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能!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話!”安教德從地上爬起來,跪在傲天的麵前,不停的磕著頭,說道:“傲天大人,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話!我安教德向創世神發誓保證,我回去之後,我一定把錢如數奉還給你!”

“創世神?”傲天不屑的說道:“創世神是誰?你對他發誓,我能相信嗎?”

汗!傲天的話,讓橫葉和夜月佳、夜月雨兩姐妹徹底無語了!傲天(天哥)居然連創世神都不認識!

創世神?隻要生活在風月大陸的任何種族都知道創世神是誰?創世神,是他創造了這世界,創造了人類,他是風月大陸眾神的真正領導者,他的話沒人敢違抗。對於創世神的誓言,這世界的人根本就不敢違背,任何一方隻要違背創世神的誓言,他立刻就會被創世神創造的規定懲罰,輕者:一輩子隻能躺在**,苟延殘喘的活著;重者:立刻死在創世神的懲罰之下。可以說,在風月大陸上創世神的誓言是最可以信服人的誓言。

夜月雨拉了拉傲天,小聲說道:“天哥,隻要任何人用創世神發誓,他絕對不敢違背他的誓言,不然他會被創世神創造的規定懲罰?”

傲天半信半疑的看著夜月雨,說道:“真的嗎?雨兒。”

橫葉和夜月佳、夜月雨兩姐妹點了點頭,告訴傲天這是真的。違背了創世神的誓言,下一秒,他絕對會被創世神創造的規定懲罰!

在橫葉和夜月佳、夜月雨兩姐妹身上得到了明確的答案,傲天吃驚的說道:“靠!這創世神這麽牛?居然可以創造自己的規定!”

要知道能創造自己規定的人,在神界全部都很牛的人,就連傲天的父母也不能創造自己的規定!因為能創造自己規定的人,他們的修為全部都在神帝之上。神帝?神界真正的絕世高手,輕輕鬆鬆就能滅一個星球的人!

乖乖,難怪……風月大陸有龍族、神族、魔族一起出現,原來這星球上的創世神是神帝高手。

其實傲天哪裏知道,風月大陸的創世神連普通的神人都算不上,她之所以能創造自己的規定,全部靠的是偷雞取巧形成的,他在剛剛找到這星球的時候,就在各種族的身上下了禁置,隻要他們不聽從自己的命令,天雷自動降在他們身上。當然,這禁置隻對風月大陸上生活的種族有效,對於像傲天這種外來人,完全無效果。

領悟過來的傲天,看著安教德說道:“寫一張欠條,然後在對你們的創世神發誓。”

從來就沒有打過欠條的安教德,苦著一張臉說道:“傲天大人,欠條應該怎麽寫?”

“這簡單!”傲天說道:“今日,安教德在風月學院入院考驗時,被夜月佳、夜月雨兩姐妹美若女神的麵貌吸引,為了搶奪夜月佳、夜月雨兩姐妹,因此和夜月佳、夜月雨兩姐妹的老公:傲天,發生了口角,直到最後自己犯了不可饒恕的罪。誰知傲天武功超人,自己不幸的落在傲天手上,因為自己犯了不可饒恕的罪,傲天經過再三考慮決定要殺自己。不過……傲天懷著出家人慈悲為懷的心裏,在加上自己苦苦哀求,自己是風月帝國:子爵貴族,按照風月帝國貴族規定,貴族可以用金幣贖回自己的生命。在和傲天經過一陣商量之後,安教德願意奉上七百萬的金幣夠買自己的生命。”

汗!不要臉的人,我經常見,但我從來沒見過你這樣不要臉的人!橫葉和夜月佳、夜月雨兩姐妹一副我不認識他的樣子,連忙和傲天拉開距離。避免別人知道自己是和他一路的人。

安教德弱弱的說道:“傲天大人,欠條能這樣寫嗎?”

“靠!欠條怎麽不能這樣寫?你不想寫嗎?好!”傲天喊道:“安一,把他拖下去分了!”

安一說道:“是的,少爺!”

看到安一走過來,安教德連忙說道:“不!不!我寫!寫我!”

看到安教德乖乖的寫欠條,傲天指著锝本堤三人,說道:“對了,安教德的事情解決完了,現在應該你們了!你們說,我應該怎樣處置你們三人!殺了你們,還是……”

還沒等傲天說完,锝本堤連忙說道:“傲天大人,我要求按照風月帝國貴族規定,貴族可以用金幣贖回自己的生命。”

“傲天大人,我也是!”

“傲天大人,我也要求按照風月帝國貴族規定,貴族可以用金幣贖回自己的生命。”

安教德的另外兩個小弟連忙跟著锝本堤附和道。

傲天淡淡的看了他們三人一眼,說道:“雖然你們隻是不凶,不是主謀,但是……得罪我傲天的人,從來就沒有好下場,你們就用六百萬金幣買你們的命吧!”

锝本堤三人連忙說道:“是!是!是!傲天大人!”

……

傲天把安教德四人寫好的欠條放在空間結帳中,說道:“既然你們發了誓,寫了欠條,我應該馬上放了你,不過……得罪我傲天的人,從來就沒有好下場!念在你們四人都是初犯,我決定給你們留一個深刻的記憶,讓你們知道得罪我傲天的下場。”

聽傲天說要給他們留一個深刻的記憶,安教德四人就如看魔鬼一樣,看著傲天。

傲天說道:“把你們身上值錢的東西拿出來!”

“嗬嗬……”傲天臉上漏出一絲嗜血的笑容,看著安教德四人,冷冷的說道:“你們也可以不拿出來或者藏在身上……”

還沒等傲天說完,安教德四人以後把他們身上值錢的東西全部放在桌子上。

對於這結果,傲天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很好,你們四人都很老實,看在你們老實的分上,我就決定把留給你們的深刻記憶下降一點。安一,過來!”

對於這結果,傲天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很好,你們四人都很老實,看在你們老實的分上,我就決定把留給你們的深刻記憶下降一點。安一,過來!”

安一走到傲天麵前,說道:“少爺,你有什麽事吩咐小的?”

避免自己的話被夜月佳、夜月雨兩姐妹聽到,傲天在自己和安一四周瞬間布置了一個隔音陣,說道:“安一,一會兒我們走的時候,你去把安教德他們的衣服全部脫掉,讓他們光著離開,千萬不能讓他們身上有任何衣服和遮擋的東西,如果路上他們敢反抗或者有人幫他們反抗,你就把他們直接殺了。另外……你一定要把安教德他們安全赴送到家,路上千萬不能出什麽差錯!”

從安教德和他的三小弟願意花七百萬金幣買自己的性命,傲天就知道安教德和他的三小弟很怕死。對於怕死的人,他們絕對不會輕易拿他們的寶貴生命開玩笑,不過……讓他們全部裸奔回城,他們絕對會有所反抗,雖然他們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但他們會叫其他人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