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軒奇又摸了一把臉,笑道:“這位團長真是善解人意啊,出來的時候急躁了一點,忘記洗臉了。現在剛剛好,省掉回去洗臉的時間了。美麗的小姐,請問芳名是什麽?”

夜月雨對這個宇軒奇的好感不斷的上升,不是因為他的年輕有為,而是她覺得有這個小子在這裏,就像做了一次姐姐一樣。夜月雨笑道:“首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夜月雨,今年二十四歲。還有就是,我不喜歡比自己小的人,再說了,我已經有老公了。”

宇軒奇指著傲天,痛苦的喊道:“難道就是這位團長嗎?為什麽要這樣對我,我對你的心可是天地可鑒。”“咚咚咚”幾乎桌子上的所有人都掉到了地上,傲天費力的從桌子底下爬上來,對著一臉沉痛表情的宇軒奇喊道:“我說大兄弟,你與我老婆認識多久了?”

宇軒奇扳著手指算了一下,道:“差不多有一個時辰了吧,你問這個做什麽?”

傲天急忙道:“沒什麽,沒什麽。隻是你這樣對我老婆說話,我感覺很不好而已。”

宇軒奇自豪的笑道:“怎麽樣,感覺到我的強大威脅了吧。我告訴你啊,把妹妹不是靠實力的,而是要靠嘴上功夫的。”說完宇軒奇像是找到了知音一樣,快速的走到傲天的旁邊,對著一臉憋著笑意的月亮安娜十分紳士的說:“美麗的小姐,請您可否讓一下位置?”

月亮安娜急忙離開座位,做到了夜月雨的身邊。這時宇軒奇坐下來開口道:“我告訴你啊,把妹妹的最大關鍵就是嘴甜,什麽山盟海誓啊等等,妹妹們都喜歡聽的。”

傲天突然小聲道:“不如加入我們火蛇傭兵團吧。”接著傲天指了指月亮安娜與夜月雨,對宇軒奇道:“你覺得你兩位嫂子長的怎麽樣?”宇軒奇拚命的點頭,道:“仙女下凡。”

傲天接著道:“我告訴你啊,知道為什麽我們傭兵團有這麽多的高手嗎?你可知道你兩位嫂子手下有多少的美女嗎?他們都是衝著這個來的,當然了,老大我的王者之氣也受到了他們的熏陶而已。怎麽樣啊,來我傭兵團發展吧,福利那是沒的說,還有美女可以把。”

宇軒奇想要興奮的點頭,可是瞬間如幹癟的氣球一樣,癱軟在椅子上,道:“恐怕不行,我已經身在弑神傭兵團了,而且他們的福利也很不錯,除了戰鬥力低下一些之外,還是很強大的。而且我在裏麵做了小隊長,手下管著五十多個人呢。”

傲天笑道:“如果你來我傭兵團的話,我就封你為副團長。直接聽命於你兩個嫂子,不如這樣吧,我們傭兵團的娘子軍歸你管。”

宇軒奇又是一陣興奮,不過隨即道:“可是我怎麽離開現在的傭兵團呢?”

傲天笑嘻嘻的將目光落在了奇洛的身上,笑著對宇軒奇道:“你還不知道吧,這位就是傭兵工會十大長老之一的龍騎士奇洛長老。你也應該知道我們火蛇傭兵團剛剛打了一場勝仗。隻要我與傭兵工會會長說一聲,隨便找一個借口就可以讓你離開的。”

宇軒奇興奮的喊道:“這是真的嗎?真是太好了,以後你就是我大哥了,大哥在上請受小弟一拜。”宇軒奇說著就要從座位上離開給傲天下跪,傲天急忙將他扶起來,道:“我們傭兵團不興這個,以後我們就以兄弟相稱。來弟弟,我給你介紹一下你的兩個嫂子。”

接著傲天又為他介紹了霍文等人,當他知道羅瑞獨自一人就能釋放神之咆哮禁咒的時候,立刻跑到了羅瑞的身邊,先是一通的誇獎過去,等將羅瑞差不多誇成神的時候,羅瑞才驚訝的發現,自己與曆史上的某位大間諜或者是反派非常的相似。自豪感還沒過去呢,宇軒奇就開始分析羅瑞的一些不足了,比如釋放禁咒的時機不對,比如沒有看管好兄弟的安危等等。

氣的羅瑞一聲笑罵:“如果你在給我開口說話的話,我就一個神之咆哮砸過去。”宇軒奇聞言,閉著嘴巴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裏。羅瑞見宇軒奇老實了,笑道:“你是什麽係的?”

宇軒奇雙手開弓,在羅瑞的眼前比劃了一陣,可羅瑞根本看不懂手語,問:“說話啊?瞎比劃做什麽?”但是宇軒奇指了指自己的嘴,又在空中的一陣的亂比劃。

羅瑞終於明白宇軒奇為什麽不說話了,笑道:“開口吧,我保證不用禁咒揍你就是了。”

宇軒奇開口道:“我是火係的,但是現在還無法獨自釋放禁咒。對了羅瑞大叔,獨自釋放禁咒的感覺怎麽樣?”羅瑞額頭青筋暴起,咧著嘴顫巍巍的道:“大叔?”

宇軒奇知道自己叫錯了,急忙改口道:“不是不是,是大爺,老大爺,老老大爺?”望著羅瑞的憤怒逐漸加深,宇軒奇是不斷的改口,可一句都沒有在正題上。

羅瑞發怒是很可怕的,傲天急忙道:“對了弟弟,這個以武交友大會有什麽規則?”

宇軒奇見羅瑞漸漸的平息,鬆了一口氣,道:“是這樣的,其實就是一場比武而已。勝得人拿獎勵,輸的人拍屁股走人。不過有一個前提是很可怕的,我都開始懷疑是不是戰場。”

傲天一愣,道:“是什麽規則這麽讓弟弟你討厭呢?難道是生死各安天命?”

宇軒奇用敬佩的眼光望著傲天,道:“果然不愧是我的老大啊,真是一語驚死人,恭喜你答錯了。如果真是你說的那樣,誰還敢來啊。就是勝利的傭兵團要加入官方。”

傲天一聽也來了精神,道:“加入官方?隻有第一名有這個權利嗎?”

宇軒奇搖搖頭,道:“好像是前十名都有這個權利,但是身為傭兵,最不喜歡的就是這個。”

奇洛道:“不會啊,隻要加入了官方,起碼在錢上會比較的及時,而且裝備也會有了保障。”

宇軒奇苦笑道:“隻要加入了官方,可就失去了自由啊。我們做傭兵的,不就是為了自由的選擇自己喜歡的團體與戰鬥嘛。如果加入了官方,還不知道有沒有激情了。”

如果月亮安娜沒有對傲天直白的話,傲天會認為宇軒奇是一個找死的主,可是現在不同了,傲天也屬於那種戰鬥性能極強的人。以前是因為心理上的一些牽絆,所以他才擔任團長加軍師的職責,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傲天相信,隻要有月亮安娜指揮,比他自己要強大很多。

傲天再次問道:“獎勵這麽豐厚,應該有很多的傭兵團來參加吧。”

宇軒奇點頭道:“是啊,聽說五大傭兵團中的赤陽傭兵團與天雷傭兵團好像也參加。”

奇洛笑道:“真的太好了,終於可以痛快的大戰一場了。希望其他傭兵團的小輩可以讓我好好的打一架。要不然的話,傲天啊,你可要陪我打一場哦。”

傲天苦笑道:“奇洛長老,你有火龍唉,我還沒等發出魔法的,恐怕就在火龍的火焰之下燒成灰燼了。你總不讓你的兩位弟妹年紀輕輕的就失去了老公吧,那樣太殘忍了。”

月亮安娜與夜月雨臉紅的大罵道:“你死了關我們什麽事情?”雖然是罵,可笑意居多。

宇軒奇沉浸在兩位嫂子的美麗笑容之中,接著他一本正經的說:“我要找老婆,我要找老婆。”聽的周圍的人都是哈哈大笑,這時,與宇軒奇一起出來的那些人都湊了過來。

那個剛開始與夜月雨搭訕的戰士看著宇軒奇與傲天兩人那放肆的大笑聲,對著宇軒奇道:“老大,我們要回去了。”宇軒奇這時才想起他們這些弟兄,急忙道:“趕快坐下,讓我為你們引薦一下我剛剛認識的大哥。”還好桌子夠大,科博、迪堪等人也相繼離開。待宇軒奇的兄弟們都落座之後,宇軒奇笑道:“兄弟們都把妝卸了,在大哥的麵前要以真麵目。”

接著那幾個人在臉上搗鼓了一頓,立刻換了一張新的麵孔。雖然與以前的麵孔出入不算很大,但至少年輕了狠多,傲天從他們的臉上看到了稚嫩。宇軒奇笑道:“這些都是我從小玩到大的夥伴,隻因為我的實力最強,他們就叫我老大。現在也就是大哥的小弟了,大哥訓話。”

傲天笑道:“來者都是兄弟,我們火蛇傭兵團極力的歡迎。尤其是你們,年紀輕輕的實力就如此強悍,會是以後火蛇傭兵團的支柱,來來來,大家先喝了這一杯再說。”

傲天的親近讓這幾人感覺像是到了家一樣,大家漸漸開始有說有笑,一家人氣氛很融洽。

這時,早離開的卓德與霍文兩人回來了。巧不巧的是莉莉婭與卓雅兩位大美女逛街也回來了,可是就在卓德進門的時候,他手中的精靈之弓竟然開始抖動起來,像是遇到了什麽大敵一樣。卓德萃不及防之下,隻見那精靈之弓自動的射出了鬥氣箭,這是著名的穿透箭。而穿透箭的目標,正是與傲天侃侃而談的宇軒奇。傲天一愣,接著手中凝聚出強大的魔力,直接在精靈之弓射出穿透箭的同時,將其快速的擊散。傲天猛地站了起來,道:“卓德,怎麽回事?”卓德也是一臉的迷茫,不過他知道自己差點鑄成大錯,急忙道:“報告團長,我也不清楚是怎麽回事啊。剛才大家都看到了,我根本就沒有拉動弓弦,是這精靈之弓自行的射出穿透箭的。”卓德麵色有些恐懼,他生怕傲天大怒,將精靈之弓的使用權剝奪。