建大家族內部各種自相殘殺骨肉相殘鬥得風風火火風生水起的瓊瑤式劇情……

我一下就猜出了個不離十……

我溫柔拍拍他骨節分明而修長的手,“是不是因為你實力太強,你大哥怕你搶了他的地位?”

唐柒抬眸,那清澈得見底的眸子,看進我眼底,讓人產生種涼涼柔柔的潮濕意味。

他搖頭。

“難道……”我作恍然大悟狀,忽然握緊了他的手,用一種極其異樣的目光盯著他,“莫非你……”

唐柒臉色微變,有些緊張得盯著我。

“什麽?”

我瞪大眼睛囧囧有神盯著他,“莫非,你上了你大嫂?”

唐柒:“……”

下一秒,七小妖孽“唰”一下抽回自己的手。

然後我的腦袋狠狠被那半個饅頭砸中……

我無辜,捂著額頭垂淚,“人家隻是關心你嘛……到底怎麽回事……”

小七背後殺氣騰騰,“幹嘛告訴你!”

我腮幫一鼓,“常言道:知道得越少越安全!我這是舍己為人,犧牲自己的人身安全充當知心姐姐,大度得給你一個盡情傾訴的機會,你怎麽如此不知好歹……”

小七本來是背對著我,聽了此言,半回頭,眼角折射出的目光淩厲如刀。

他沉默了三秒,然後慢悠悠開口,“知道得越少越安全?對啊,所以我是掛念你的安全,為了保護你才不告訴你。你怎麽如此不識抬舉?”

本女主拍案而起。

“……”

本女主張口結舌,久久不知如何反駁……

六、由上述諸事實可見,此小妖孽嘴巴很毒。

無奈,當我認清其毒舌本質之日,已為時太晚。

小七特別像條看似柔軟無害,其實劇毒無比的蛇;我自己特像那個傻兮兮抱著冬眠的蛇,硬要把人家冷血動物給捂熱的欠咬農夫……

猶記得,有高人曾經曰過:當你養的蟒蛇不再進食,不再盤睡,而是筆直躺在你的身邊睡,快把它處理掉吧!它是在用自己的身體測量能不能把你直接吞下去!

小七筆直睡在我身邊好幾天……

我覺得我應該把它處理掉了……

????

我也曾向小七打聽過武林大會的事。

小七是混黑道的,所以對白道的事,也是隻知其一不知其二,隻看表麵現象不知本質。

小七是這樣描述的:

“武林大會的事驚世駭俗,在整個江湖上都傳的沸沸揚揚。據說,天下堡堡主柳閑歌與拜月教主夫人夏子衿產生情愫,大會上二人澄清感情。七殺教教主白翦瞳醋意大發,欲棒打鴛鴦,三人一陣唇槍舌劍之後,白翦瞳終於不敵,俯首認輸。誰料,之後拜月教主洛風涯竟然單槍匹馬殺入武林大會,見自己女人跟別人跑了,一怒之下斬紅顏,斃出牆紅杏於刀下……”

我的臉色瞬息萬變。

囧囧得沉默了良久……

最後,默默用手托起半掉的下巴,“哢嚓”一聲闔上。

囧……

夏子衿竟然死了?……

頓時不僅惡寒了一陣……畢竟那個身子我曾經用了許久。

悲摧的夏子衿,悲摧的碧華夫人……

我雙手合十,默念:死了就趕緊超升吧……咱們之間兩不相欠了……

小七纖長的手指撓撓下巴,貓一般的眼睛打量我,奇怪得問,“你嘟囔什麽呢?”

“沒什麽……”我撐著下巴,目光很飄忽飛出窗外,落在杳渺夜空深處,“隻是悲歎,又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被洛風涯玩死了……”

“江湖中事,與你何幹?為什麽你一副感同身受的樣子?”小七不屑得揚了揚眉梢。

我能不感同身受麽?!

我長歎,繼續憂傷狀四十五度望月。

突然,我想起來這個才是重點!

“那後來呢?後來發生了什麽?!柳閑歌和洛風涯怎麽樣了?”

若是夏子衿真是被洛風涯弄死了,他和柳閑歌不知真相,那柳閑歌莫不是要殺了洛風涯替我報仇?!洛風涯豈不是自責得恨不得抹脖子自盡?!

啊啊啊啊啊!這下事情可大了!!!

萬一兩個人……出了什麽三長兩短……

我賠不起啊賠不起啊!!!

我扳著小七的肩膀,玩命似得搖啊搖。

小七被我激烈得反應嚇了一跳,那顆頭被我搖得很淒慘得前後飛速搖晃。

“喂!脖子要斷了!”小七一下從我魔爪下逃脫,“後麵的事我也不知道啊!據說那兩個人是打了一架吧……”

“OHNO!!!!!!!!!!!!”我嘶聲對月哀嚎,手張成猙獰九陰白骨爪狀。

“我猜中了這開頭,卻猜不中結尾!!!!!!!!!!!!!!!!!誰能劇透給我結尾啊!!!!!!!啊啊啊~~”

女主的咆哮響徹天空,餘音嫋嫋,徘徊天際,經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