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蠓發怒了,身為八級魔獸的他還沒有遭受過這麽大的傷害,既然躲已然躲不過去了,蛟蠓強忍著身體帶來的不時的鑽心的疼痛,瘋狂的衝向學員們所在的城牆,他要讓這些敢於傷害他身體的人類付出更大的代價。

半透明的不時還有絲絲電光遊走的水牆擋住了蛟蠓前進的道路,柔軟卻很堅韌的水牆不時的鼓起大包,但是隨之就又恢複了原狀,完美的韌性更好的保護了水牆的完整,蛟蠓的幾次衝擊都被輕柔的彈了回來,水牆中閃電的麻痹感覺他並不在乎,可是這些閃電如果碰觸到身上的傷口就完全不同了,閃電的傷害加劇了傷口的疼痛,幸而此時天空中的焱石已經停止了,得以喘息的蛟蠓憤怒的盯著城牆上的學員,但他沒有攻擊,他在用自身獨特的強大的恢複功能迅速的恢複身體,為接下來的攻擊做好準備。

時間好像突然停止了,剛剛還一片吵雜的戰場突然恢複了平靜,魔獸大軍密切的看著蛟蠓,城牆上的士兵和傭兵們則緊張的注視著帶給他們奇跡的火蛇傭兵團的魔法師傭兵們,大家都不約而同的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響,他們都明白這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一邊是魔法師們努力的恢複魔力,一邊是蛟蠓專心的恢複身體,接下來的戰鬥絕對是生死之戰,勝負就會在接下來的戰鬥中出現,不是蛟蠓被消滅就是火蛇傭兵團的這些學員傭兵們全部滅亡。

時間在一點一滴的過去,士兵和傭兵們的心也越來越緊張,這些帶給他們奇跡的魔法師們消滅八級魔獸蛟蠓,帶給他們另一個奇跡是他們心中所盼望的,也是他們和城中百姓以性命做賭注的豪賭,如果成功了,他們還有一線生機,如果失敗了,所有人的命運就可想而知了。

“吼!”“殺!”蛟蠓和學員們同時怒喊了起來,決定他們命運的最後一擊就要出現了。

蛟蠓首先發起了攻擊,完全是物理攻擊的他低著頭,以頭上的鹿角開道,聚集全身的力量猛的向那些魔法師們所在的城牆衝去,憑借強大的恢複能力,蛟蠓全身的傷口不但完全愈合,實力更是已經達到自己最強盛的狀態,如果他的攻擊落實了,別說是小小的城牆,蛟蠓完全有信心在這一次攻擊下毀滅半個企宣城。

麵對如此勇猛的攻擊,學員們並沒有慌亂,在暗月雨的指揮下,所有學員迅速的移動著自己的位置,負責抵擋的土係魔法師們首先在蛟蠓的前進的道路上釋放堅硬的土牆,原本空無一物的土地上,在魔法師們魔力的注入下,一道道堅硬的石牆突然出現,雖然很容易的就被蛟蠓打破,但是也阻擋了蛟蠓的一點點時間,就是這一點點的時間就已經足夠了,在土係魔法師阻擋蛟蠓的同時,風係、水係、雷電係魔法師全部停止了咒語的吟唱,隨著他們最後一個音符的消逝,企宣城中的魔法分子好像突然全部消失了,就連天地間的魔法分子也瞬間的減少了大半,在如此巨大的魔力的支持下,一道百米寬的巨大龍卷風突然出現在了蛟蠓前進的道路上,龍卷風瘋狂的旋轉著,周圍的空氣好像也被抽取一空,城牆上的士兵和傭兵們同時感覺到了呼吸的困難。

細看龍卷風,閃著寒光的風刃隨著龍卷風不斷的旋轉著,他們要割碎所有敢於進入龍卷風的生物,還有那些帶著絲絲電光的尖銳的冰錐,在龍卷風的強大的旋轉的力道的帶領下,攻擊力簡直增加了幾十倍,如果現在有一顆冰錐被甩出來達到厚重結實的城牆上,沒有人會相信城牆能夠阻擋住冰錐的攻擊。

蛟蠓也感受到了前方的危險,他也想停下自己的攻擊,但是現在已經由不得他了,巨大的自身的力量和前衝的力量已經讓蛟蠓無法在衝進龍卷風的之前停下腳步,與其陷入龍卷風還不如加快速度,這樣還有機會衝擊過去,下定了決心的蛟蠓不但不減緩自己的速度,反而把自己身上留下的最後一點保命的力量全部使用出來,蛟蠓今天第一次為自己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而後悔。

城牆上的士兵和傭兵們都屏住了呼吸,裏德緊握的雙手已經變得蒼白起來,月亮安娜緊緊的抱住了傲天的胳膊,強烈的生的希望讓他們都及盼望又害怕這個決戰的來臨。

不論是期盼和是害怕,該來的就一定會來,注定要衝撞到一起的是沒有人能夠分開的。在蛟蠓衝進龍卷風的的刹那,時間仿佛都已經停止了下來,偌大的戰場上靜得可怕,所有的任何魔獸都忘記了自己的使命,他們都在關注著決鬥的結果。

決鬥隻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當大家眼也不敢眨的注視著戰場的時候,龍卷風突然消散了,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消散了,而衝入龍卷風的蛟蠓也顯露出了碩大的身軀。

龍卷風成功的阻擋了蛟蠓的進攻,並以強大的殺傷力重創了蛟蠓,而蛟蠓雖然被迫停下了進攻的步伐,但是在擁有強大攻擊力的龍卷風的攻擊下,他成功的依靠自己強壯的身體和強大的恢複能力保住了性命,可以說這是個沒有結局的決鬥,

咧開大嘴,蛟蠓自豪的笑了起來,雖然自己身體已經沒有一塊完整的皮膚,雖然自己已經沒有了一絲力氣,但是那些攻擊他的魔法師們也一樣,組織這麽大這麽強悍的魔法攻擊的他們此時也一定是耗空了自身的魔力,自己能夠在這樣的攻擊下成功的生存下來已經是很讓他自己自豪的事情了。

“火係魔法攻擊!”月夜雨無情的聲音打破了蛟蠓的自豪,由於火係和水係天生衝突,在剛剛的攻擊中,月夜雨留下了火係魔法師,一是避免和水係魔法衝突,另外一個也是為了作為奇兵,萬一不能阻擋住蛟蠓的進攻,他還有最後拚命的手段。此時,月夜雨和這對留著的火係魔法師顯現了作用,簡單的幾個火球攻擊,已經無力抵抗的蛟蠓眼錚錚的看著自己的身體一寸寸的化成了灰燼,最後他連吼叫的力量都沒有了,叱詫的一生就在自己的眼前結束了。

“嘩!”城牆上的士兵和傭兵們齊聲不自主的鼓起掌來,不為別的,隻為了魔法師們的完勝,使得他們暫時的得到了安寧。

魔獸就是魔獸,完全不能和人類相比,在他們的心目中,隻要能夠達到目的,是不會在意別的魔獸是如何看他的,也沒有魔獸會輕視那些強大的存在,即使他們獵食的時候是偷襲,因為這是魔獸最起碼的一種攻擊手段。

即使強大的八級魔獸,他們也不會放下自己偷襲這個最好的獵食手段,看到城牆上魔法師們都已經開始閉目玄想,回複魔力,地獄犬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一方麵可以除去對自己的威脅,畢竟剛剛蛟蠓就是死在這些魔法師的手上,蛟蠓和自己是同一等級的都是八級的魔獸,地獄犬不認為自己比蛟蠓強大多少,另一方麵殺掉這些魔法師就會讓城牆上的士兵和傭兵們徹底絕望。

閃電一樣,地獄犬猛的衝了過來,而他的目標就是城牆上玄想的法師們,月夜雨傻眼了,魔力消耗光的魔法師怎麽會是這個八級魔獸的對手,傭兵們也呆住了,距離太遠他們已經沒有辦法援助了,但是悄悄移動到魔法師身邊的裏德好像已經提前預料到了,不僅僅是他自己悄悄的靠近魔法師們,他還帶來了近五百個等級較高的士兵,他就是來保護帶給他們希望的魔法師們的。

地獄犬發動的同時,裏德也下達了命令,五百個等級將近白銀武士級別的士兵和他原來的一百個白銀武士級別的親衛同時擋在城牆邊,他們要用自己的身體阻擋住地獄犬的進攻,給身後帶給他們希望的魔法師爭取更多的恢複魔力的時間。

八級魔獸是什麽樣的實力?高大的城牆在他們的眼中隻是一道高一點的障礙罷了,縱身一躍,地獄犬已經站在了城牆之上,普通的士兵完全阻擋不住他的腳步,巨大的尾巴輕輕的一掃,負責阻擋的普通士兵頓時倒下一片,甚至還有幾個抵擋不住強大的力道被直接擊下城牆。

一聲怒吼,裏德顧不得自己的安全,帶領白銀武士親衛衝了上去,一個白銀武士和八級魔獸的差距太大,但是一百個不顧生死的白銀武士發出的力量也不是地獄犬敢於輕視的,更何況領導他們的還是一個黃金武士。

地獄犬匆匆的後退幾步,張開大嘴等待這些士兵的到來,他並不是被這些士兵的氣勢嚇退的,而是因為他和蛟蠓不同,他不但擁有強悍的物理攻擊,還有一樣是蛟蠓無法比擬的,那就是魔法攻擊,講究一擊必中的地獄犬不願意浪費自己不多的魔力,他要等這些士兵離自己距離足夠近的時候再突然發起攻擊,一次性把這些討厭的武士全部消滅,對於自己的魔法攻擊,地獄犬是有足夠的信心的,雖然隻能夠連續發射十幾個火球,但是已經足夠了。

裏德並不知道地獄犬的攻擊手段,不過就算知道此時他也沒有別的選擇,他和他的士兵們是絕對不會退後一步的。

“呼!”地獄犬釋放了自己醞釀好的火球,巨大的火球帶著炙熱的高溫打向了裏德,這個不是普通的火球,魔獸天生技能的強大攻擊力可不是普通魔法師能夠比擬的,看著火球帶來的威壓,沒有人會懷疑火球能不能殺掉所有的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